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岸仔 | 20th Aug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79 Reads)

 Picture

港人爭取各國支援理所當然

港人這場「夏日風暴」已經延續兩個多月,快要打破4年前79日的「雨傘革命」;但不似當年佔領運動變得失去目標及不進不退而被拖敗了。今天港共同樣是用拖待變,但港人已汲取上次教訓,並無倦態,雖然大量前線勇者被捕,但似乎後補有人,依然進退有度,形勢大好,不是小好。

警隊心理 最終敗退

有五大要素令今次運動至今天為止還是充滿動力,似在開始多於近尾聲。當中最重要的因素令港人立於不敗之地,就是世界各大自由國家、特別是美國已經以非常實在的行動支援港人的抗爭,這有別於4年前多矣。

先談其他4樣要素。先是勇武者的表現優異,這是最重要的,也帶動其他3種本地成功的要素,令這場運動出奇地有生命力;二是運動深入各區,具地區特色的抗爭是史無前例的,令一般街坊也能全情投入;三是泛民不敢割席,是不敢,不是沒有;四是各界各行各業先後搞了集會支持五大訴求,雖然也只是和理非集會,但帶出的氣勢同樣史無前例,直接令運動不見退潮,反而是步步升溫,成全民運動。

勇武者的優異在於充分利用資訊科技及集體智慧,其決策過程也許並不完美,但出了錯誤後勇於補救道歉並改變策略,令勇武者在面對強大警察的武力優勢之下,往往能以弱制強,在損傷嚴重的情況下還能保全力量,每一次挫折後,總能堅定不屈地捲土重來,絕不令支持者失望。

年輕勇武者為何能有這種智慧?雖知所謂上善若水,說說容易,卻是道家最高境界,難道真是CIA為我們的年輕人設了個心戰室,指導他們行動?當然這只是不願面對現實的中共官僚卸責抹黑的說法。外國的介入,頂多是經泛民提供一些物資金錢,這對運動是次要之極的事,以勇武者受港人的支持及崇拜,物資資助可說唾手可得,花費事實上十分有限,那身裝備不外數百元而已。

所謂戰無常法,最有效的策略除了對地形的了解,亦包括對敵(警方)的心理掌握,這都是十分本土的事,年輕人有如斯優異的表現,除了誠心勇氣之外,經資訊科技作集體決策的過程,由於沒有政客的參與,也就沒有利益的私心,就能集體發揮港人特有的強項,叫做「執生」,那是港人獨有的文化特質,香港的讀者心領神會也就夠了,筆者也不為北京的讀者解說了。

對筆者而言,參與各區示威遊行是非常高興的事,也令我過去兩個月的示威次數多於過去20年次數的總和。過去的示威集會都在港島區,都是相近的路線,都是同一大台同一模式同一安排,早已厭倦,各區遊行不單有新鮮感及不同情景風貌,對當區坊眾而言,更極具公民教育意義。令人意外甚而感動不已的是多次警民衝突事件,站出來支持黑衣外來者往往是本土街坊,他們的勇敢和質樸表現也往往令警員束手無策,對一般警員的心理打擊也極大,發覺自己的工作原來不被天天見面的坊眾欣賞支持,反而是難聽的惡罵,情何以堪?筆者認為警隊最終心理上會敗退,人民的壓力是主要原因。

力爭民主 時機僅有

泛民今次不敢割席,除了勇武青年得到人民支持之外,得到泛民大後台英美勢力的支持更是主要原因。勇武者的一些錯失被一些老泛民KOL故意放大,並想借機重建大台奪取運動的領導權,引來本土派的一輪批判爭拗,這不是筆者感興趣的。筆者留意到泛民大黨及最有影響力人物都不熱心這一刻奪取領導權,大概泛民後台的判斷與筆者不謀而合,就是讓子彈亂飛多一會更有利這場運動的壯大。這麼說來,誰更希望建立大台操控運動令之降溫?是華盛頓還是北京?

各界組織聯席就社會事件表態不是新鮮的事,值得重視的是,今次的規模和行動之大是史無前例的,包括公務員、醫護、教師及機場人員。如果運動升級,這幾類人員發動罷工對社會影響會如何?這不能不令北京寢食難安吧?

