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岸仔 | 2nd Oct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52 Reads)

 Picture

天案測試港人及傳媒的紅線   

「香港民族黨」被宣告為非法組織,支持這個組織的人就是犯法。筆者不會加入譴責者之列,表示不能接受結社自由的人權被侵奪之類,然後不忘表態反對港獨,只是支持人權。

筆者關心的是,陳浩天還會否有機會出席研討會,會否照樣得到傳媒的訪問,能否繼續他在網台做節目,他的臉書會否被禁,因為理論上協助非法社團運作的人皆會犯法。香港人,特別是傳媒,會否從此對陳浩天及他的非法社團避之則吉,明哲保身,才是浩天案帶來的最嚴峻問題。

[以惡法打壓港人自由]

莫說只是宣傳政見,就算起而行動爭取獨立,只要是手段平和合理非暴力,在全世界都是普遍地被認可的行為,是一種權利。在香港,這也從來是合法的行為,英治時代社會前衞的革命家,最愛談的是什麼?是反殖,就是公開宣傳要趕走英國人,港人自己當家,六十年代香港就已經公開有人談論香港可以效法新加坡的模式自治獨立,犯法的嗎?從前不犯法的事今天為何犯法?是香港人改變了遊戲規則,還是專政者把紅線劃進了港人固有的自由領域?

當然,責任不在港人而在亂劃紅線的中共。抗拒極權降臨除了抗命以外沒有其他方法?港人有守法的傳統,這優良的傳統本來令港人的文明優於大陸人,本是有益於「一國兩制」,現在被中共利用了,假守法之名用惡法打壓港人的自由,當法律變得不義之時,不守法其實是一種責任,因為只有當人人不肯守惡法之時,惡法才會變得形同虛設,就算不修改廢止,也會失去作用。

當前的情勢,最少所有人皆能做到的是,不與陳浩天個人劃清界線,可以如常邀請他出席研討會,暢談他的港獨有理論,可以如常歡迎他到網台做節目,甚且直接稱呼他為「香港民族黨」的負責人(或前負責人),這只是事實的陳述,無任何法律問題。這其實也幫不了這個被禁的黨什麼,但就是一種從自身做起抗拒極權的態度,可以分享他的臉書,可以邀請他一起做臉書直播,這都沒有觸犯《社團條例》,因為這條惡法只針對團體,不是針對個人。

筆者也認為「香港民族黨」若改為在台灣或其他國家登記,陳浩天以代理人身份在港活動,也是法例所不及的行為;情況一如共產黨本身在香港的法例框架之內也屬非法組織,黨主席習近平訪港,難道港府可以用《社團條例》控告他、禁止他活動?英國工黨或保守黨,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的成員,不是經常訪港?其成員甚且在港生活成為港人,禁得了麼?

陳浩天個人不願承受過大壓力,選擇流亡海外,筆者一定同情尊重,情況一如很多旺角義士一樣。但他若然冒險繼續在港活動,所考驗者,就不再是他個人,而是其他香港人及香港的傳媒。若然香港人自甘淪為只顧生活、不顧生命價值的大陸人,自由世界的人民及政府也就不好說什麼;反之,若港人起而抗爭,而他國人民及政府不作聲援,不支持港人,則被測驗的不單是港人的紅線,是自由世界人民的價值紅線。

[誰冒犯自由世界紅線]

筆者再三強調「自由世界人民」這一概念,請大家記着。這是香港人特有的身份,大陸人是沒有的,大陸人也沒有足夠努力去爭取過,反而大多數中國人選擇了中共的民粹及民族主義,把人權自由視為西方價值,不合中國人社會,是人民自己不爭取,西方世界的人民為你中國人發聲,是干預別國內政,吃力不討好。

香港不同於中國大陸,九七前香港是全球華人社會中自由度最高的地方,比台灣更高,這是台灣人也完全承認的。台灣已經由威權社會躋身自由世界一員,這倒是全球公認的,香港向極權倒退,台灣人最有同理心,所以樂意邀請港人到台暢談港獨的可能性,這是陳浩天的黨被禁的原因,中共的思維認為,禁了民族黨是有效打擊台獨及港獨的手段,但客觀結果是,中共不是在冒犯台灣政府,是冒犯了整個自由世界的紅線。

也是在這個意義之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即日表示了關注,直斥港府違反人權,稱美國支持香港的言論、集會及結社的自由。

這是極不尋常的事,這等於美國政府是即日表了態,亦等同總統也表了態。這只有一個原因,美國視香港與中國有別,是自由世界一員,所以有責任出聲支持港人,而美國政府的責任是代表人民的意願,人民有此意願,正是源於港人是自由世界的一員,全球自由世界的人民及政府都會關心港人的人權情況的。

孔子說:「德不孤,必有鄰。」前提是自己有德,這德是自己的熱愛自由民主人權的願望,有勇氣有決心自己起來捍衞,那麼全世界的自由人民都會是香港人的鄰人,都會支持香港人。香港人絕不是孤獨的。

當然,若然大家怯於中共的兇惡,或被偽革命家社運家政客的失敗論所迷惑,覺得抗爭無用,又或是被「港奸」法律專家所誤導,以為任何行為去支持陳浩天,都會犯法被控要坐監,轉而高度自律,明哲保身,也沒有什麼好說了。若然港人自甘大陸化,做個大陸人,也自自然然不再是自由世界的鄰人,人家也就不會干預你們中國人的「內政」了。

能充當自由世界的公民,這身份得來不易,港人不宜妄自菲薄。筆者早前多篇文章介紹過美國國會已經草擬、只待適當時間通過的《香港人權民主法》,就是美國準備進一步介入香港政治的手段;最理想的介入點,正是當香港人的人權被剝奪之時,美國政府會有所行動,亦會鼓勵自由世界的盟友效法,就是凍結侵害港人人權的官員及「港奸」在美國的財產,以及禁止他們及其家人入境。學者會提醒港人這類行為是新殖民主義,是干預別國內政,筆者十分同意,但也十分歡迎這類干預。

信報財經新聞     2018-10-02 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