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30th Sep 2015 | 岸然口述歷史 | (68 Reads)

【歷史必須認真面對】

當晚我在現場,係汪洋大最先用咪叫人走,話新聞已經報導了有警員開槍用膠彈。他亦有覆述學聯叫人走的呼籲。其實現場羣眾很多人有手機睇無線新聞,都知乜事,沒有多少人理他。

現場陶伯同亞牛有大聲公同物資站,他叫咪話無任何可靠消息已經開槍,叫大家定D。我走近見陶伯,還有郭紹傑,亞牛,單仲階等人,他們的站有物資毛巾水等提供給現場的人。當時現場其實好緊張,我同他們交流了幾句,認為不應因流言而叫人撤退。陶伯話六四時天安門就係咁,流言四起。之後再無聽到汪洋大叫咪,相信走左了。

十一點到十二點係氣氛最差的時刻,見到街工的朋友從中環撤回,問什麽環境,話警察痴左亂放催淚彈。聽到有左膠叫咪叫大家撤,講法同汪洋大差不多。又聽到韓年山老師叫咪,話教協已經决定罷課,羣衆拍掌,他叫大家先回家,無人願理。

過了十二點港鐵尾班,氣氛又好起來,再無人叫人走,個個都是命運的主人。知道旺角同銅鑼灣開始有人佔領,更是氣氛高漲。一時許在東面美國銀行中心前線,二時許在西面添美道對出前線,我食了兩次催淚彈,之後平靜到天明,這一夜一生不會有第二次,絕對回味無窮。

回想十一時,若然這一兩千人散左,之後仲會吾會有佔旺同銅灣?亦無之後的佔領三月歷史,興幸當晚無走到。

.......

我信當晚黃洋達由於欠缺經驗,當時只係柒,no more no less,並非出於不良用心。他作為未來領袖人物,需要的是總結經驗,深切反思,而非文過飾非。有厚望焉。

Picture http://news.hkpeanut.com/archives/10143

 [ 呢個經歷我當時有簡單寫過,沒有咬住不放,因為事實上汪洋大無影响幾多人,最多幾十,亦無影响歷史的發展,今天也不想咬住不放,只是不希望有人不尊重歷史。]

Pi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