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nd Oct 2015 | 時事看法律 | (43 Reads)

 Picture

非不可或缺 並不消除競爭

 

前文介紹了能提升整體經濟效率的協議是可獲《競爭法》豁免受限制於第一行為守則之外。這一豁免需符合四大條件,前文介紹過對改善生產或分銷,或促進技術或經濟發展有貢獻,及第二條件是能讓消費者公平地分享經濟效率。本文再介紹第三條件,條件是協議並不對有關的業務實體施加並非不可或缺的限制。


為滿足這項要求,協議方必須證明協議本身及其包含的單個限制對於達致稱經濟效率是合理必要的。此背景下的決定性因素在於,比起沒有協議或其中限制的情況,限制是否可令相關活動以更高效率完成。第三條件的暗示,是為了達致相關經濟效率,除了透過該西醫,應無其它經濟上可行而限制更少的方法。他們還必須證明協議中的單個限制對於達致相關經濟也是合理必要的。


虛構的事例:Drink是一間約佔市場60%的碳酸飲料生產商。與之最近的競爭者佔20%的市場份額。Drink與佔香港50%的供應商顧客達成協議,顧客承諾將連續7年向Drink作獨家採購。


Drink辯稱,獨家採購協議有助於更加準確地預測需求,從而更好地規劃生產,降低原料的存放和倉儲成本,並防止供應不足。


考慮到Drink的市場地位(50%)和限制性安排的覆蓋範圍,獨家採購協議不大可能被視為不可或缺。安排亦超出了為規劃生產及達到其它聲稱經濟合理必要的限制。7年的期限亦不大可能是不可或缺的,而所產生的經濟效率不大可能補償如此長期的獨家採購安排帶來的封銷效果。


最後第四條件。這是要求協議不會令到有關的業務實體有機會就有關貨品或服務的相當部份消除競爭。


是否有機會消除競爭,缺角與協議導致競爭減少的程度以及市場的競爭狀態/市場上現有競爭越薄弱,進一步縮減很少程度的競爭已能消除競爭。在此背景下,協議方需作出更多證明,而非僅僅斷言市場准入障礙低。如果協議有機會消除相關貨品或服務相當部份有效的價格競爭,上述情況尤其明顯。


虛構事例:航空公司A及B合共佔有目的地北京與香港之間航線的70%以上的客運量。兩間公司達成一項協議,透過簽訂代號共享安排統一協調該航線上的航班時間表及某些特定票價。該協議實施後,該航線的收益上漲了30%到50%。


上述同一航線還有另外三間航空公司經營,其中一間廉價航空佔上述航線客運量的15%,另外兩間較小型。近來並無新航空公司進入市場,而協議各方的銷售額在價格上漲後未見明顯損失。上述航線現有競爭者未曾顯著增加航班客運量,亦沒有新公司進入市場。


考慮到協議的市場地位及缺乏對其協同行為競爭反映,可能合理的得出協議各方沒有明顯競爭壓力的結論。因此,在市場競爭薄弱的情況下,該協議令相關業務實體更可能有機會就有關服務的相當部份消除競爭,所以整體經濟效率的豁除不適用於上述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