最後說到外國勢力的高度介入,時間上的恰到好處令筆者只能嘆句是「天佑我城」。事件的起因是北京及港共的《逃犯條例》搞出來的,不必懷疑吧,西方各國及美帝不悅,齊聲反對,也幾乎動搖不了專政者的決心,眼看6月要強硬通過,結果發生年輕人勇衝立法會引來令全球嘩然的警暴,在修例暫緩之後還是有200萬人上街抗議,史無前例。更怪的是法例雖然已經不成危機,運動並無冷靜下來,而是升級再升級。為何如此?今天論定,為時尚早,事件還在發展之中。

筆者要多謝林鄭特首及不肯讓她下台的北京政府。到了7月1日,四大訴求變了五大,加入雙普選,若真的是缺一不可,注定這場「革命」只屬剛剛開始而已。筆者與港人對民主的希望,這幾年來其實跌到極低點,是歷史的偶然忽然又令大家充滿希望期待。這個機會絕無僅有,因為全世界政府及人民都在支持港人,失去這次機會恐怕不會有下次了。

與4年前的表態不同,美英政府的支持是有實質行動的,本欄介紹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據說幾個星期內就通過,這可不如中國的法例一樣是紙老虎,政府可隨意不從。法例通過後,只要港人民意清楚指向誰是香港民主人權的迫害者,這人及其家人失去離開中國移民多數文明國家的權利,財產亦可被凍結。英國更奇妙,竟然提議讓BNO成為正式BS。其實只要肯給BNO 5年簽證的權利,已經是莫大支援,更多西方國家肯給予香港政治被迫害者庇護,香港人爭民主就變得底氣十足,這場風暴又焉會再次無功而還?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8-20
A15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


岸仔 | 13th Aug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377 Reads)

 Picture

政治問題可以警暴解決嗎?  

如果港共政府還有一些有智慧的人物,請先回答筆者一個簡單問題:為何抗爭者造成的社會滋擾及民生影響,早已超越2014年時的情況,為何民情不會如5年前一樣走向分化,令事件得以平息,反而一般街坊市民站到抗爭者一邊,同情及支持他們的人與日俱增?答不出這問題,就代表你們現在的平暴手法不單無效,而且反效;真正的暴力為期不遠,責任還是你們的,苦果也是你們的。

震懾手法變反效果

一般市民本質上是保守怕事的,這點大家的理解不會有大出入。警隊用濫捕濫暴的手段震懾到抗爭者及小市民嗎?一個月前你問我,我會同意這類震懾有效,但今天我知我估錯了,為何你們不知?你們是不知還是不願知?

一般市民完全倒向支持抗爭者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公道。絕大多數人只要肯關心、肯接觸不同途徑的資訊,他們就會有公平的評價,而不似大陸人一樣九成只靠官方資訊,所以被洗了腦;就算只睇TVB,只要肯睇直播而非剪接過的新聞,對抗爭者的行為與警察的表現自然有公正客觀的觀察。他們明白了什麼呢?

很清楚的是,抗爭者的暴力由6月初開始到今天都無升級。有警察受到任何嚴重傷害嗎?但警察的暴力及濫捕是如此彰彰在目,直到昨天為止一直在提升之中,抗爭者以至一般市民頭破血流的鏡頭比比皆是,甚至有人被槍彈射爆眼,更別說大量路過的小市民被無禮無辜拘捕了;更直接的是,2000枚催淚彈是大量射入民居,還有那些在街上炫耀武力而受到警察禮待的黑社會。

前天晚上,筆者看到兩件超越我認為任何正常警員都不會做的事,一是近距離向示威者開槍;也有示威者是眼罩破了,眼還是被射爆。這近乎意圖謀殺,對手只是持雨傘或是竹枝的示威者,武力絕不對稱,何況還只是個女的(原來她還只是個First Aider)。

其二是警察竟然假扮示威者拉人。新二哥可能以為兵不厭詐而自鳴得意,更自以為這一絕招令示威者防無可防因而收兵敗退。這不是戰爭,抗爭者也非敵軍,警察是否想逼對手也進化為不講潛規則、不擇手段的報復者?筆者不願推論下去,因為這只是常識,有點智慧的人也是明白的!

二哥明不明,市民早就懷疑過去多月來掟磚放火的過激示威者根本就是警察派人做的,目的是要嫁禍給示威者,製造強力鎮壓的藉口。筆者早就質疑3年前的「魚蛋革命」是一場政府設計的「國會縱火案」,但苦無證據;筆者與普通市民總會對堂堂正正、男子漢大丈夫的警察疑中留情,信你們不至於這樣卑鄙下流,不會什麼下三濫手段都幹得出吧?

