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4th Aug 2015 | 岸仔講哲學 | (48 Reads)

 Picture

學生是大學當然主人   


既是主人,學生有理由行使主人的道德,行使自己應有的主人話事權。若問, 香港大學學生數萬人,已畢業者數十萬人,為何衝進校委員的50名學生可以自視為主人?

 

對了,主人與奴隸,指的是生命的態度,是一種道德觀;校委員與眾多置身事外者是自置於奴隸道德的思維之中,也是一種態度的問題。

 

主人意識 已給喚醒

 

尊貴的校友與社會賢達才可成為校委會成員,在代表學校主權的Senate Room中,代表者不是主人而是僕人奴隸嗎?百分之一百對了。就是這群心懷奴隸道德者、自知理虧者面對主人發火時,不敢再狐假虎威,只能偽善而虛假地在主人面前以奴隸的道德說理。

 

50名學生,部分人還正等待畢業,也沒人投票授權你們以武力衝進會議室,為何對的是你們,錯的是校方?走的走,留下的也低聲下氣要對話一小時;而校方手握行政大權,外有梁政府支持,打個電話,警察便源源不絕增援,為何要那麼害怕幾十名自發的學生?答案很簡單,行奴隸道德的人就是這樣畏首畏尾。人在行使主人道德時是毋須授權的,自己就是授權者,是有創造力、有自覺性的人的生命態度。別笑,事實已經告訴你誰是勝利者了。

 

衝入會場的學生已經成功喚醒廣大香港大學的畢業生的主人意識,這意識一旦醒覺,要奪回香港大學的獨立自主傳統,只要一齊起而行動,馬斐森、梁智鴻這類老油條將無位置、李國章這類外人要滾蛋,梁振英政府又算老幾?

 

有強人道德勇氣的人是高貴的,自傲者自然也是少數人,所以也是孤獨的,更是最容易遭到自己人的打壓與排斥;強者也必然要付出沉重的代價,在得不到大多數人支持和諒解下,甚而會被犧牲;50勇士的情況正是如此,他們的行為若得不到社會的支持,定會受到建制假借法律之名的報復。

 

排斥與出賣勇者的人往往是其他奴隸,他們以這樣那樣的理由為勇者開脫, 他們的奴隸道德觀令他們以乞求同情、諒解、憐憫為慣常手段。表面上,他們充滿善心,想幫助有危難的勇者,但尼采清楚指出,憐憫弱者的出發點只是想貶低與輕蔑受難的人。

 

弱者千方百計把自己些微的苦難盡力誇大,對強者勇敢而直接承受苦難的偉大精神,由不理解、到無法認同、到設法貶抑,貶抑的手段就是給予泛濫的同情,不誇大勇者所受的苦難,便無以找尋自己不敢參與的藉口。

 

尼采說,每個人承受苦難的程度不同,所以不應隨便同情受苦的人,因為這其實是侮辱了主動承擔苦難的強者。「他們以同情為樂,他們太缺乏羞恥」(查拉圖斯特如是說「同情者」)。尼采不是反對向痛苦者伸出幫助之手,問題在於最大的幫助是喚起痛苦者自尊自強之心,而幫助必須真誠而非廉價的同情。

 

什麼是矯情的同情者?誰是默默承擔苦難的強者?那是走到中環戴Bra示威的梁國雄與在街頭「胸襲」警員被判刑三個半月而無一聲怨言的義士的分別。

 

身為帶領同學衝入校委會議室的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同學不但拒絕道歉,力言是窮盡溫和手段之後才衝入會場,以行動反抗這個制度的暴力;他說,如果你們覺得我們的手段是一種暴力,我們會形容是「以武制暴」。

 

這就是勇者的精神,這也是港大校友孫中山的革命精神。同學不是學泛民的奴隸道德者一樣,希望以同情乞求免於懲罰,同學是希望以自己的犧牲,可喚醒港大人的主人道德、自主命運的良知,請不要以同情侮辱同學們的勇敢!

 

事實上,同情者愈多,為他們求情免於懲罰者愈眾,50名義勇同學的情況愈危險,這是不言而喻的,也是「雨傘革命」無疾而終之後引發同一樣的後遺症。這就是泛民與「左膠」的奴隸道德觀帶給港人的禍害。

 

是否犯法 掩蓋原意

 

過去一個星期,眼見廣大的「港大人」原來多是剝花生的旁觀者,於是有劉遵義、馬恩國與鍾樹根這類建制幫閒的人出來說三道四,說什麼應檢控學生。泛民的反應呢?是與這類人「打嘴炮」,這些無謂的廢話佔據媒體,討論只是糾纏於「學生是否犯法」而不再是「大學如何回復自主」的問題。

 

毋須避而不談,陳文敏與戴耀廷皆是泛民有勢力的成員,試想任命過程早3個月,當時還處於佔領的餘威之中,港府又焉敢另開火頭?去年泛民想搞佔中運動,就利用學生打頭陣搞罷課,結果學生反而主導了一場香港百年未見的革命,最終是泛民害怕退縮,主動與政權合作而結束事件。

 

今天泛民還是慣常以奴隸心態爭取副校長的位置,幾千人肯聯署登廣告,到場示威的只有百多人,還只是留在會議室的樓下;急公好義的學生看不過眼,一衝而上,帶來社會的最大關注,犧牲與貢獻不可謂不大。若然泛民還是擁抱奴隸心態,求到就求,求不到便叫多幾句可恥,便算了事;這個集團、這所大學不值得同學再幫。

 

同學不但是港大的主人,也是社會的主人。走到街頭,同學會發覺有更多主人道德的同志,這些同志也更有義氣!

 

 

信報財經新聞   2015-08-04A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