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岸仔 | 30th Jul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155 Reads)

 Picture

十多萬人不理反對通知書


香港人一下就把法治的魔咒踢開。28萬人的說法可能不可靠,但高處拍到一片黑色的人潮,幾萬人完全漠視香港法制的威權性及服從性,一齊上街示威遊行,恐怕是有法治制度以來的香港人的首次;放於世界的司法歷史,這也肯定是經典性案例。

7.27元朗大示威帶來香港的危機只有三分之一;之二是警隊公然以下犯上威逼領導層,已有叛變奪權的勢頭;之三是抗爭者的勇武隨警暴升級而升級,港人武裝起來跟政府對抗的時刻,迫在眉睫。

周日(28日)的中環集會,被限制只許集會不許遊行,人數沒有元朗的密集,集會未完已兵分兩路,分別行向西環及東至銅鑼灣,並伴隨以升級的抗爭示威模式,已經不是純表態的抗爭,而是有直接還擊的表現。周六的元朗衝突已經嚴重,警方重犯沙田新城市廣場的錯誤,企圖入元朗站內打人及拉人,雖佔不到什麼便宜,但惡形惡相竟是與一星期前的白衣黑幫打市民一模一樣。

這兩天和平遊行之後都有衝擊的行為,這與和平遊行本身並無關連,也不矛盾。遊行後有衝擊成了近兩個月的慣常,但不能引申為政府有合理理由禁制正常和平的集會,因為那是不可置疑的人權,這一點港人分得清清楚楚。

亦所以,兩天合計,筆者作最保守的估算也有10萬市民不理警方的反對通知書,照樣上街行使和平示威的權利。這點而言,港人是完勝的,亦足以確立港人的示威權若被無理限制,那就不是少數勇武示威者的事,而是個個港人有份被剝奪人權,引起的是全民反抗,照樣上街,令反對通知書成一紙廢文。申請人鍾健平在周日中午被捕,有阻嚇到下午市民上街嗎?結果完全是相反的。

以法律而言,人權公約所承認的限制,只限合理並於民主社會秩序所必需的。現時港共政府並不是作合理限制集會的進行,而是借限制之名行禁止遊行之實。很多人問我法律問題,我不認為這再是法治問題,而是大家一猶疑就會永久失去示威權利的現實。

另一危機,當然是港共政府因為有求於警隊執行政治打壓的任務,令警權憑空坐大。元朗7.21晚上發生的事件,元朗警隊涉與鄉黑合作,竟然任由一般市民受到無差別恐怖襲擊,事實太清楚,無從抵賴;道歉本應由警隊高層作出,張建宗代為道歉,竟然反被警隊警告。

警權坐大已經是一件壞事,到今天更以下犯上,形同奪權,港共一班政務高層只能啞忍,教港人情何以堪?最大的惡果,是中共自種,中聯辦長期介入香港事務,元朗鄉黑作亂又焉能一紙公文、幾句官腔而脫清關係?策劃元朗恐襲就算不是直接來自西環,但與元朗鄉黑關係緊密的中聯辦地區官員,理應沒有洗脫知情默許甚或鼓勵的空間。更要命的是,警隊已視西環為真正政府之所在,是自己的大靠山之所在,自然可以無視代特首張建宗的存在,對張的道歉視為對警隊的不敬而加以訓斥了。

張建宗為官一生滑頭,怎會肯在這時刻充當出頭鳥?林鄭快下台由他署任半年,以待新特首上任或許根本由他接任餘下3年任期,相信是他肯出來講些希望緩和市民情緒說話的動力,但慘被基層警員羞辱,成何體統?