今天是黑警為全港市民提供無可辯駁的鐵證,你們是全無道德底線、什麼都做得出的!那混入市民中製造暴亂,勾結黑社會攻擊市民製造白色恐怖,不都是或許真有其事嗎?

更大抗爭快要來臨

未來數月香港走向如何?到今天筆者既不願、也無力推測下去,只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不會如北京及港共所願,港人會在大陸式的公安強權下被鎮服下去,而一定會作出有力反擊,只看反擊是以什麼形式出現。

上周筆者的估計是中共及港共皆以為加強警暴是有效方法,到9月學校開學時年輕學子要回校上課,運動就要完結。第一,我以為9月才是真正大問題、大抗爭的開始;第二,我深信泛民的潛規則不會在10月1日國慶之日搞遊行示威而令中共在國際上沒面子,但今年不得不破。10月1日香港必然有百萬計市民上街怒斥中共迫害港人,要求民主改革,絕對是停不了。

林鄭政府更別天真到以為經濟不景氣,會令港人回到經濟優於政治的傳統。年輕人失業率上升,為社會抗爭提供源源不絕的後補人力,港人廣大群眾的真心支持,加上全球自由世界人民的聲援,中共根本上免不了要解放軍進城大捕政治異見分子,結束「一國兩制」的惡果。

全世界今天在等待「六四」在港翻版上演,以美帝為首的西方世界正在等待一個全面杯葛、制裁中共以挫敗其崛起的藉口。一件1989年後西方世界本應貫徹執行,但犯了一次歷史大錯誤而沒有進行的全球制裁行動。

正如1989年後西方世界反對制裁中共者的說法,制裁只會令百姓受苦而不會令中共倒台;反之百姓生活改善後,有了中產階級精英階層的出現,中共不走向民主也不成。事實呢?中國人生活改善,不會感恩西方的幫助而只信共產黨的偉大。

當年香港人包括筆者在內也相信港人幫助中共富起來,就會變得民主理性, 港人也就明天會更好。中國人與政府一同恩將仇報也算了,香港人除了媚共的利益階層外,港人一般的生活質素有改善過嗎?再差,也只是如大陸人一樣而已,還差很遠嗎?

中共自己也十分清楚,整個「夏日風暴」的本質是一件政治事件,港人借勢重提民主訴求是政治,美帝借機搞亂中國也是政治,香港的本土派、獨派不願隨泛民的指揮棒重建大台而執意要令抗暴行動升級也是政治。政治問題不謀求政治解決,只簡單地依靠暴警去平暴制亂,可以嗎?這麼簡單的道理也分析不到,中環和西環政府加北京港澳辦負責香港事務的高薪高官合來總有幾百人,都看不清筆者一個小小評論員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局勢嗎?

住不起房子、結不起婚的新世代年輕人,與香港廣大受壓迫的中下階層,其實不怕亂,而且深信危中有機,亂後有治的道理。怕亂的只是中港共政權及有錢人,他們在怕了,筆者想起毛主席的金句,最合港人的目前光景,就是:「天下大勢,愈亂愈好。」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8-13
A13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


岸仔 | 6th Aug 2019 | 信報每周政論 | (159 Reads)

 Picture

解放軍武警演練集結的唯一作用   

筆者一直很冷靜地判斷,解放軍不可能出營。但解放軍演練鎮暴是那樣真確,並公開發出新聞片,由軍人叫喊出「後果自負」4個字,作用又是何在?還有美國間諜衞星監察到所謂武警,實為解放軍的輕武備部隊在深圳演練集結,因而提出警告,相信也不是假新聞。

表面上,訊息不可謂不強大,但從小被中共嚇大的港人全不為所動,過去兩個星期六及日的勇武抗爭,是每一次都比前一次升級勇猛,這是什麼一回事?

[飛揚跋扈 以下犯上]

如果中共及港共明白深層次原因,恐怕不願讓林鄭在壓力下下台的三心兩意,會一掃而空,決定會下得輕快得多。原因是港人根本不怕解放軍出營鎮暴。少數年輕人在抗爭所表現出的勇武,早以幾何級數升級,超過我們這一代人想像之外,解放軍又有何可怕?

