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0th Mar 2008 | 崖岸自高 | (1358 Reads)

 Picture

 劉千石千萬不要民協化!

人皆稱「民主民生協進會」是小黨,又稱之為「一人黨」,又有人慣稱之為「馮檢基」個黨。眾多稱號之中,筆者只能說馮檢基黨最符合案情。近來聞說民協開會要重新定位,要回復1990年代中的所謂「又傾又砌」路線,這實在是非常搞笑的說法。

搞笑之處在於有人形容這樣做是所謂「要令到民協劉千石化」,這就是所謂對中共專政者實行「又傾又砌」的路線云云。又說這是回應民協三個月前的區議會慘敗,痛定思痛之餘,用了三個月時間反思角式路線的結果云云。用了三個月時間思考,得出這個邏輯理念皆十分混亂的東西,民協領導人的理論水平如斯粗疏,難怪努力20多年,依然故我了。

意識形態一脈相承

讀者知否劉千石的歷史?工運出身大家皆知,從政第一站,正是參與組成在1986年成立的民主民生協進會。民協的兩大使命,是促進民主,改善民生,走的是基層路線,與劉千石這工會領袖者的意識形態完全吻合。劉千石作為民協會員直到1991年民主派另立港同盟(民主黨的前身),大家才分家。但論意識形態,劉千石與民協更為相近,可說一脈相承,從來是一體,說民協要劉千石化,對民協的舊人是莫明其妙的事情。

若不是對社會上意識形態的形容,那是指劉千石在處理與中共的關係上嗎?對不起,那就不是民協劉千石化,而是幾年來,劉千石「民協化」。從前的石哥是支聯會的常委,是反共急先鋒,近年變了。變了甚麼?是變成與專政者有傾有講,有商有量的所謂溫和民主派,是劉千石從民協的經驗中學了東西,而不是相反!

10 年前民協走了一條所謂「又傾又砌」的路線,被左派中人譏笑之為「媚共民主派」,得到的結果是甚麼呢?結果是本來在立法局有四個席位,四人走去做了臨時立法會成員,做了幾條被還原的「惡法」的反對者「花瓶」。到了1998年的直選,四人全數落選,馮檢基一人在2000年重回立法會,民協則從此變成一個邊緣化小黨,裏外不是人,組織發展無從。

又傾又砌根本矛盾

禍起於甚麼?還不是因為那條由馮檢基發明、理念本身就矛盾的路線!請問你們,如何可以又大吃大喝又唔怕肥?如何可以唔讀書又考試合格?世上有否又親資本家又可以愛護工人的政黨?又傾又砌不是發夢才有的事嗎?除非「砌」只是做戲,而「傾」只是講公關說話,10年前的痛苦經驗,還不夠嗎?

近來民協重訂路線方向,說是要走「劉千石化」之路,那是甚麼一回事?劉千石近年低調,很多議題沒有跟主流泛民一道(民協是跟隊的,有份開飯盒會同一起出鏡),按照泛民的黑社會文化,一離開主流大隊就會加以抹紅,形容石哥已經跑到中共陣營,以為這樣就可以踢石哥出民主派的光環,奪了他的立法會席位。

民調顯示,石哥依然堅強,令人意外,於是民協就說要學他。其實,劉千石的民主民生立場從來沒有大問題,除了懶惰一點以外,他還是可以接受的議員。請問,石哥有參加臨時立法會嗎?有跑去參選小圈子人大嗎?(民協,民主黨及公民黨皆有)石哥要切記的,是不要進一步民協化,不要媚共化,就萬事大吉,連任可期了。

Picture


Pi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