警、黑、中聯辦一旦成為統治香港的新鐵三角之時,中環官員只變成傀儡而已。這將成為香港管治的危機之所在。香港歷史上出現過這類危機,英國人成功解決了,但不見得今天的港共能同樣解決。

{警權坐大 危機所在}

香港的1967年暴動依靠華人警員賣命鎮壓得以平息,同時亦令警權坐大,數年後華警的貪污問題影響到英國人的統治,於是下定決心成立廉署。英國人可以成功,因為可以從英國聘請洋幫辦及其他高級警務人員空降領導警隊,還有廉政公署。1978年警廉衝突危機之時,英國人可以考慮出動英軍壓制華警中的貪污分子,雖然終以退讓平息危機,但肅貪能貫徹到底,英軍這一支力量是平衡所在。

今天中共敢出動解放軍鎮壓嗎?面對文官弱勢,犯下濫權警暴之錯的警隊為求自保奪權,可以理解,但權在手中之後,就只求自保而不謀求更多利益嗎?這不符中國人的特性吧!

正是這些複雜的問題交錯於今天的歷史時刻,令香港人想不認真面對、不起來革命也不成。很多國家的革命往往也是被時代迫出來的。港人進則海闊天空,退則萬劫不復,不想生活於失去自由的警權國家之中,除了起來革命之外,還可靠誰?中共?港共政府?或是西環的香港影子政府?這三方正是帶給港人困境的推手啊!三方也已經失去互相制衡的作用吧!不敢革命,只想坐待美好的明天,可以嗎?

中共的思維一定把責任推給外國勢力,今天也會照用這一套論述。美帝當然是虎狼之國,從來恨不得中共內亂,也一定在各方面支援港人起來革命,北京再說也是多餘的,港人完全明白。

問題是,被中共壓迫的香港人歡迎及期望美國的支援啊!所有革命都必有自己本土的土壤,外人的支援才有效用,現在是中共及港共為港人革命的土壤勤加灌溉啊!

筆者不知中共還想拖延多久才讓林鄭正式下台,但自6月21日後起算,港人的抗爭者在多次大規模拘捕之後,不單沒有減少,而且每一次的人數不斷增加之中,武備及勇武水平、戰鬥水平,次次提升,為何效果如此良好?

自然是因為勇武者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市民皆在自發保護及協助勇武者的抗爭,北京官員是看不見嗎?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7-30 A15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


岸仔 | 16th Jul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123 Reads)

 Picture

向英國請願 可助港人抗警暴   

筆者無意作標題評論員,本文是直接解答了很多朋友面對近期警暴的不忿、憤怒、不平;亦是延續在本欄多次談及建議港人應對違反人道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的警務人員,用最公開文明的方法,合法地帶到國際刑事法院審判,還香港人一個公道,也是最有效防止以後警暴惡化的方法。

要求英女皇發落

講法律法治並非筆者的專利,民主派內法律明星多的是,建制派也不乏律師學者,例如偉大的梁美芬博士,可惜暫時還未有人回應筆者在本欄介紹過的國際刑事法院(ICC,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筆者不便指摘香港的法律界水平差,但懶惰及不肯花時間學習大陸法及國際法則是一貫的;今次呼應筆者說法的,反而是英國的國會議員古德曼(Helen Goodman),她在國會發言時,點名英籍總警司薛鎮廷(Justin Shave)及其他英籍警官要為發生在港的警暴負責(Police Brutality);議員之所以質問英國政府應作出行動的理由很簡單,英籍警官是英國公民!

已經寫過的法律知識,本文不重複,大家有心追究事件,可參考本欄上月18日及本月9日兩篇文章。簡而言之,按《羅馬規約》第12條,由於英國是簽約國,作為英國國民的薛鎮廷總警司按國際法通行的「國民管轄原則」,其行為受到ICC的管轄,只要英國同意,完全於法有據,可以有所行動。

具體而言,就是立案調查,通知薛鎮廷作為英國國民有責任回國應訊,否則這位警司會被英國及全球通緝,終身不敢離開香港及中國。為何這樣嚴重?不是不回英國便成了嗎?大家不懂孟晚舟案嗎?