已經有年輕人以死明志,更多的是隨便就犧牲就捕,押上前途全無所顧,看得我這類保守老人觸目驚心,但理性告訴我這是大時代必經現象,只能祝願小心,把犧牲減到最少,不能阻止。

我們這一代一句「民主回歸」阻礙了時代進展20年,是廢到無資格再出聲指指點點的一代。

中共尚未能充分了解筆者這一段分析的重要性,可按下不表;但中共明知不能隨便出動解放軍,但又讓傳聞湧現,而在傳聞過盛之時又要出來澄清,豈不十分反智?也不盡然,因為解放軍在港的作用一如英治時代的英軍,有制衡華警的作用,在7.21之夜元朗涉警黑合作,及後警方更表現出飛揚跋扈,以下犯上,公然訓斥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只因他一句溫和的代警隊於7.21元朗的表現道歉的話。這類行為,或令中共驚覺警隊高層串連黑幫及「西環」本地勢力合謀奪取香港政權的可能性存在。

大家再想想,駐港解放軍6000人,按《基本法》應特首及各界的要求,按《基本法》的規定,是有憲政上的合法理由出營平亂的。軍隊的作用是支援港警之時,還有何不足?須知道,港警有3萬之眾,武備精良,熟知香港大街小巷,維持治安足夠,解放軍要應付的,也可能只是小量有武器的城市游擊戰者,港警本身足以應付,解放軍也只應提供必要的支援,一如1967年時的英軍。那麼集結於深圳的武警是作何用的?

自然是用以震懾香港警隊之用。首要震懾港警別想借西環及黑幫的勢力,趁亂坐大奪權;也別想怠工以迫使政府優待元朗的警頭不再追究7.21事件。必要時要大量解僱警員,以深圳的武警協助維持治安也無不可,那只是在新警員訓練完畢之前的臨時外勞而已,若止於此,港人會諒解支持的。

當然,這也只是一種震懾,香港真亂時,若臨時調武警平暴,危險性比解放軍出營更危險,因為解放軍是在正當程序之下出營,還有合乎憲政法治的理由,深圳武警是完全沒有的,是非法入侵者,在街頭被港人殺害也無於法理上追究責任的權利。

明白這個道理,就明白港人不信解放軍會出營是智慧而非愚勇。無論是上星期的港澳辦記招或是昨天的林鄭見記者,皆不敢再暗示解放軍有何行動,港人的膽子大了起來,民間空前地團結勇武,連公務員也集會表態站到人民一邊;周末、周日及昨天勇武者不斷衝擊警隊及堵塞交通,是人民力量不斷升級而警政力量一路下降。要回復市面秩序,除了宵禁戒嚴之外,別無選擇。可是林鄭政府連這個決定都下不了,還談什麼解放軍!

林鄭記招之後,很多人會問港共政府及中共政府在算盤什麼,任由市面亂下去,他們可以不必擔心和理會的嗎?也別對專政的人的智慧估計太高。2014年的78天佔領期間,港共是等待民間其他社群的不耐煩及生厭,靜待民意的逆轉,取得民意的支持然後清場;今天的算盤以為歷史會簡單重複,如此而已。自6月初起這場風暴已超過60天,9月學校開課,年輕人還可支持下去嗎?

[心理敗退 為期不遠]

常說歷史不會簡單重複,今天根本不是在重複「雨傘革命」的經驗,而是已經以勇武進取,主動出擊,次次變陣,完全不是這回事了。上次是敗於把力量集中於大台,今天完全分散,各自行動,所有人只簡單地團結於五點訴求及一個信念,就是「時代革命、光復香港」,這已經是一場不會有人可以叫停的運動。

林鄭下台,一定有階段性勝利帶來的喜悅而令運動暫停下來,但現在恐怕時機已過,林鄭下台帶來的緩衝期愈來愈短。

到今天為止,港共靠警察的武力優勢還會有效控制市面情況及一般治安,但香港警察這部專政機器其實十分脆弱,危機四伏。

在黃大仙警察宿舍捲入警民衝突,以及多區出現普通街坊站出來與防暴警察對峙的連串事件中,筆者看到警隊心理上全面敗退,為期不遠。今天還可為了份工而堅持,到了9月再無與民為敵的本錢,除非……

除非警察3萬人的子女都轉學到左派學校或位於深圳的中小學上課,否則他們的子女在校如何面對其他同學的冷言冷語甚而是暴力襲擊?當然不懂教育的教育當權者會呼籲政治不應入侵校園,但正如當代教育之父的杜威(John Dewey)所言,學校的本質是社會的縮影,學校的作用就是讓在學的人及早適應社會的環境。校園本身就是容易滋生暴力的地方,因為青少年更比成年人易衝動。

筆者想不出現時社會上對警察的仇恨不滿不會蔓延到中小學的理由。長期活於警隊文化、不知人間何世的警隊,很快被迫清醒的了。

 

信報財經新聞     2019-08-06 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