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2nd Sep 2015 | 信報每周政論 | (266 Reads)

Picture 

念六四不念九二八   


去年今日,發生了什麼事情?那是星期一,有過萬學生發動罷課爭取普選,以回應人大的8.31決議。親泛民的傳媒大力炒作,把這天喻為學運半個世紀以來最重要的一天,有382位大專教職員聯署支持學生罷課,說「不能讓學生孤單」。

一年過去,只能以「不堪回首」形容短短一年前的今天。代表時代先覺能力的大學生和學者,短短一年,便完全「失覺」。回顧活動早於數天前開始,發動事件究竟是泛民學者或是學生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皆無歉疚之意。佔中三子竟說「輕信年輕人可成就民主,三子遺憾未及早退場」(《明報》標題)輕信學生是你們的事,否定了整個「雨傘革命」的正面意義,才是這些所謂學者最失覺的地方。

學生的回顧也並不宏觀,但還有點自省,因為反省了本應把當時冒起、反對大台的本土派納入決策過程。這一說法不為本土派的人欣賞,因為直接行動本應人人獨立,不應納入大台,然後以少數服從多數的遊戲規則所收編。

這是另一命題,層次更高,暫且不論,只是學生最少肯反省自己當時的不完善,而本應更有智慧的學者政客半點也不反省自己利用學生作「雨革」先鋒的道德問題,只抱怨學生之後太獨立,不再依從自己。

事件的得失對錯,一如六四,可以留待後人評議定論,但只是短短的12個月,事件根本未成過去,運動還在每天延續,理應負上責任的泛民政客和學者不但不理,更可恥的是藉拒絕紀念「九二八」一周年,變相幫助政權維穩,希望令港人淡忘事件,繼續其出賣民主以自肥的惡行。

據報道,政黨的判斷是,若然令港人勾起佔領時的道路混亂,會不利他們的區議會選舉得票。先不論判斷是否正確,單是其出發點,對無私付出勇武抗爭幾個月的新人類而言,足以令他們醒覺上一代的民主鬥士,是如何的過橋抽板,全無道義,更無原則。

就在星期日,早上有人在政總天橋掛「我要真普選」的橫幅,晚上旺角有「旺角鳩嗚團」,為紀念進行了300天的晚晚遊行研討會,結果有反對者踩場,製造衝突,警方濫捕,百人夜圍旺角差館聲援。政客希望人民失憶,但人民只要曾經覺醒,便不會忘記。

泛民與社運「左膠」是失覺和智慧不足的,數十年來他們最大的問題不是欠缺抗爭和抗爭的創意,而是欠缺堅持。無論民主派爭民主或是「左膠」以民間代言人身份搞工運社運,莫不是永遠的有頭無尾,有好的開始,無負責任的結局。

究其原因,只是行事者把運動變為個人的事業或工作,而不再是理想,故得到的利益是眼前的名位和工作收入,失去的是歷史的正面評價。

個人的經驗。年輕時有一次坐車經過倫敦特拉法加廣場附近的中國領事館,見到有洋人與藏人十數示威要求「Free-Tibet」,友人解釋那並非過時過節出來抬棺材引人注意的活動,而是年終無休、年年如是的抗議行動,自此改變了我對西藏問題的定性,理解到西藏被侵入的不義性質。

在香港,2008年有「雷曼事件」, 幾個月後早已沒有傳媒再願理會苦主,但苦主堅持天天在中環示威,經過3年時間,成功拿回九成賠償。

歷史不是由某份報章寫的,歷史會公正地評價所有參與者的表現,也不是依循傳媒老闆的喜惡。泛民明星的威風,皆是過眼雲煙,歷史將會高度評價晚晚「鳩嗚」的無名英雄,會高度評價「寧可將身入牢囚,不將抗爭當人情」的勇敢人物,而非時刻與警方保持友好互利的社運戲子佬。

何俊仁、李卓人、梁國雄等人代表傳統的溫和、實幹和激進民主派,3人皆從支聯會活動得到無上光環,年年提醒大家毋忘「六四」的代表性人物。今天他們有出來鼓勵組織港人毋忘「九二八」的活動嗎?也不計你們搞政治得到的個人富貴了,機心算得這麼盡,明年還出來叫人毋忘「六四」,不是偽善得太明顯了嗎?

據知,「九二八」還是有人搞紀念活動的,只是泛民主流和媒體努力低調,協助中共維穩的代價是免被追究去年事件的責任,如此而已。只是從今天開始的90天,天天大家都會回憶去年今日,重新討論發生過的事件,各類是是非非,又豈會輕易忘記只是一年前的往事?

「九二八」下午6時的金鐘一帶,若不戒嚴,會有萬計的警員、學生和市民聚集。晚上的旺角恐怕更緊張,下午要是發生小衝突,人潮晚上無可避免地會在旺角重聚,大家不但重來尋回記憶,紀念香港人本土自發起義的一次行動,不但是毋忘「九二八」,更是毋忘民主大業的未達,更要看清楚有哪個自稱民主愛護本土利益的政客缺席這天的活動,明年不應再投這人一票了。

上星期筆者在本欄說過,最有利政府的做法,是封路一小時,讓市民自由坐坐行行,紀念懷緬一番,這就一切好辦,看看年年偉大的「六四」晚會有多太平就明白。只是,現政府是由一群欠缺智慧者組成,一切就不好說了。

 

 信報財經新聞   2015-09-22 A23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