ICC依據的《羅馬規約》的英文版,有關法院的管轄權的第12條2(b),清楚列明法院對簽約國的國民有管轄權:The State of which the person accused of the crime is a national,所以英國政府立案追究其國民薛鎮廷違反酷刑罪的人道罪行,是英國作為簽約國的基本責任。

港人要求港府進行警暴調查,在中港政權表明會偏幫的情勢下,是不到位及找錯方向的,連壓力也沒有;若有,薛鎮廷就不會出現在九龍及上水的遊行作指揮官,繼續其惡行了。

最有效的行動是,港人特別是BNO作為英國海外公民一員,應組織一次人數足夠引起國際注意的示威,大家到英駐港領事呈給英女皇的請願信,要求英政府啟動調查程序,薛鎮廷的命運就只待英女皇發落了。

筆者在這裏順便對香港所有警務人員發出善意的警告,注意是警告,不是批評或勸喻。國際刑事罪的出現及國際刑事法庭的成立,只是近20年的事,你們以前可以不知道,你們的上司也可以不知道,以後必須要知道是什麼一回事,因為有關罪行,與之前的國際法有所不同。

一般的國際法是針對國家行為為主,國際刑事犯罪針對的是犯罪的個人,針對的是由警務處處長到普通警員,只要你犯了法,責任便是你自己的,你只依靠《羅馬規約》之內所列明的辯護理由作辯解,港英及中共只能包庇你在中港澳境內,一踏足自由世界任何國家,你們都可能被逮捕及檢控;再說一次,你們的暴力行為,責任是你自己的,不是警務處的!

你可能問,薛鎮廷是英國公民所以有責任,我只是特區中國公民,關我事嗎?筆者請你看多次上述的12條2(b)段的英文,然後回答3個問題:你是BNO嗎?你父母是BNO嗎?你願意為你的警務前途而放棄BNO身份,只當中國人嗎?

英國從來聲明,BNO是某一類別的英國公民,既是英國公民(National),當然受《羅馬規約》管轄,而BNO身份的英國國民到世界任何與英國有引渡協議的國家,自然有可能被扣留及引渡回英受審。按孟晚舟的事例,在與英國有引渡協議的國家過境轉機,也可被捕。由於違反人道罪是國際犯罪,不如孟案是經濟犯罪般有爭議,各地法院批准引渡簡單得多。

若然不信,就問問你們的處長盧偉聰吧,他一定十分清楚,所以一早劃清界線,申明自己在決定開槍的事上沒有參與。盧處長當然不告訴你們,你們知道後,還敢勇於打市民嗎?

港人有自由世界支援

你可能以為BNO不值一顧,放棄也罷。筆者也認為BNO無用,不申換護照,但只要在港出生,要放棄BNO須先進行申請程序,筆者當然也沒有愛國愛到放棄BNO。近有消息傳來,英國可能提升BNO的權益,可以一次申請簽證,便可居英5年;一般而言,居住工作5年後更換正式英籍很容易,BNO還可以傳給子女,香港的90後只要父母是BNO,都可以申領BNO。

那麼一說,大家明白警隊的BNO比例一定甚高,大家都要守國際刑法了,明白嗎?Hong Kong is not China啊!

這還不是英國人、美國人的陰謀嗎?這還不是西方列國針對中國的陰謀嗎?是啊,但香港人歡迎嗎?十分歡迎啊!香港人是自由世界的一員,有整個自由世界的支援,不怕中共的打壓,有能力說不,不是實在不過的事嗎?

民間社會對警員施暴當然憤怒,於是所有涉事警員皆被起底,資料被公開。公開可以非必要,但妥善保存建立資料庫則十分必要,因為《國際刑事法院》需要這些資料,這些資料要集中,認證清楚後,交給英國保存。民間有必要發揮集體智慧及力量進行這項工作。

筆者見港警不出示委任證及編號的場合,警暴就會發生;大家小心之餘,當然要就近拍攝清楚可疑警員的樣貌,愈清楚對其他正常的警員愈公平,因為不會弄錯,把正義警員誤作國際刑事罪的疑犯,也太不公平、不理想了吧!反之,是國際司法公義要求港人共同努力制止違反人權人道的罪行在港發生。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7-16 19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     


