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岸仔 | 9th Oct 2018 | 時事看法律 | (233 Reads)

 

 Picture

儍B與鄭宇碩的⋯⋯ 囚徒困境

法律介紹過啦,基哥亦多數先取得法律意見才行動,寫定份資料比記者,唔似雄仔報案咁兒戲。
ICAC 我工作過,辦案手法,我係專家,最有資格講兩句。
節目主要內容係兩人一唱一和,柯尿淋似路人甲,不似串謀者,
內容太具體,唔該提供多少證據,好似當年東方有張支票副本,有袋住仙入黎宅照片,有無?
儍B作野從來無底缐,但今次提醒你勿p 圖,好撚大罪的。
調查員會同時會見儍B同碩碩,可能加埋賣花生位陶伯,不是開會,係分房問料,有關節目內容資料的由來。
三人私下說什麼保密,出現博奕學中的 ⋯⋯ 囚徒困境。
理論上刑事案疑犯有沈默權,現實上合作利多於敝,全世界辦案的人心態相同,坦白從寬,屎忽鬼者追殺到底,看看曾䕃權。
老廉查案更有特權,要求證人在宣誓下提供資料,知而不講,有罪。
所以,我雖然好討厭儍B,還是專業地建議你知無不言,才最符合你利益。最終律政司有權以公眾利益為理由,NFA 一件情節不嚴重的小案,有一點好多人唔知,查案的人有權在報告中建議寬大處理,情況是被告合作協助調查,行為情自可原,類似法庭上求情理由。
想想何志平的境況,就知囚徒困境是什麽一回事了,就係盡快把責任推比同案的人也。
儍B乜料?有幾多江湖關係知咁多秘聞?二手煙唔好亂吸啊細路。

 


岸仔 | 9th Oct 2018 | 信報每周政論 | (114 Reads)

 Picture

本土派可藉補選顯示力量

九龍西補選很快便進入白熱化階段,往後最少還有梁國雄一席的補選,執筆時劉小麗會否被DQ2尚未知曉,但一切表面跡象皆顯示機會甚高,理由大概是她曾經支持自決而被視為港獨支持者。其實本土派從不視小麗為同路人,甚至是敵對的「左膠」及泛民陣營的人,所以她能否當選不是本土關切之所在;筆者只有興趣分析本土派的力量,如何在前後4個補選過程中顯示出來?當中有何共通的要點?

[馮檢基一貫特點]

這類分析其實極之重要,也關係整個民主派及社運界往後的規劃和布局,但政治學者多親泛民,又不敢觸碰本土話題,所以對此的分析和研究一片空白。只是本土潮流浩浩蕩蕩,研究政治的人當其不存在豈不可笑?更現實的,不過是本土有票在手,被行政手段禁制不能參選是一回事,這一票力當左右大局,也已左右過了,還可以視而不見嗎?

可以說,自梁天琦在「魚蛋革命」後參加新界東補選開始,本土派在任何選舉中都在顯示其自身力量,沒有本土派的支持,泛民的多數已經不是保險,甚至本土派敵視的人,會十分勢危;亦所以在這次九西的補選之戰,並不是民主派與建制派對決那樣簡單,若是,只是李卓人(假設DQ2發生)與陳小姐之對決,現況是可能出現李卓人、陳凱欣及馮檢基的三角對決。在這情況下,本土派的票起了決定性的作用,完全可以左右大局。

這才是泛民主流打從心裏恐懼,要出盡洪荒之力打壓馮檢基選情的深層次原因。馮若勝出,對他個人而言,意義上是參政的第二個春天,在同代的泛民已經紛紛引退,讓位予後生之日,他反其道而行,反而得到選民支持,基哥大有信心在身體健康的情況下參政下去,不退不休,對是不對,由選民話事!

