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岸仔 | 6th Mar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22 Reads)

Picture
【爭自主應放棄議會崇拜】  

筆者數周前寫了篇文章,呼籲港人要放棄三大崇拜,這段日子以來的熱門話題,皆集中於司法崇拜。話題未完,特別是上周狠批高院法官彭寶琴有配合控方而令梁天琦更易入罪之嫌,以及並無充分保護陪審團的利益,極不適當。

三權合作的結果

本周面臨3.11補選,提醒港人投票之餘,一併反省自己多年來盲目崇拜議會的功能,予政客和中共充分利用這種迷信,禍害甚深。但這裏還應先花點篇幅提醒港人彭寶琴的司法謬誤。謬誤可以原諒,筆者更憂心的是,這並非無心的謬誤,而是三權合作的結果!

據《陪審員條例》第25條所示,法庭可於審訊過程期間、陪審團作出裁決之前,隨時以指定理由,解除任何陪審員的職責,包括有利維護公正、為了個別陪審員的利益。彭寶琴曾否向陪審員充分解釋他們的權利?筆者的評估與網上看到的意見一樣:彭官為了陪審團的利益和公義的考慮,應立刻把這個於80天預審期中只是工作數天的陪審團解散,這是耗費公帑最少、最符合所有人利益,彰彰明甚。

據新聞報道所知,彭官沒有清楚解釋,而且還淡化問題,執意保留這個陪審團。用意何在?道理何在?且不說筆者的陰謀論,陪審員的背景早已審查(Jury Vetting),隨意更換,可以降低梁天琦入罪的機會。單為保護陪審團成員的利益,彭官根本沒有選擇不解散的餘地。

彭寶琴的誤導,是她3月1日只提醒陪審團遇上任何「不尋常」事件,應通知法庭,但切記不要與其他陪審員傾談事件。為什麼不應傾談?

因為在其他人不知情的情況下,法庭以個別陪審員的私人理由而免去其責,這個有9人的陪審團就算少去兩人,還可完成審訊工作,彭官盡力要保留這個陪審團的心意很明顯,動機卻難解得很。公眾已經不可能對梁天琦的公正審理有信心。有了桂民海、李波及其他失蹤3人的經歷,個別陪審員並無秘密通知法庭抽身而退的自由,只有順從專政者意願一途。

換轉我當上陪審員而面對這種「不尋常」的情況,我會想起代表司法公義的泛民律師並無出聲指出問題,法官和政府也不可靠,個人不想當英雄,還可怎樣?投下有罪一票,忘記事件,簡單很多吧!

還說3.11的補選投票,要投的請去投,不想投認為再投票選泛民議員補上位置了無意義的朋友們,大家終於對政治理解的能力「升呢」了。泛民長年推崇香港立法會在政治上的作用,什麼「寸土必爭」、「關鍵一票」、失去他們的議會位置香港人便大難臨頭等等,盡皆虛妄,只是為了個人利益考慮。

自從梁國雄一案之後,秘密收取捐贈可說是大開方便之門,革命家更大言炎炎,指法庭已還他清白,大家下次補選若不投他一票,便是出賣民主、是意氣用事,也就對不起時代了。

當然,港人的三大崇拜由來已久,投泛民較為安心也無不對,不投票甚至投向建制,豈非連少少對野蠻DQ民選議員的抗議效果也失去?這都對。筆者3.11也會投票,雖然下次補選便要看看泛民會否逼我投一個貪腐政客了。

補選背後政治操弄

投不投、選擇投給誰,不單是民主的真義,也對包攬民主的集團說不的最佳武器。只待港人覺醒到了這一水平,真正明白政治的操作是如何一回事,不再盲目崇拜議會,輕信誇誇其談的政棍集團,港人前途才有望,努力和犧牲才有價值。

政客的出現和存在,是民主制度的必要之惡。筆者並非叫大家不如相信獨裁或開明專制,而是要當個不惑的人,不要加入盲目崇拜者的行列。特別是新世代的年輕人,今天資訊發達,言論還是百家爭鳴,你們若是還不能了解奸邪政客的手段,不是政客高明,只是你們不及格,不及格的人參與政治,無論參選或只是發表意見,都是誤己誤人的罪人。

就以今次補選為例,若然還未能看出背後的政治操弄,看不出資深政客只是把年輕一代當棋子擺弄,全無道義精神,看完本文提供的事實,回想一下數月來泛民大佬的言行,應知政治險惡之所在。

筆者並非叫你們效法前輩一樣欺世盜名,遇難先走,退出政治,而是希望你們能更精明、更有智慧地面對未來的政途,畢竟未來是靠你們的了。

筆者直說吧,今天誰人被DQ、誰人可以過關,1月29日之前筆者不知、香港眾志的小朋友不肯定、泛民較後一代的人如朱凱廸和人民力量等不知,但所謂溫和民主派跟中共有溝通途徑的人則是早知,亦早有安排。筆者相信,民主黨和公民黨知情,民協馮檢基也知情,他忽然偉大地以大局為重是老狐狸露出了尾巴。

22年前,民協有4位立法局議員、多名市政局議員和數十名區議員,馮檢基面對8位兩級議員的退黨抗議也不顧,堅持參加臨立會。今天民協一無所有,他會為了泛民的團結而放棄當Plan B以爭取最後的參政機會嗎?現實是,他與姚松炎皆早知泛民如肯低調時,中共肯放姚松炎一馬,而只會DQ周庭!

區諾軒出身民主黨,亦從來忠於黨,他亦不如從前的陶君行或范國威等有個人性格,他去年還靠民主黨的關係出任民陣召集人,民主黨有恩於他而全無虧欠,何以他會莫名其妙地於去年9月退出民主黨?一切都是預作安排,他是中共可以接受的民主派而已。


信報財經新聞     2018-03-06 A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