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岸仔 | 19th Sep 2017 | 信報每周政論 | (105 Reads)

 Picture

一個偽命題 十個偽君子   

港獨是否偽命題,是可以爭論的;但討論港獨本身是否一項人權,基本上沒有好爭論之處。「人權」並不是來自華夏文化、中國傳統的法治觀念;這觀念發展成實體法,是源於二戰後多條國際公約,是國際法引用到國內法的觀念。

聯合聲明偷換概念

中共官僚、「港奸」及已成中共代理人的港府官員,一切以政治立場先行,那是可以預計的;但身為代表知識與文明推動者的大學校長,今天竟然與極權者同一鼻孔出氣,說出同一歪理,保住份工於一時,換來的,將會是世世代代學子的反面教材。「愧為校長」是太客氣的指控,「愧而為人」更為貼切。

10個偽君子校長(下稱「十偽」)的聯合聲明,鬼祟而且帶有誤導。各家大學之內懂法律、懂人權的學者不缺,「十偽」肯定於發聲明之前沒有諮詢任何人權學者的意見;筆者深信,該聲明是由西環中聯辦法律部起草的,因為其立論正是中國官方逃避外國人權指摘時的慣用語,當然也只是歪理,連國內的維權律師也不會認同,「十偽」卻照單全收,不堪之極。

「十偽」聲明偷換概念,移花接木,是中共慣用手法,筆者踢爆雖然不會有用,但導正所有人權捍衞者的人權觀念,在未來戰鬥中知道界線所在,維權之時也要以符合國際標準為念,也是有必要的。

這會是一場戰鬥,是港人維護個人人權之戰,是跑不掉也是輸不了的。筆者個人的自詡,是會堅持個人人權,這不單是為了自己,也不單是為港人,這是身為一個現代文明人的責任所在。筆者會繼續自由地討論港獨的可能性和合理性;會聲援支持所有因為行動而被迫害的港獨者,直到自己也要光榮入獄止。

「十偽」與中官僚共通的誤導性話語,主要有三點:一、濫用言論自由;二、港獨違法(《基本法》第1條);三、言論自由非絕對,有一定的限制。

先說第一點「濫用言論自由」,那是沒有法律定義的,它只是常識用語,例如評論太多太長氣,是一種濫用;亂爆粗口也是濫用,問題是,濫用粗口也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甚至是深義與真義之所在,濫用本身正是言論自由所容許的。

二是「港獨違法」問題,它只能由法庭裁決和處理,大學行政當局並非類似古時的衙門,可以集執法與司法於一身。大學可以到法庭申請禁制令,但無權自行撕去港獨標語;強行撕去,學生若武力抗拒,校方不怕醜惡可召警支援,但警方同樣執法無據,若學生勇武阻止,後果如何?

據筆者曾介紹的2004年「法輪功案」,上訴庭馬道立法官裁定掛標語是言論自由,警員拆標語是違反人權,是不合法;但法輪功成員阻止警員執法,構成阻差辦公的罪名則維持原判。終審庭直指馬道立謬誤(unsound),警方自己違法在先,是違法執法,裁定法輪功學員勇武抗拒有理,全部無罪。

這宗案件完全適用於今天大學生維護民主牆標語的情況,之前未有人分析,筆者以擁有3個法律學位的評論員身份負責任地分析了,大學與警方有任何行動撕標語之前,請先得到足夠的法律意見,否則後果自負。

至於誤導的第三點是「言論自由非絕對,有一定的限制」。誤導的要點是,國際法公認的限制情況不包括今天貼標語要求港獨的情況,這是十分清楚肯定的,不信港府可敢廣邀國際人權專家學者召開研討會,討論這一情況是否可受限制?邪惡力量是經不起公開的辨證的。筆者近創的名言是:武鬥我們未贏過,但講道理的文鬥,我們從未輸過!

言論自由怎受限制


從國際公約出現的先後和用語,我們可知所謂言論自由也受限制是如何一回事。1949年聯合國成立時的《世界人權宣言》第19條,「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及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達消息和思想的自由。」這一條條文並無例外的所謂「但書」,十分清楚。之後的公約為求更多國家簽署加入,才開始加入例外條文。

1953年生效的《歐洲人權公約》第10條規定言論自由,但其自由仍然必須受到「符合法律規定」和「為民主社會所需」的限制。留意例外限制只歸民主社會所需。換言之,不民主的中共及香港不應由法律限制言論自由。歐洲的人權公約對港人有何重要性?別忘記香港還有數百萬的BNO公民,我們有權向歐洲人權法庭申訴,要求聲援的!

到了大家熟悉並經《人權法》及《基本法》而引入本港法律體系的1976年《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這是中學教科書有介紹的;對所有中學生適用的1989年《兒童權利公約》亦有類似條文。言論自由的所謂限制又指什麼?是:

一、尊重他人的權利和名譽;

二、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衞生或風化。

宣傳港獨理念不同於進行武裝的城市游擊戰,有人強拆才構成公共秩序的問題。那是十分清楚明白的國際標準,自然也屬言論自由的範疇,是香港人自英殖民地時代一直享有至今的自由。當然,如果我們不起而捍衞,這自由是可以消失的,中國大陸的人民就是從無這個自由,所以我們說Hong Kong is not China,只是事實的陳述而已。

自由是可以失去的,報紙可以被查封,網上討論也一樣可以被追究,我們的鄰國從來如是。筆者不求作聖人或烈士英雄,但身為文明的人會盡最大努力,抗爭到最後一刻。同是讀書人,當以10個偽君子為恥!

信報財經新聞     2017-09-19  18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