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岸仔 | 11th Apr 2017 | 信報每周政論 | (70 Reads)

 Picture

林鄭面對並非修補撕裂   

https://www.facebook.com/on8channel/photos/a.516052841769709.1073741827.455476464494014/1497094233665560/?type=3&theater

古語有云,福兮禍之所伏。林鄭月娥上位,其實只係勢之使然,並不是她有過人之處。換轉是她在兩年前「雨傘革命」之後,梁振英最不受歡迎之時上位,她會有一段蜜月期。她那時民望也甚佳,今天蜀中無大將,臨危受命的情況下上位,別說她為港帶出新路向,想不過不失混過5年,也十分艱難。

林鄭政治上的識見如何,筆者在本欄多次評論,評價也是甚差,也不用重複。她的成功之道在於作為官僚可能十分能幹,但政治上沒有宏觀視野甚而不明局勢,根本不明白今天香港困局的核心問題之所在。

她說要務是要修補社會的撕裂,那是令人莫名其妙的說話。大家若不善忘,3個特首候選人都說過要修補撕裂的社會,3人都說會邀請泛民入局組閣;另外兩人大家會相信及期待,林鄭說的最少也最不可信,也事實上最不可行,她多半是以收編分化的心態審視泛民入閣問題,這又焉能有效?她稱重視行政立法關係,事實上她一直當權而沒有在這方面有任何見地或成效,未來也只會更差。

香港現時的情勢,總結起來須由林鄭解決的有兩大矛盾,就是中港之間的矛盾及香港內部的深層矛盾。還有一個更大的矛盾是中美之間的矛盾,但這個矛盾林鄭完全管不到也管不來,可以按下不談。中港的矛盾過去5年林鄭有份處理,最大失敗的責任公平地說並不在她,而在梁振英與中央,但她作為重要助手可說了無表現,乏善可陳。

中央也擺不平民主惡勢力


當官僚若要成功,首要是迴避責任,爭功諉過。林鄭3年前領導政改失敗而回,無功可言,過則給了梁振英。今天上京面聖接受委任,似乎還不明白自己已經爬上特首之位,政改是她不可迴避的責任。而按《基本法》的確是她的責任,但她的心態還是小官僚式避得就避。畢竟全世界也知政改是中央說了算數,作為特首硬是不理,不肯如梁振英般替中央孭黑鑊也無人奈她如何,包括中央,人是中央揀的,她的不濟應是早知。

但她在中港矛盾之間吃了人血饅頭,得了好處,也是公開的秘聞。她站在梁振英一邊,力主用政治審查手段DQ梁天琦參選立法會,引致下級的政務官不滿,負責憲政事務的譚志源也表明不會留任,連律政司也不肯在熱廚房待下去,很快面對獨派再參加補選,中央肯放寬不再堅持政治審查還好些,否則她的「好打」只會引出更激烈的暴亂。

選後林鄭作出呼籲,「修補撕裂,解開鬱結」,之後又表示重組行政立法關係,又說爭取泛民入閣合組新政府。很明顯,這番話是對泛民說的,不是對一般香港人說的,也就說明她的認知之內,香港現時的死結是泛民搞事的結果,她以為肯給予泛民充分好處,以及表面的尊重,這是她過去不屑做的動作,如今肯做了,泛民就會因為小恩小惠而投誠。

筆者不是說泛民之內沒有貪小便宜的人,但這些不是主流,收買了這類貨色不等於收買到泛民的惡勢力。泛民惡勢力由大金主一人話事,今次特首選舉的過程已經公布天下。泛民邊緣人物敢投向建制,甚而一些一生革命的明星,也可以一夜間被貶為「鬼」,被劃歸中共的「臥底」。君不見泛民資深人物馮煒光、張炳良、陸恭蕙今天處境如何?林鄭能招攬的閒人大約只有湯家驊、黃成智、狄志遠;最叻亦只是個羅致光,他們可以代表泛民乎?

代表泛民整體的是一股民主惡勢力,這股勢力中共也收買不到,林鄭以為自己有能力修補關係,建立互信嗎?也太天真了。

林鄭還可能有點方法處理的,是香港內部的深層次矛盾。可惜這一方面她的識見其實連梁振英也遠遠不如。不是說笑,林鄭作為一個治港30年的高官,連個似樣的政綱也沒有,也只能在提名期結束前兩天才公布。房屋問題是重中之重,梁振英上任前發表過數萬字的研究文章,同意與否是另一回事,他有認識是不爭事實,可是連他也應付不到地產霸權,樓價5年來一升再升。林鄭任內只會面對爆煲的地產災難,而不會有方法令港人可以安居樂業。

社福方面,她的固執是眾所周知,肯作小修小補,窮人已是萬幸。香港內部矛盾還包括希望在新政府內安插政客的本地左派及建制,林鄭不見得有政治手段可以擺平各方勢力。梁振英作為共產黨自己人尚且舉步維艱,林鄭只知延續梁振英治港理念的特首,自己在中央沒有支持,很快四面楚歌、進退失據。她的婆婆何其多,焉能應付得來?筆者實在很難送上祝福,只能勸她盡早找尋辭職的藉口。

還有上面提及的中美矛盾,才是決定香港社會未來走向的最大因素。中共一直誇言有決心搞好「一國兩制」不會走樣,更不怕外力的干預。但回歸20年,中港矛盾是加深了還是減少了?中共被迫也好主動也好,干預香港是增加了還是減少了?港府以為重判幾個不知就裏的年輕人就可以有效遏止反對力量,也少看了民主惡勢力及背後的國際大氣候了。

 
信報財經新聞     2017-04-11 14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