岸仔 | 9th Jul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177 Reads)

 Picture

作為自由世界成員港人可以說不   

作為自由世界的公民,香港人在中共的長期宣傳下、在保守建制派自己利益為優先的影響下、在民主回歸派的錯誤帶引下,港人的政治觀長期被扭曲了。香港人被故意矮化為「中華帝國」之下的附屬領地,近年本土意識雖然興起,但在上述三大勢力的合圍下,可說全無突圍發展的空間。一場6月風暴改變了這基本格局,覺醒了的港人最少有一個非常清楚的共識,只要敢團結站起來,港人有權說不,有能力維護港人的主權,有力量在全世界自由公民的正義支援下,爭取高度的民主自治。

6月風暴後的整固

示威民眾兩度衝擊及羞辱警察總部,在政府事前顯然已經估計並充分準備下,甚而已經動員泛民議員到場勸阻的情況下,革命群眾還是義無反顧地衝入立法會,在適度的破壞及短暫的佔領後撤退;還未包括意義重大、但中共及港共只能低調面對的掛黑旗及把港旗下半的事件。這可說是整場6月風暴的最高潮,之後應是階段性的整固,香港人得到什麼啟示?

最大的啟示是,長期騎在港人頭上三座大山,原來只是三隻紙老虎。在人民力量真實展示之時,紙老虎不得不退縮!在合理的範圍內,港人可以說不的空間其實很大,大家要認識、珍惜及好好利用這空間。警隊只是紙老虎,在真正民變的情況出現時,其實應付不來。

林鄭政府幾年來專橫卑鄙自大,踐踏法治人權,不單是紙老虎,而且內部不團結、不穩定,已經失去有效管治能力。

社會主義中共政權亦終於被港人看清是紙老虎。出動解放軍在中區站崗,不會流血,幾百人幾輛軍車足以震懾所有抗爭者馬上回家,作用比出動所有港警都大,全世界都在等一張解放軍出營的照片,但中共絕不敢讓這張照片出現,亦紙老虎而已。

筆者說整固,是民間正在消化經驗,重整旗鼓,運動並不是泛民及政府想像的已經成為尾聲。楊岳橋叫政府暫緩搜捕抗爭者,泛民開始搞什麼支援基金,在政府尚未肯承諾不檢控整個6月風暴的涉事者前,就算不是網民所指控的投降出賣,也是錯判民情。

上周六一個已經纏繞屯門居民的社區小問題,以往抗議也不過百人的示威,結果有萬人上街。本文寫於出發前往九龍區的大遊行,未知人數及會否有後續,但那種山雨欲來的感覺異常強烈,再得知已有人申請14日在沙田搞遊行,在在說明風暴未完,回頭風可能更暴烈。

3隻紙老虎為何這樣不濟事?港人為何展示了前所未有的勇武?筆者這幾星期的文章寫得直接而坦白到位,完全公開,專政者視而不見是你們的自誤。3星期前筆者說希望傳聞快下台的林鄭能多坐一回,這會更有利勇武本土的壯大,絕對是一句真心的反話,反話是明知以專政者的思維永遠不能當機立斷,更會鬥氣不肯讓林鄭下台,結果完全符合我的預期!

在全世界正義人民一致站在背後支援港人的時刻,3隻紙老虎還算什麼?上周筆者已經建議港人各自行動,聯絡世界各地已有外籍身份的港人,在當地組織起來,發動示威遊行支持港人,其重要性在於真正自發於人民的行動,才能感動全世界的自由正義人民支持港人;由於當地的民主制度,自然也會帶動各國政府以行動支持港人,這當然比政客的活動更持久深遠及有效。

在當今中美爭霸,國際勢力在打香港牌的時刻,港人更要不失時機地加以利用,政治從來只是實力的較量,借得錢多的資本家才是成功的資本家,成功借到的政治力量當然應該盡量借用,港人半點不必遲疑!

