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岸仔 | 17th Apr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20 Reads)

 Picture

【本土派應「六親不認」中美皆非 】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是一句戰略名言,出處人盡皆知,亦是簡單現實,行之有效。但引用這一戰略的必要前提是,你視對方是朋友之時,對方不一定視你是朋友,可能只是一張牌。泛民主派多年來明爭英美為國際朋友,港人一般也對國際朋友深有期待,這是不必爭論的事實。泛本土派崛起代替泛民主派是筆者預言的大勢,但過程中如何為自己定位,卻是從未討論過的命題。

「淪陷」隱含爭取光復

 

談政治,筆者是現實論者(realist);談理想之時,自然是理想主義者(idealist);但參與政治之時,包括筆者這類企圖以理論介入政治、以別於純客觀分析討論政治的人,香港無人不是實用主義者(pragmatist)。請問港人要求有民主才愛國(中國)是否一種實用主義?除了根正苗紅、我們細時稱為「左仔」的左派系統之外,九成港人1984年時是支持基於民主的回歸,而不是基於愛護及支持中共所以支持回歸的。

近年本土派年輕人拒絕以「回歸」形容九七年的政權交替,而形容它為「淪陷」。筆者想,若然香港真的發展了民主,或是民意真的能反映在施政之中,港人的利益得到保障,大家還那麼抗拒以「回歸」形容1997年嗎?「淪陷」隱含要爭取光復的一天,光復是要爭取民主及真正的港人自治,還是代表與中國一刀兩斷的獨立建國呢?本土派要爭取的是何者呢?

泛本土派對這個終極目標是模糊的,而泛本土派之內的獨派對此是清楚的。但筆者以為最實用的做法是模糊下去。民主、自治、香港利益,就是支持本土路線者的最大共識,餘者可以討論而不必爭議,各自修行、互為支援便可以了。

同樣道理,在即將興起以本土年輕一代為先鋒力量的泛本土派,如何看待自己與英美為首的國際朋友的關係之時,亦只須記着有利本土利益之時才是朋友,其餘時間可以亦敵亦友、非敵非友。

具體而言,就是別走泛民走過的舊路。再給個具體例子,民主黨是擁有最佳國際關係的政黨,前主席李柱銘更是香港政客中唯一見過美國總統的人,親美是人所共知的;但同時民主黨內的滙點派與中方關係好得不得了,好到可以加入政府成為治港官員,直接分享政治權力。

民主黨能左右逢源,本身又有基層力量,按理應是最成功的政黨。筆者只能承認民主黨生產了最成功的政客,但在香港的民主進程中,是全交白卷的。民主黨的路線令其從擁有18席議員的大黨,下降至一區一席的有限支持。

其成功是非常虛假的,其親美也毫不實際,因為已脫離本土的支持、失去新一代的投入,是沒有方向、只知保住位置的政黨而已,其路線是泛本土派不應模仿並引以為戒的。

將子女財產移到美國

筆者並非建議泛本土派效法本地左派和建制派一樣追隨中共官方立場,批評美帝的霸權主義、大國沙文主義。美國鷹派針對中國崛起,企圖打壓,甚而發動有限度戰爭,本土派站到中共的立場討好中共的作用有限,不會換來香港的利益。泛本土派倒應學習本地左派愛國的同時,把子女和財產皆移到美國的務實做法。

政治人物有國際關係,港人是理解的,也並非道德上不對,人人皆有可能成為政治犯的一天,包括中共在港的代理人,泛本土派不應抗拒與任何國際力量建立關係,筆者只是提醒新一代的人別效法泛民那樣華而不實、那樣的名流心態,只求能得到外國人封贈一個民主鬥士之類的光環為滿足。

這碼子的成就黃之鋒已輕易得到了,筆者有感於政治人才難得,像黃之鋒的天才更難得;但他若然只甘於成為美國的一張牌而要在政治上行人止步,不太可惜嗎?

身為本土派或是本土主義者,根本中的根本,其實是要立足本土,而且是長遠的本土,不明白這基本,其實無以構建一股泛本土的力量。這命題看似虛無,其實十分實在,不能在短時間內對本土利益有效益的事,不做也罷。在長時間之後方能出現效果的事,今天開始便應一步步去做,這才是正途。

聯絡海外港人爭取支持

什麼是短效的事?有新聞性的便是,短效的事做時,必須先評估得失。更應切記的是,主動性要保留在自己手中,否則很容易在複雜和各有盤算的國際政治之中,自覺或不自知地成為別人棋盤上的棋子。

再白一點說,失敗的泛民主流從來只是開開心心地當別國眼中一隻亮眼的棋子,筆者不是要問是非,只想問問效果。如果有利本土的是隻白貓,泛民過去當的是黑貓還是白貓?如果事實是這一路線不能帶來民主,甚而沒有正面的改變,泛本土派還要走同一路線嗎?

筆者不是說本土就不走向國際,正好相反,香港的前途絕對有賴國際上的關注和支持,但香港人想走向國際,為何不是爭取已經移民的香港人的支持而是外國政客的支持?英美澳加紐都有大量從香港因逃避極權而移民的香港人,聯絡組織海外港人爭取他們成為泛本土支持者,在外國為港人發聲,進行游說、示威等工作,不是比由外國政客充當香港利益的發言人更順理成章、更正當和理直氣壯嗎?

自己香港自己救,筆者看年輕人都是踏實有創意的,泛本土派怎會不成氣候?

信報財經新聞 2018-04-17
A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