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6th Jan 2016 | 信報每周政論 | (185 Reads)

 Picture

天氣雖冷 人心更冷   


叫人家不要那麼激進,通常只是路線之爭,不存在絕對的對與錯。偏偏在香港不是這樣,泛民與左膠本來也一樣高舉抗爭的旗幟,新興的本土派更強調勇武,也未到暴力程度,大多數情況也還是在法律框架之內打擦邊球。在抗爭路上,各方本應互補,實情是勢成水火,全面互相否定,甚而「篤灰」,正合中國人內鬥內行的劣根性,客觀效果是人心比天更冷,專政者有機可乘。

執筆時看到的即時新聞是,商台續牌原來未有聲氣,8月到期今天已是1月底,只餘7個月時間,蘇錦樑稱續牌事宜還在行政會議討論之中。這宗新聞其實不大令人意外,亦間接令人知道又是「一男子」在發揮作用;開放大氣電波,容納更多電台可能不容易下決定,只是一個已存在56年的商業電台又沒有犯法,如常續牌,有何問題?

更大的問題是,商台這個歷史悠久的老牌電台為何這樣低調?不言而喻,商台求存之心與言論自由的維護永遠是個兩難的選擇,兩年前已經技巧地把惹火名嘴解職,但專政者似乎還嫌未夠,想徹底地把商台非政治化。

「應對」商台的方法也很簡單,只須把它的牌照期由10多年縮為3至5年即可,大家會得到一個在商業和娛樂節目上更加精進的電台,而政治議題將更克制,在重要事件上,例如有新一輪佔中出現時,更須追隨政府的立場,否則短期牌照屆滿之日,休想再續。

政府有這個構想正常不過,筆者奇怪的是,為何商台如此低調,不把這個問題訴諸公眾、訴諸已支持商台56年的群眾?

換上你是商台負責人,對港人起來保護你的言論自由和續牌權利有多大信心?答案自然是寒天飲雪水,點滴在心頭。與商台關係最密切的,當然是泛民主流一班正義朋友,但他們可靠嗎?早前泛民「安排」商台洩密,第一步做了;後來不想再做,馬上遭泛民批為跪低,變得兩面不討好。

泛民從一出道開始,便是躲在別人背後爭取民主自由;他們的惡勢力會監察其他媒體是否反共不力,卻不會理會他人死活。

商台有難時,泛民會如發動佔中一樣發動第二次佔中作為支持嗎?若會,商台應有一博的勇氣;若不會,商台便要自律,情況是商台港台化、港台中央台化。這發展有利梁振英說服中央准他連任,他是事在必行。

當大家受教泛民多年,不時指控這人那人反共不力之時,可有想想自己的責任。月來人心冷漠渙散,對什麼事情皆漠然面對,所有人反而對台灣選舉忽然超級熱心,對西歐難民問題比自己的問題更着緊上心,對寒流也強烈關注,偏偏對政治寒流十分鴕鳥,坐視港大變色、坐視李波5人未回、坐視政客做戲禮讓「網絡23條」二讀通過……泛民年初發動兩次大遊行皆以傳統的「和理非非」收場,港人兩年前「雨傘革命」的豪情和勇敢去了哪裏?

泛民主流只要掌握好自己的傳媒話語權,把責任推給民眾、推給被標籤為搞暴力的本土派,還是可以繼續混下去的;就算肯換上新面孔,背後操控大局的力量還是一樣。

這種力量今天最大作為是,防止本土力量的興起、本土勇武作風的普及,一切最好回復上次立法會大選前的日子、佔領運動從未發生的日子。

筆者並非要對泛民或本土派各打50大板,而是要正式批注所有責任應由泛民主流與近年倒向泛民主流的「退步民主派」全面承擔。本土派的問題是經驗不足和不團結,這本來是所有新興力量的通病,沒有什麼好說的;責任當然應由領導主流泛民與已經有多年監察泛民、最終融入泛民,還厚顏自稱「進步民主派」的人所承擔的。

這些泛民政客長期以來賴以推卸責任的理由,永遠不離雞與雞蛋的關係。泛民抱怨港人不支持、不肯付出更多,還說自己能做到的已是極限。從前這一套筆者也無法駁斥,只是過去年多,港人已經以行動證明不是怕死怕犯法,泛民還是諉過於民眾,理據何在?

就算不談佔領,去年年中便有少數人願意出來趕水貨客、趕大媽,迫令中央收回「一簽多行」的政策。「網絡23條」這惡法將臨,有年輕人甘冒犯法、毀去一生之險,跑到立法會外燒垃圾桶。誰人敢說香港沒有勇敢的人,所以抗爭永遠只應開P(Party)唱歌舉牌?

如果主流泛民有其他比傳統社運更有效的抗爭模式可以再領潮流,何妨拿出來討論,以振奮港人的民心士氣,令大家不會如現在一樣變得人心冰冷,對一切壓在頭上的迫害處之泰然,人人以局外人心態,坐視梁振英得意洋洋地邁向成功的連任之路?

現實是,我們面對領導香港民主多年的人在「雨傘革命」失敗之後的整整一年,還提不出任何爭取民主的路向,就是次之又次、阻止梁振英連任也無能為力,一切聽天由命,老人家自以為功德圓滿準備退休,接手的人只循舊路而上,只是想選上議員效法偶像革命家收一筆暗錢安老,一切只是一場又一場的政治戲。港人不笨,人心焉能不冷?

香港的情況像是一個壓力煲正不停加壓,然後梁振英也壓上一份兒,這個煲,只待爆炸一刻的來臨。

 

信報財經新聞   2016-01-26

A14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