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岸仔 | 7th Nov 2017 | 信報每周政論 | (38 Reads)

 Picture

曾蔭權案予新從政者的啟示   

本文只為年輕人和未來的參政者而寫的,也是為一般市民補補法律的常識課。回顧一下整宗案件,留意曾案的兩條控罪,一條公職人員行為不當罪在上訴之中,另一條上周剛重審完畢,陪審團第二度解散,執筆時未知會否有第三次審訊。筆者絕不效法陳方安生之流不尊重司法獨立,不會公然說律政司應該收手。我認為律政司不論申請再審與否,都符合司法公義的基本原則。筆者要回應的並非法律問題,而是司法背後的政治操作。

歸類政治操作

有政治考慮還算符合司法原則嗎?這是很欠缺常識的問題,那是當然的;制度所容許的,無論民主或極權國家,都是天天發生的事。追求法治精神的人所執着的,只是不應過分、不能扭曲法律的基本原則,例如法律不能有追溯性、法律面前要人人平等;去到告誰或是放生不告誰,那便是政治操作或是入罪機會高低的技術問題了。

由「胡仙案」到梁振英不用受調查,可以歸類入政治操作範圍之內的考慮。內外有別的泛民當然有權咬着不放,但也請回想一下自己的正義多麼兒戲、多麼雙重標準,遠的有「滙標事件」、「陳方安生十成按揭事件」,多得當權的曾政府寬鬆處理,不予深究。生而平等的市民,有些人比別人更平等,早已是事實。

近有受惠於大和解氣候的梁國雄,利益不申報無罪已經夠爭議,律政司頂住建制派的壓力,堅持不上訴,難道那不是有政治操作的嫌疑嗎?四四六六,各有得失,是強權與次權力者之間的遊戲,永遠蝕底的,只是不知就裏而背後無靠山的普通人,例如旺角的義士,不單無人為他們的司法不公平而出聲,泛民主派律師還落井下石,指斥這些由他們引到街上的草民是暴徒,還說重判合適。

應早避走英國

曾蔭權呢?有政治的需要時,泛民的傳媒惡勢力就把貪污包裝成冤案,要動用一切力量令他減罪免罪,也太侮辱支持者的智慧吧?陪審團成員也只是一般人,再審的陪審團還是一樣。可以說,建制與泛民的傳媒立場各走極端,也反映在陪審團的結論之上,也永遠難有一致意見。泛民的明星人物、才子,輪流到庭為曾蔭權打氣,據報道是由公關公司安排的。雖然這是合法,但應受尊重嗎?沒有借名人的名氣影響陪審團的作用嗎?

遊戲還是繼續玩下去,結果對新世代參政者了無重要性,能否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不要走前人欺世盜名的從政之路,才是筆者關心的。年輕時認識一位馬克思理想主義者,見政客不賢起而參政,成為同輩者的政治希望;只是多年下來,該人變得比政客更政客,比貪官更貪官,還是有人照樣支持。嘆息之餘,筆者只能盡力踢爆;子非好辯,希望新一代能進步而已。

曾蔭權遭到「司法追殺」,是一項充滿政治意味的操作。這不一定不公平,公平與否,端視以誰的立場看事件,但肯定的是他咎由自取。這有兩方面,一是筆者早於5年前已在本欄多次告誡曾爵士,「秋後不算賬就不是專政者」(見2012年4月5日),他在唐英年與梁振英的特首選舉中企圖扮演角色,背後力推唐英年,利用對公務員的影響力,翻出梁振英10多年前的失職舊賬。

以封建的政治術語形容,曾蔭權當年是「謀反」。謀反失敗之後,曾爵士沒有聽從筆者的多次忠告,主動避居英國終老,偏要留在香港出席所有前特首可以出席的活動,企圖在政界再度發揮影響力。也不知是他天真,還是他的支持者利用他,一度傳出他被查後不會被起訴的消息,並會一如前任,可以榮升政協常委之職。

政治觸覺甚低

對筆者而言,曾蔭權的政治觸覺之低,近乎不可思議。但回心一想,一個天天上教堂的教徒,可以照足風水師的指導搞裝修而不覺兩者有矛盾,加上政治顧問之中甚多「小學雞」式的「大嘴巴名嘴」,一切又很「正常」。

可惜,曾蔭權似乎不知自己在中共眼裏已是「謀反」未遂的人。去年特首戰開打之時,待罪之身的曾爵士竟然高調接受訪問為曾俊華造勢,更在報上寫專欄,發表政見,指點時政。筆者不是害怕有人奪去寫稿兼職,只想問句:有無搞錯?

結果,曾爵士在被控的公職人員行為不檢(沒有申報利益)外,還加控一條收取裝修利益的貪污罪,也就是今天審了兩次而兩個陪審團都未能作出多數結論的這一條罪,那是據《防止賄賂條例》的第4條。

一生都是公務員的曾爵士,沒有理由不知第3條與第4條的分別——第4條要證明收取利益交換的事實,這是困難得多的標準,而公務員按第3條一收取利益便已犯罪。曾蔭權不是不知,反而是太清楚其分別,以為有機可乘,以為難以證明而貪些少利益。

古往今來,政客就是善於利用空隙謀取權位,會否因而身敗名裂或能巧妙利用法律空檔而豪奪利益,視乎個人的智慧和運氣,但咎由自取則是客觀的教訓,新一代從政者應以此為戒,打着民主自由人權捍衞者名義的人若涉及貪腐事情,就算幸運一時,也應想到報應、對社會的遺害,以及歷史的客觀評價。

有曾蔭權這類貪圖少少利益,便任由地產霸權坐大的特首,固然是港人的不幸;他個人的不幸,則在於從政後期由建制走向泛民陣營。一生成功於官僚制度之中的人,竟然有民主思想當然不是罪,甚至應受讚賞。問題是,他只是由一股民主惡勢力利用而不自知,才是最嚴重的咎由自取!

信報財經新聞     2017-11-07 19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