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2th Jan 2016 | 信報每周政論 | (248 Reads)

 Picture

我們首先是香港人   

 

我深信李波可以平安歸來,因為他是香港人,這是他最大的安全保障。筆者曾經在本欄強調,香港人的身份具國籍作用,對香港人來說是至高無上的,比什麼都重要,比作為另類身份的中國人遠為重要;至於什麼BNO,只有旅遊事功的作用,其他全不管用。

香港人對自己香港人的身份重要性的認識錯誤,皆因政客和知識分子沒有真正認識自己身份重要性的自覺,經常自我矮化,把香港人的重要性與一般中國人相提並論。靠「六四」上位的泛民第一代更以廉售中華情意結為謀生之道,說什麼中國無民主,香港就無民主,其實是把自己無能爭民主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而香港人因為政客的私利給誤導了30年。

十分簡單,香港人的身份若不是重要、不是在中國至高無上,何以到今天中國大陸強大了,富人多如牛毛,學生不理發展機會更佳的大陸本土,學者把5000年文化傳統的寶地視為次要,都要設法迫來香港?

香港人有興趣移民內地嗎?香港人北上投資搵銀的會有,但皆以回到香港為念,港人與大陸人結婚,之後總是安排到港定居而非到大陸定居,這鐵一般的事實說明香港人的身份是至為重要的,中國人的身份不單不重要,還是要設法放棄的。

香港人自我矮化已成習慣,「李波事件」見英國出聲表示關注,美國國務院表示不安,傳媒便大幅報道,將來李波等5人釋放後會把功勞歸功於外國的干預。沒有辦法,這是長期給支聯會的政客、低智的國際關係教授、小農才子長期誤導,以為外國的月亮才是圓的。

李波是否英國人不重要,桂民海是否瑞典籍亦與他能否順利得到釋放無關,5人能平安歸來,只有一個原因——他們具有香港人這獨有而重要的身份,這身份比擁有任何外國籍或全世界的關注重要。

留意一下新聞吧,美國政府三天五日便對中國的事務這裏關注、那裏不滿,抗議更是時有發生,表示對李波失蹤「不安」有個屁用?英國與瑞典應早獲知會有國民在中國被扣留,不是有傳媒報道,連表態也不會,為什麼?這有兩個估計,一是兩人與所屬國家情報機關有來往,利用在大陸的關係提供方便;二是純普通公民活動,涉及的只是敏感出版。但這兩種情況皆只能低調,高調只會被安插莫須有的間諜罪名,更不利兩人的釋放。國際的高調關注再高也高不過劉曉波吧!結果如何?

香港人的身份是香港人固有的,具有獨立國家國籍的地位,這一地位的保證不是《基本法》,《基本法》只是國內法,中共說廢便廢,並無太多顧忌,但《中英聯合聲明》是國際法,是中共對全世界的承諾,那就要押上中共的國際信用了。港人治港與藏人治藏不同,《基本法》與《西藏17條協議》完全不同,後者只是中共對藏人單方面的承諾,隨便收回,國際也無法多言,因為那是內政。

香港有獨立的司法權和出版自由, 這是寫在《中英聯合聲明》之內的。香港特區按《聯合聲明》有權自行簽發旅行證件,所以特區護照才是香港人特有身份的體現;BNO只是三等護照,其可以為外國接受,只因護照持有人有回到香港特區的權利,這權利只因持有者是香港居民,並非因為BNO持有者是不能回國的三等英國人。

某國際關係教授與某無知評論員長期誤導公眾BNO的重要性,說是港人的「逃生門」,是完全的無知。一朝中共宣稱不保證BNO持有者能自由出入香港,BNO馬上一文不值(《中英聯合聲明》是允許BNO的使用作為旅行證件,但無保證不會施加行政限制)。

《聯合聲明》中寫明中國不承認BNO是國籍,在中國境內不享領事保護;由於不承認為國籍,特首也可擁有BNO,政客也可以,全無限制。《基本法》的限制是不能有外國「居留權」,所以居英權和美國綠卡持有者不可以參政,BNO則全無限制,因為持有者不具備任何外國居留權。

港人突然興起一片換領BNO熱, 只是基於受無識之士的誤導。按《聯合聲明》所言,香港護照是香港政府治權之內的專有發行權,最能代表香港人這一至高無上的身份,搞錯了是對不起香港人。

《聯合聲明》一旦被違反,代表的是中共改革開放以來重未發生過的事,就是違反對國際的承諾。拉幾個政治異見者,嚇嚇無知的港人有多大利益?值得賠上中國的國際信用嗎?我認為不值得,5名港人很快會平安歸來。中共官僚之內有不識大體的官員犯了大錯,要負上很大責任。當然,一眾自作聰明的港奸撲出來為北京解釋,又再次枉作小人,這倒是一貫的。

再次提醒大家,港人身份是特有並等同獨立國家國籍的,不要自我矮化。香港的主權來自歷史與國際法,除非港人自行放棄,否則不會輕易失去。今次事件最令筆者氣憤的不是中共的橫蠻,而是港人表現出來的欠缺自信。香港要有獨立性,甚而建國;需要的不是慌亂的逃命,而是大家勇敢地站起來,保衞家園。記着,只要港人團結一致,香港人是強大的,也是安全的。

 

信報財經新聞   2016-01-12   A18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