民間可自行調查警暴事件

6月18日本欄文章〈爭取國際制裁警暴負責人〉,介紹1998年的《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有權跨國追究違反人道罪的國際公約,以及位於海牙的國際法院已經在2003年正式成立,有過百以上文明國家簽了約,這個法院得到聯合國司法委員會的支持;文章也介紹規約中所定義的酷刑罪,指:「故意致使在被告人羈押或控制下的人的身體或精神遭受重大痛害。」筆者認為月來香港警察的行為,相當程度上違反了國際法下的酷刑標準,港人有理由到國際進行申訴,追究到底。

由於中國及香港皆沒有簽署加入上述的《羅馬規約》(Roman Statute),法院要介入港警的酷刑事件,便須聯合國安理會的同意。筆者也覺得想追究太困難,也只是說說而已。數天前見一則新聞,英國議員點名香港警司薛鎮廷(Justin Shave)涉以「殘酷」手段對待示威者一事,問英國如何跟進。筆者警覺到事件必有下文,急急再研究有關的法律。

《羅馬規約》一如所有公約,是以大陸法系為本,所行的是「屬人管轄原則」,所以香港雖然不在規約的管轄之內,但由於英國是簽約國,英國國民皆受規約所管轄範圍之內(第12條)。

換言之,英國有權審訊薛鎮廷及其他英籍香港警官(由海牙法院在英開庭,英國提供一切協助);由於港英有引渡協議,可以要求港府交人。

所有涉及警暴的警員請記住,酷刑刑責是個人的,上級命令不能免責(第33條);上級在合理知情的情況下或沒有阻止時,同樣有責(第28條)。到這一刻,大家明白盧偉聰故意借記招聲明警暴的決定與自己無關,是何用意吧;警員有意犯酷刑罪前隱去名號,是何用意吧!

後記:7月7日晚上果然又出事,警察向記者都施暴。朋友問我,若然民間想自行調查警暴事件作報告,拿到國際申訴可行嗎?我的答案是,查案權在法律上從無專利,民間當然可以進行,何用求政府?立刻做!馬上做!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7-09 13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     


岸仔 | 2nd Jul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212 Reads)

 Picture

善用國際力量爭民主人權   

中國外長公開對美國人說,別把你的手伸進香港的政治,但港人則顯然對美國人的手甚表歡迎。這麼多年來,港人深明西方特別是美國一直有在背後支援香港的民主派,但這話題似乎是禁忌,就是筆者也只是間中踢爆,沒有長篇大論視之為政論話題。

應該爭取民間支持

6月風暴後,一切都在改變,中港互信的最後一根駱駝背上的稻草,已然折斷,中共的巨掌已經不再掩飾地伸進香港。潛規則既已打破,再無禁忌可言,港人從此應公開坦誠地討論,並爭取全世界正義人民支持港人爭取自由民主。

人權無國界,求助於各國正義人民有何不對?筆者必須強調,港人應該爭取的是民間的支持,人民代表的議員次之,政府則要十分小心,因為資本主義社會的政府只代表資產階級的利益,不是人民;政府經常會為資本家少數人的利益而出賣多數的人民,美國人民防政府的干預如防賊,港人只知向白宮提訴求,只會成為別人棋盤上的棋子,爭取國會及民間的支持才是實在的。

一般人不喜歡睇長篇的分析文章,因為要用腦認識和分析事物是辛勞的,民粹的口號及簡單的二分則最受歡迎,特別在網絡的年代。但在6月風暴中,港人付出既多,對政治參與亦多,自然更多人願意花更多時間深入探討問題。作為評論者的責任就更大,但也是一個好機會去提升自我及民眾的政治水平,讓一些低質素的KOL失去影響力也是好事。

6月後,筆者相信好些走偏鋒取悅小眾的政治論述會自然萎縮,但一些從前被視為禁忌、以後還是會觸怒專政者的話題,港人理應開始實事求是地討論,並經今次行之有效的「直接行動」模式,加以落實推廣。

