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岸仔 | 2nd Mar 2018 | 時事看法律 | (100 Reads)

 Picture

【經哲法漫談】梁天琦是行為罪定結果罪?

旺角騷亂案涉案者很多已經審結,有暴動罪、非法集結罪及襲警罪等等。每一個涉案的人面對的情況不一,但政治上政府希望打擊首要份子以收打擊殺一儆百之效,目的是彰彰明甚的。所以這不是法治,是政治。無論大家政治立場如何,支持港獨與否,接受抗爭者的所謂武力行為否,只應以客觀的法律觀點去審視梁天琦的審訊,黃台仰及李東昇等的政治避難。

本欄從來是講法治為主,如果大家的思維還是以政治上的愛惡為先導,我還是會耐心地希望大家在事例經驗之中改變這一思想方法。講法治我們只應針對法律上某人是否犯了法,而非「該死」與否。梁天琦的行為具爭議性,但他被控暴動罪本身是不應有爭議性,因為暴動罪是一條結果罪(result crime),而不是行為罪(conduct crime)。分別是個人的行為要有意圖(means rea)達到暴動的結果(riot act),方為有罪。本文正是為大家講解這兩個概念的重要性。

梁天琦另有兩罪,襲警罪他已經承認,這也是一條結果罪,有意圖並已有行為,證據清楚,所以他認了,也就不用討論。

之前多件暴動罪的行為,暴力程度應是高於襲警,多是發生於警員開槍之後民眾受到刺激的結果,而梁天琦是在開槍及掟石之前就被捕,他的行為與後來發生的暴力並無因果關係,最少表面上是彰彰明甚的!(黃台仰等更早自動離開現場,情況更明顯)

當然,如果黃台仰及梁天琦等事前有計劃有預謀安排了正常暴動事件,則二人就算不在場亦犯法,但筆者細心留意本案開審這首幾天,控方只能推論指控二人安排暴動,並無清楚證據(到目前為止)顯示二人對後來發生的暴動是知情並預早策劃。

二人及本民前的確有準備了盾牌等物,但那是防衛性物品,亦常見於之前出現的示威活動,若視之為暴動工具,那市民用雨傘等物又算暴動了嗎?

天琦案的不公平之處是故意將2人的行為與其他暴力程度較高的被告同案審理,在其他人入罪機會較高的情況下希望將2人同樣入罪,並當成是首要者判以重罪。這樣的操作司法十分卑鄙,亦難言法治!◇

Picture


岸仔 | 2nd Mar 2018 | 香港短打 | (117 Reads)

 Picture

【習帝夢:強軍夢,打台灣 = ... 炸香港】

睇見一班港奸同臭學者為「習稱帝」找尋合理理由,不知道習稱帝的 military implication 對香港危害幾大,死左唔知乜事。我今次迫住做埋軍事評論員。

習帝有三大夢想,想在歷史上與毛鄧齊名,甚而過之:

1。經濟夢。一帶一路帶領中國成經濟第一大國。由於中國有14億人口作為產力來源,這是大有可能之事。
2。強國夢。經濟支持下軍事亦將會成為一等強國。事實上計劃中有十隻航母,已經有第5代戰機,發展第6代戰機,登月,在南海造陸大建軍事基地設施。軍事上已經超英,正在趕美。
3。武統夢。事實上2011年的中共國防白皮書己經有2020年武统台灣的計劃,不一定這年,但亦在不遠之後终須一戰。

台灣除依賴美日協防之外,近年大力自行研發各類飛彈,不單是防守,而且一樣以攻為守,以戰止戰。

須知中國過半數GDP來自沿海各商業城市,全部都已經在台灣飛彈攻擊範圍之內。台彎各類飛彈有三萬枚,飛彈基地數目比日本更多。(國土面積只係日本六分之一)台北是全球除以色列外最密集防空飛彈的地方,台灣是被稱為是插滿飛彈的不沉航母。

台灣是美俄中以外己經研制並能量產巡弋飛彈的國家。(雄二E型,暫時列為機密不公開) 這是說全中國任何地區都在台灣國軍軍事力量報復性打擊之內,當然包括香港。2018年台灣的國防白皮書稱這戰略為「重層嚇阻」。

這是說,若中美在南海開戰,中台在台海開戰,在中間的香港解放軍軍事設施定會成為戰略打擊首要目標。現代戰爭法不許攻擊民居。但天馬艦及大帽山頂的X波段長程監控雷達,合法地受到飛彈所打撃。太近民居是中共的錯,港奸護中的錯,港人不知抗議的錯。

唯一開心的是中共有在大使館暗藏軍用通訊設備的習慣。希望一開戰美台先炸西環中聯辨,港人將會十分高興,支持盟軍。(1999科索沃戰爭期間美軍故意誤炸南斯拉夫中國大使館的原因)

(本文歡迎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