但他有勝出的條件嗎?若然沒有,泛民為何這樣緊張上心?不言而喻是大家心中有數,他是有機會的,關鍵是,本土派的票會否倒向基哥?不同於泛民有一位金主當上總指揮,泛本土派卻無任何話事人(所謂大台),可以指點如何投票;泛本土之內派系分明,嗌交多於團結,人人各自有一套論述,但一個隱然共通的意識形態及對社政取向已經漸漸形成,最大共通之處是敵視泛民的「大台」。

泛民的大台在所有社運都存在,運作亦不是秘密,話語權由某大報及金主牢牢掌控十多年,包攬了民主,也壟斷了民主,更具背書之力,誰是民主派同路人、誰是「鬼」、誰是為中共工作的人……這威力非同小可,支持民主的人無人不知,但敢怒而不敢言,更不敢唱反調,否則被一些不知權威從何而來的發言人定性為「非民主派」,那差不多等同被定性為中共的同路人,受全港「黃絲」敵視,沒有多少人可以承受這樣的壓力。

在大家印象中,馮檢基是左右搖擺、忽然民主、忽然建制、甚至忽然是中共代理人,這已經是數十年留下的印象。為何有這印象?其實,認識馮或有認真留意其言行的人,都會發覺他基本上從來就是那個樣子,不同的印象,純是不同時期泛民主流對他的不同定性而已。馮的特點一貫是什麼?就是「和稀泥」,所以與泛民主流及中共都保留一定關係。但他從可不是港共(民建聯、工聯會)圍內的人,這是人所共知的;另一方面,他當過什麼泛民飯盒會召集人,立法會內投票取向,絕大多數追隨泛民,但也從來不是圍內人。

按馮檢基的自述,他從來沒有收過某大泛民金主的捐贈,他的民協也沒有,這倒令他成為泛民的邊緣人,時內時外,搖擺不定。以佛學的禪語說:「不是風動,不是幡動,仁者心動」。覺得馮多變的人不妨自問,是真的見他在動,還是有人告訴你他在動?是民主派的惡勢力一時一樣告訴你而已。

[姚松炎落敗之因]

其實馮的「動」從來不多,但今次補選他的確有動,與從前最大的分別是,他努力爭取本土派的支持,在不同與本土派友好的網媒和臉書留言,說希望以自己太平紳士的身份探望旺角義士,不單是探,並且提出計劃,要搞一個可以為坐監義士出獄之後提供工作的社企,讓義士有生計之餘,還可以繼續關注和服務社會,可再參加社運。

當然,到今天為止,一切停留於紙上談兵,但比起泛民不幫忙還踏上一腳說「義士被判重刑是合適」的態度,基哥的雪中送暖肯定得到本土派選民的受落。這有多重要?

這是足足兩成的選票啊!這還不是左右大局的最重要因素嗎?泛民的所謂六四比例是包括這兩成在內的,還不重要嗎?

兩年前,梁天琦與楊岳橋的補選之爭,梁雖敗落,卻一戰成名,他的勢,就算今天在獄中還是比那位得勝而被認為已是半個建制的公民黨黨魁強。梁的得票清楚地佔了兩成,這兩成票在2016年的立會選舉,事實上足夠每區支持一名候選人以上當選。

在3月的補選,具本土色彩有為本土議題發聲的范國威,是否本土派雖然甚具爭議,但順利勝出;相反,跟本土派劃清界線的姚松炎,雖然得到泛民全力支持,本身也是專業精英,形象討好,但意外落敗。基哥汲取了經驗,一早就向本土派「拜票」示好,雖然他從來不屬本土派,但在本土派自己無代表參選的情況下,把票投給友好,是爭取擴大本土派這個鬆散派別力量的自然行動。

數個月後到梁國雄的補選,還未知有否代表本土的人或友好參選,由於本土派對歸入泛民陣營的梁國雄視為仇敵,本土派將利用選票否決梁的當選,並一石二鳥地再顯示力量。

信報財經新聞 2018-10-09
A19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