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岸仔 | 14th Nov 2017 | 信報每周政論 | (15 Reads)

 Picture

補選獨派不應協調   

習總強勢連任,明言對香港要行使全面管治權。政治人物或已收編,或已經乞求大和解,連勢利短視的新聞界和評論界也一致唱淡港獨的前途。

港獨的出現,不但挑戰傳統泛民的利益,也令代理社會前衞的社運界相形見絀,所以對獨派極不友善。

依循大勢 寸步不讓


獨派無氣勢,連他們明明受到迫害而失去議席要補選時,各派半句不談會協助獨派奪回議席,只會巧言令色地高談「應以大局為重,要讓議席保留在非建制的人手中」;潛台詞是獨派無機會,所以不應參加補選,實質當然只如黑社會一樣想奪人地盤,但包裝為大仁大義。

筆者與獨派政團交流有限,所知不多。正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在香港搞政治組織,固多矛盾困難,何況是有辱無榮的港獨政團?但如果眼見勢危,便發出悲觀言論,也就稱不上是存在主義者了。

卡斯特羅有一名言深得民心,就是「革命容不下悲觀主義」。他是於生命朝不保夕之時說的,香港的獨派全無生命危險,情況好得多;不但好得多,如果懂得分析大勢的話,根本是形勢大好,不是小好。

懂得依循大勢而動的話,獨派應知如何在必輸的補選下如何自處,就是一定要找同路人參選,寸步不讓。

何謂大勢?當然是指3年後、7年後、11年後的多次立法會選舉,中共強硬,就以為獨派無前途是膚淺短視的看法。大家只須看看民調,就知道年輕一代基本上全是「天然獨」,這是台灣政壇的潮語,用在香港更為適合。泛民政客由與中共對着幹到今天只求自保,基調變為不以刺激中共為先,口頭對抗、議會做戲,實質上已經與魔鬼在枱底下交易,在互聯網下長大的新世代你以為不知道嗎?

看到希望 獨潮自退

只要香港還有言論、思想和資訊的自由,只要政治上的矛盾不紓緩、不解決,只要地產霸權尚在作惡、專政者授權下運作的政府解決不了年輕人的困境。

「天然獨」不會因為中共在初中搞些民族思想教育而得以改變,這就是筆者所說的大勢。

泛民的論者永遠以己度人,以為自己不敢做的事情,年輕人也不會幹。「魚蛋革命」也是筆者事前猜不到的,但事件發生後,智者應深思事件的影響,而非因為自己猜不到而貶低抗爭者的偉大。

一年半下來,在政府暴力和「司法魔王」的配合下,獨派受盡打壓,但港獨思潮在年輕一代的發展更為迅速,這是不需民調,大家也感覺到的。

要港獨的思潮退卻,其實也簡單,讓年輕人看到社會的希望便可以了。歷史足以證明,在白色恐怖的氣氛下,公民社會的反抗力量反而壯大和完善。台灣和南韓就是在這樣的經歷下走過來的。

當然,香港人的政治文化不同,看見香港的政治童子軍在受壓下哭得比喪親更傷心,北京政府也許可以安心於一時,但不要忘記的是,這類童子軍只是泛民和泛民背後國際媒體吹捧出來的人物,他們代表是泛民舊的一套,不是新一代的想法;而在獨潮興起的大環境下,換代可以只是一夕之間的事,哭泣少年不礙大勢的變更的。

在九西和新東兩個補選的席位上,獨派應全無懸念,只在派內協商一位代理人出戰補選,而不是與小家子、小格局的泛民協商,這就是順應大局而有所作為、有遠見的做法,這才不負新世代年輕人對你們的期待。

這也是符合大勢的做法,大勢是年輕選民每年有數以萬計人數的增加,而無勢的泛民主流正好相反;年輕選民的支持才是獨派政團所首要、也是唯一的、應該考慮的。

只有兩成支持度的獨派在補選選舉中近乎必敗,鎅去泛民的票,會成為選民指摘的對象。那麼堅持參選是高明嗎?這是依循泛民主流套話的說法,適合市場主流,相信這套說法完全上當,也談不上有能力代表新一代的利益,也無資格混下去,乾脆依附泛民也罷。

逆勢下測試支持度

筆者為獨派提供三大合縱連橫的情景作考慮:

一、獨派企硬指派一個素人,泛民無權異議,不用尋求同意,只要求泛民全力支持。若否,獨派禮尚往來,會在九西和新東第二次補選時參選(以補劉小麗和梁國雄議席),在泛民支持下,獨派代理人同樣比建制派的贏面更高。

二、泛民的典型歪論早應破產,這些歪論包括保住議會關鍵少數等,一般人也看出泛民議員在議會內並無作為,抗爭也無力,就是死忠支持者也不存厚望;高鐵必定上馬、東北如常發展、23條只需簡單大多數通過……獨派支持者從來不蠢的。

三、不能勝的參選就是不智嗎?那年半之前梁天琦參加補選何以氣勢如虹?沒有鎅去泛民一席,卻壯大了獨派陣營的力量,到9月的選舉成績驕人,也團結了大量青年學生助選,大長獨派的威風;之後的失利是另一回事,你以為不能勝之戰就不應戰嗎?

單是在這樣逆勢的環境下,一試獨派的支持度還有多少,為獨派未來的發展方向作為參考,已經十分有價值了。

 
信報財經新聞     2017-11-14 19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