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岸仔 | 11th Sep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27 Reads)

 Picture

搞初選是挽救泛民霸權最後一根稻草   

若要問馮檢基應不應該參選,就應該先問句馮檢基有沒有人權?誰人有權不准他參加補選?自從馮檢基退出民協的動作開始,他意欲參選的心態很清楚。

任何人希望參加選舉,其他人皆必須以尊重的態度面對,就算是同一黨同一派也莫不如是,然後以黨派利益的大局為前提協商互諒。選票是選民的,參選權利是參選者的,偏偏全世界只有香港的泛民主派視立會的席位屬私有財產。

馮檢基有參選權

所謂「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這裏說出的小小原則,就是民主的本體,也就是人人皆明白的基本,其重要性應該不說自明。偏偏長期活在民主惡勢力霸權之中的泛民主派,早已忘卻本性,把民主大業視為由上而下一群大佬的私人企業,口說民主,做的是包攬民主、壟斷民主,上次姚松炎之選已經上演一場鬧劇,猶不自省,眼見劉小麗之選又再上演更差劣的劇目。

泛民主流一眾KOL當然會搬出大堆真真假假的論述,把主流的安排說得多麼合理、多麼顧全大局,而忽然民主派、忽然建制派、有時又會是親共媚共派的馮檢基,泛民以為可以隨意包裝,任其魚肉,以為可欺,那絕對是誤判。

表面上,馮檢基處世圓滑、好脾氣、待人友善、有商有量;泛民KOL以為可以利用文宣攻勢嚇退基哥,這又是非常嚴重的誤判。馮檢基絕對是一個外圓內方的人,固執而自負,30年來筆者從未見他處心積慮做一件事之後,肯聽從他人意見而改變計劃,無論意見合理與否。

從他要求為參選特首搞初選,到跑去參加超級立會選舉,到不回老巢而跑到新西參選,在在反映他自視過高、不聽意見的性格,再遠的也就別談了。早於九十年代初,泛民主流如日中天的時刻,基哥就大膽地對着幹,特立獨行,何況今天?

馮檢基是有實力的政客,他從沒有放棄自己經營的老巢深水埗,老街坊對他的支持不會因為泛民幾句空泛的指控就會改變。馮檢基要參加補選之時,就連上帝也阻他不了。

馮檢基可以敗,也曾經敗過後再站起來,得失由他自己負責,在這意義上,他也是一名存在主義者,未有其他老政客有他這樣的自信。單是這點,他值得分享「老黃絲」的鐵票,也有條件去分享。

一定有人說筆者在簡單化事件,在偏幫馮檢基。對不起,筆者只是重複上面說的「務本」,大多數人在投下一票之時,對各類是非論說也只是得個大概印象而從心之本投票自己喜愛者一票。

筆者不是住在九西,無票可投,若有,投給馮檢基是我的權利,是簡單地因為我認識他,還是做了幾天功課去分析研究,並不重要,對大多數人而言也不重要。本文其實也沒有偏幫什麼,只是要教育一下泛民務本的重要性,本不立,道是不生的。

作為一個認真的評論者,或是一個只看一張報刊只知事件大概的街坊,都只是投一票而已,投這一票基於民主的考量,就已經十分負責任。就民主與參政權利而言,馮檢基只是簡單地要求有初選機制,以決定參選者的優先次第,有何不合理之處?這是街坊的觀點,也是其本。

資深評論員當然要看得詳盡一些,以免對事實發生謬誤,詳細閱讀泛民KOL的評論及事件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是一件十分無趣無聊之事,讀後一務本,結論還是與街坊一樣。

劉小麗是被DQ的,基於反DQ及政治的倫理,由小麗去參選是無可非議的,也算不上是泛民的什麼「欽點」,馮檢基提出的質疑在邏輯上有依據,在現實上無意義。小麗再回去宣誓是否重複第一次的做法或是完全投降但求有位,是她的考量,她只要清楚交代而選民仍肯支持,就是民主的真理,何用馮檢基多事?

但馮不是要求小麗應如何宣誓,只是要求初選,合理性就只限參與初選的權利。上次搞過一次了,馮是服從結果,泛民反而大搬龍門,中立的選民看在眼裏,同情心早給基哥奪去。今次泛民不再搬龍門而是拒絕設龍門,基哥強硬落場不單不會視為係鬼,而是敢挑戰威權的英雄。

上次補選慘敗的警號

無論泛民KOL如何包裝,市民只要心水清一點,已不難明白Plan A不是問題,Plan B才是。小麗取得參選權是大義所在,眾望所歸;李卓人以plan B身份出選就百分之一百係泛民大佬「欽點」的結果,不單馮檢基意難平,一般選民對這類大佬文化早就深惡痛絕,搞初選plan B一定是馮檢基。

這本是皆大歡喜的結果,但大佬不高興,一眾跟大佬搵食的評論員就要千方百計、巧言令色地創造理由,抹黑基哥,這類人宣揚民主理念大言不慚,令人情何以堪呢?

最後當然應當談一下泛本土派如何自處。筆者不是說獨派或是本土派,而是廣泛地要求政客把本土利益放在政綱之內的一般選民。九龍西其實是個既有中產亦有富豪、更多窮人的大區,很能反映本港的全貌。

兩年前的選舉,代表黃毓民及游蕙禎的本土派選票佔去兩成有多。本土派是最不容易含淚投票的選民,上次補選姚松炎的慘敗已是極大警號,但不論馮檢基、劉小麗或是李卓人,似乎皆不願冒任何風險與本土派沾上邊,也許在確認參選資格之後會有所改變,否則本土派絕對應該採取杯葛態度。

在任何選舉制度之中,持有選票者就是King,政見可以溫和或激進,或只是表示同情,但對不理會自己甚而曾經出賣本土利益的候選人,理應拒絕投票。

信報財經新聞     2018-09-11   15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