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岸仔 | 8th May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28 Reads)

Picture
七一上街 捍衞本土   

眾所周知,支聯會和民陣都是泛民的外圍組織,每年「六四」和「七一」,皆是泛民傳統重要吸票活動。泛民怕了本土派,如見鬼一樣,皆因本土派不受控制,長遠而言更是可取代泛民的競爭者。

「六四」為本土派杯葛的,泛民全不擔心,那「七一」呢?由於「七一」是開放的遊行,本土派中就是最反泛民的黃毓民和熱血公民也一定到場籌款,從來不存在「係泛民搞的就不來」的說法。

遊行主題 保衞粵語

大家想想,由於民主派已經不爭民主。民主已經不成話題,近月來社會最具爭議的事件,全是與本土息息相關或根本就是本土的重要話題,「七一」民陣的主題就叫捍衞本土,是最順理成章的吧?

當然,民陣會以泛民的議題做今年遊行的主題,那就取用反對「一地兩檢」吧。不過,觀乎這幾天泛民傳統的抗議被趕表演,到7月法案已定,不再是抗爭的話題;再者,「一地兩檢」涉及兩制權被削,本身也是本土話題。

粵語是不是母語,涉及政府是否準備強行在中小學推行普教,再加上愛國教育、《國歌法》、取消中學的通識科,全是涉及中共主動在文化教育方面改動香港的基礎,是民間必然要在未來面臨的一場戰爭及多場戰役,保衞粵語作為「七一」主題,其實最合適、也最容易鼓動全民上街。

其他主題早就引不起筆者上街的興趣,尤其是「七一」,那天氣溫通常超過30度;而近年的「七一」,各團體的籌款檔口擺到路中心,非常討厭,更引不動筆者這類不愛遊行的人。

捫心自問,當有大事還是會出來的,反23條時會,捍衞粵語會嗎?也會。如果預計人數夠多、有氣勢的時候,非常期待參與萬人在街上走、大叫廣東粗口的壯觀場面。

香港人對政治可以時冷時熱,其他社會議題也是有贊成、有反對、有爭議,唯獨當地方的民族文化受侵害而引起的反抗是最激烈的、最全民的,也是最不會妥協的。近期的發展是,政府的語文政策在各方面、特別是在學校教學的取向已經清楚,方法是溫水煮蛙,逐步在中小學推動全面消除粵語,港人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刻,有必要起來捍衞粵語,捍衞本土的文化,「七一」是最好的機會。

本來,推動大型社運最有經驗的,還是泛民聯同傳統的社運界,筆者也希望今天他們能先知先覺一次,在不直接涉及選舉利益的議題上與本土派來一次合作,拉近距離,改善關係,減少互耗,這對大家也不是壞事。這倒要看泛民主派今次有沒有這個智慧,在捍衞粵語這個反對派沒有爭議的議題上,擔起主導者的角色。

回望過去,泛民的確沒有這個智慧而只有利用固有的壟斷地位,包攬一切社運行動。今天筆者也不奇怪,如民主黨和公民黨這類既得利益政團不願冒險,只求表面抗爭,枱下則與政權交易合作,欺世盜名,出賣港人利益。

正因如此,教協等6年前的不作為,造就了以黃之鋒為代表的「反國教事件」,令新一代人橫空而出,佔據了政治版圖不可或缺的一大塊;亦正是泛民的反本土路線,令本土派在過去數年間不斷壯大。

取代泛民 本土實現

按筆者分析,未來10年,泛本土會取代泛民主派成為政治的主流。本土潮流這兩年來,就算泛民選擇與建制和專政者妥協合作,任由新世代政治代理人被DQ而不肯有所作為,不肯領導抗爭,只知撿現成便宜、吃人血饅頭,但本土派消失了嗎?香港人已經選擇愛國了嗎?冷靜地望清楚吧,這就是本土的歷史潮流,正在愈打壓,氣勢愈大,浩浩蕩蕩,政客順之者昌,逆之者必亡。

中共用最橫蠻的行政手段禁止新世代的人參政,已是極致,最壞的情況也不過如是。竿是立了,但影在哪裏?港人放棄命運自主的要求而臣服於中共了嗎?因害怕中共而選擇愛國了嗎?也許中共以為得勝而正準備進一步行動,要消滅港人的文化,這由消滅港人的粵語開始,夠根本了吧?

如果中共以為已了解香港的反對派政客,操控了他們,便操控了港人,那就大錯特錯。由10年前開始,民調已顯示港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比例一直下降,這是中共負責香港政策路線的官員的失敗。如今看來會更失敗,因為中共正企圖消滅香港的本土文化,而認為只要搞定泛民,香港人就不會反抗,香港就不會出事。

泛民主派陣營今天面臨的困境非中共明白,更不能指望中共能為你們解決,要在政界混,港人的選票是必不可少的,但非必然的。由於本土思潮的出現,港人變了,本土派就算不能自尋代理人,也不一定含淚投票予泛民。理由也簡單,泛民的政治作用已經無足論,根本改變不了社會現況,保護不了港人利益;本土派之所以迅速冒升,其實只因對泛民的無能醒覺了。

「3.11」已經過了兩個月,請問泛民為何還不敢決定叫梁國雄和劉小麗放棄上訴安排補選?那是因為知道沒有本土的認同和支持,泛民並無大多數票,因此在補選並無取勝把握,所以舉棋不定!

本土之勢,泛民只能順之,不能逆之,否則自己有沒頂之災。今年泛民還不利用「七一」與本土合流,明年後年的選舉,泛民主派將會面臨災難。

信報財經新聞     2018-05-08 15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