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岸仔 | 10th Nov 2017 | 時事看法律 | (28 Reads)

 Picture

蔭權案的司法政治

傳統的說法,司法中立獨立神聖不可侵犯,亦是司法獨立在一般人心中崇高敬重的原因。讀法律的人都一定聽過一本名著,叫「司法的政治」(John Griffith, The Politics of The Judiciary"(1977),作者是倫敦大學名教授,少有以左派觀點批判法律本質上不公正的學者。他的書踢爆了司法中立(neutrality)是從不存在的,法官都會支持政府的立場,法律從來不能代替政治的運作。

理論方面下文再談,司法政治化是香港人感受到的改變,不明白的是自己也往往不自覺地成為政治化一部份,評價一件案不是從中立的技術出發,而是一己的立場。蔭權案是一個好例子。

先看格里菲斯教授所形容法官多支持政府的立場一部份,蔭權案最後一天十分戲劇,陪審團提出兩條問題,包括一:「如果曾蔭權不是處理雄濤廣播發牌,他接受裝修,是否貪污」;二「入罪是否與發牌有關」。法官與控辯雙方討論之後,全取控方觀點,答案為「是」及「否」,正好與辯方觀點相反。

這樣的答案先不論明顯導向入罪的控方立場,筆者認為最大的問題是根本不應答,因為答案正是希望陪審團去作出的。先給答案再叫陪審員決定,還何來中立?問題具假設性,引導性,邏輯上不容簡單地說是或非,是很明顯的。

結果是陪審團中有關鍵少數堅持不信法官,不能入罪也不能構成無罪,要由政府及法庭去決定是否再審。陪審團的討論是保密的,如何得出結論無人得知,但除法官以外,辯方可有設法影響之?有一名陪審員因與到庭坐了一個小時的名嘴交流而被DQ,理由是名嘴在電台節目早有蔭權無罪的立場。筆者留意到名嘴非曾家親屬,到庭亦只一天,被安排坐前排與家屬一起,據報是公關公司的安排。

若然大家細心回顧,蔭權案審理過程中,泛民要員或到庭,或公開表達意見,還有親泛民的新聞報道,都將蔭權包裝為被司法迫害者。蔭權無罪或不應再被「追殺」論者中包括律師,說的都不是法律分析,而是政治立場。難道這些宣傳不會影響到普通人組成的陪審團嗎?

當然,建制一方據自己的立場也開足了輿論機器。曾爵士的行為是否犯法不再重要,他是否民主派同路人決定他應否入罪,這是大家想要的司法制度嗎?◇

Picture


岸仔 | 10th Nov 2017 | 香港短打 | (18 Reads)

 Picture

【合格的坐監者自有得益】

政治人物坐監係資產,坐多D啦仲好啊 ......... 這基本上是金石良言,當年敲勵汪洋大主動去坐監時某生果佬講的。雖然生果佬自己有事時死都上訴唔肯坐,但無損這句說話的真理性。

之鋒一上訴成功,明年參加補選就勢如破竹,坐監的付出有價之極矣。按我對己知法律的理解,之鋒上訴只要中共不背後指使控制馬道立,而大家好似我咁不盲目崇拜法治,以道理法理怒屌馬道立,發揮強大監察力,Unsound 的馬道立先會怕怕的。

"終院閱畢上訴方及律政司的書面陳詞,詢問雙方有否補充後便休庭考慮判決,數分鐘後再開庭頒佈結果。首席法官馬道立便稱基於重大公眾利益及案件或涉及嚴重不公情況,批出三子的上訴許可,並排期案件於下年1月16日審訊。。黃之鋒及羅冠聰對「終極上訴」保持審慎樂觀態度,"

簡單地說,嚴重不公平極適合黃之鋒。全世界文明地區的法治原則,對兩類犯人會持别寬大,有看我法律專欄的人應知道,一是未滿18歲按「兒童權利公約」受保護的人;(之鋒奪回廣場時未滿18歲)二是初次犯法的人,原則上這兩類人盡可能不判 custodial sentence,以彰顯人權。馬道立為首的终院高官羣,若不撥亂反正,以後出外參加國際性司法會議時,會被國際行家冷眼以待,或待以同情,視他們一如中共人民法官的無奈。

為何汪洋大同雄仔坐完監無同樣的資產?汪大结果選唔到,雄仔只能排尾多兩千票勝出咁大把。分別在於坐監時的心態唔好,只想着自我美化同英雄化。村長就學足,日日寫文章glorify自已。三子的表現則人性化好多,很留意獄中的點滴同作反思,反思是客觀地從人權角度,人性角度。之鋒不介意個人受侮辱公開詳情,愛面子的雄仔從來唔講呢D,(網友話雄仔私下講唔想再要坐監) 但就為把頭髪被剪而忿忿不休。

建議 3人讀下傅柯的《規訓與懲罰》,從政者要目光遠大,知道傅柯講政府將監獄制度放到社會以控制人民的做法如何運作,知所應對,自會領導人民抵抗,唔係好似雄仔成日卦住貪錢貪虛名咁 che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