最重要的話題,應該是如何爭取世界各地人民支持港人的民主人權偉業,甚至爭取獨立的權利。

首先要分清香港人不論在港或已移民海外,還是可以分為兩類,即香港本位主義的本土派,特別是今次風暴主角的新世代;以及還是懷抱大中華自認還是中國人所以中港矛盾還只是內部矛盾,還是應以一家人的心態向中共爭民主的人。這類人多得出奇,因為上一世代的香港人,包括筆者自己,就是這個想法。

民主回歸是否笑話

事實已經證明,所謂「民主回歸派」只為自己小圈子內的少數人爭到政治利益,為港人爭民主的初衷完全失敗,張炳良、羅致光還有講民主嗎?《信報》同文十多年的艾凡兄已經仙遊,筆者很想向他請教有否反省年輕時大家談論甚多的民主回歸是否一個笑話。那當然不再有機會。

另一類人就是筆者認為已經成為年輕人及新世代共識的泛本土派。據李立峰教授的調查,幾次於6月發生的佔領行動中,30歲以下的年輕人佔去八至九成。這與筆者6月12日下午到金鐘立法會遊蕩一個小時的觀察相同。筆者認識的八十後社運人物,一個也碰不到。是新世代的本土意識激發並主導了整個6月風暴,也必然改變及主導了以後所有社會抗爭的形態,那必然是以「直接行動」及「本土意識」為出發點。

本土意識不必然是港獨,但必然是包容了港獨。本土派不可能如泛民一樣與港獨劃清界線。泛民的立場若還是要切割關係,也一定得不到本土派的票。

本土派新世代所認同的本土意識,基本上強調的是中港清楚分隔,涉及港人利益的事項,港人要奪回話事權,例如移民的份額、自由行的人數,另外就是要在長遠的時間內保護司法獨立,自由人權及爭取民主。

在這一大傘下,泛民包括部分「左膠」與泛本土派沒有矛盾,可以合流,只要放棄大中華的論述,泛民主派其實就成了泛本土派,而在這基礎上完全可以在國際上合作爭取全世界正義人民支持港人,保護港人的人權自由,發展民主!

在這基礎上,本是獨派的黃台仰、李東昇不是與泛民合作得好好的嗎?泛民從只靠幾個民主老人到美國游說,到有清楚的政治流亡者到歐陸代表港人發言,不是更好的事嗎?

也許有人質疑,整場6月風暴是否有外國人特別是美帝在背後作推手。泛民的習慣是推卸關係,絕口不認,但作為本土派的立場,是何必深究?係,絕對好過唔係!有西方各民主大國的聲援及支援,對港人而言簡直是期待已久的福音。對勇武者而言,只要行動的目的是為港人拚命,非為私利,有外國人暗助又有何不對?又何必拒絕好意?

不靠外力也有國際力量

知道出了事可到外國尋求政治庇護,港人及外國人民都樂意捐助逃亡者生活費及讀書機會,更加會士氣大振。所以,筆者客觀地奉勸北京一句,一些指控不論真假,都是少說為妙。

港人長久以來在泛民大中華派的錯誤帶引之下,一直自我矮化,活在只能求中共不能對着幹的敗北主義之中。其實港人很有力量,香港的「一國兩制」對北京的利益遠大於京官所描述。

6月風暴再次證明中共不敢輕言派解放軍出城,新世代敢於說不,敢於抗爭,香港就會更有希望。

香港人另一被忽略的強項,是在數十年來的移民影響下,全世界自由城市都有香港人,這些香港人還有港人身份,完全可以在全世界為港人發聲示威,造成國際聲勢;這就是不靠外力,港人自有的國際力量,在今次反抗中共的6月風暴中,港人初次走出香港,爭取全世界人民的支持,效果是巨大而明顯的。善於利用港人的國際關係,港人從來都有能量對中共說不的!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7-02 13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