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8th Mar 2016 | 信報每周政論 | (241 Reads)

 Picture

泛民9月 何去何從   


高興與否,世界照樣轉變。舊的一套不用等到9月,新東補選已為我們提供足夠的數據顯示港人求變的決心,這一定會在9月立法會選舉進一步顯示出來。

包攬香港政壇30年的泛民主流派將會深受衝擊,這是為何筆者上星期用香港快要「變天」來形容的原因。

泛民過去年多時間,一直以負面攻擊新興本土派的手法去應對改變中的時代,這是他們最失敗的地方;補選之後必須深切反省、更改路線,否則只會敗得更快。

逢時代之變,不會突然出現,「雨傘革命」已經帶來改變的訊號,無任何經驗的政治素人和年輕人在區選得到一定支持,未為泛民大佬所警覺,心態還是老神在在、捨我其誰,以為港人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還是選擇老牌子。

應對新興的本土派或年輕素人,一律抹黑為激進暴力、為社會所不容……調子竟與政府一樣。「魚蛋革命」的發生,還未覺醒,還是依循原有邏輯,率先譴責暴力,把本土青年的形象暴民化,效果如何,補選之後其實再清楚不過,相當高比例的港人寧取「暴民」,不再信任泛民。這取態將於9月立法會選舉因比例代表制的遊戲規則而顯露出來。

就以蔡子強、陳雋文的分析來看(《明報》,3月7日),公屋區梁天琦得票佔去泛民三分之一,居屋佔四分之一,私樓也有五分之一。這可看出,愈是無產階層對泛民愈厭煩、愈想變。該分析文章的結論是︰「顯示基層的年輕人,極有可能是在如今撕裂的政局中,最躁動、怨氣最大……」。這是筆者在本欄一年不停警告會發生的事。

沒有明天的人,是不怕變、不怕亂的。泛民皆是中產,一直錯判以為窮人特別是年輕人會如上一代對命運會逆來順受,梁天琦的突然冒起清楚說明不是這回事,而梁的冒起直接源於「魚蛋革命」,源於泛民所指摘的「暴力行為」,更顯出泛民老人家對社會的理解力,比北京主理香港事務的官員更差。

這一星期北京放出來的訊息,是實事求是的, 是面對現實並為一個月來的緊張對立降溫的,亦顯示梁振英不會再有北京毫無保留的祝福,北京更換他的決心,不會是等9月的選舉後,因為建制派受到的壓力不比泛民輕,這不用等到9月後才知道的。

泛民主流,以兩大黨為代表,要反省不單是更換年輕討好的面孔,而是究竟準備如何帶引港人在民主的路上走下去?若不敢再帶港人爭民主,何以還可以自稱民主派?

泛民過去30年賴以為生的,是一張叫「民主回歸」的期票,這張期票已遭中央拒絕兌現。泛民在前年「8.31」後發動佔中,港人支持,但虎頭蛇尾;年多下來,泛民可有提出港人路向如何?泛民經戴耀廷推出什麼「雷動計劃」,怎樣看也只是保持泛民在議會生存的小目標,對於求變的新世代,這類要保住什麼關鍵少數的訴求了無意義。泛民集團各人能否繼續有工打,關政團以外的人什麼事?

黃毓民提出什麼「全民制憲」、陳雲提出「城邦建國」,皆是期票,泛民大可盡情嘲弄;但一不明白有期票永遠比無期票勝,二不明白自身的「民主回歸」就是一張到期但無法兌現的期票。泛民的寫手天天挖空心思去嘲笑別人的方案不可行,自己卻連提出一個方案供人討論也無能為力!

黃之鋒與一些九十後聲稱要組黨,只是被泛民利用為選舉的B隊去分薄新世代的票源。黃之鋒無疑是個天才,但一旦被收編入泛民和左膠的大醬缸之後,天才也變成庸才。

他提出的「十年公投」訴求,與「全民制憲」或「城邦建國」皆為期票,本是同類貨色,誰也無法證明更可行,自然也不會突出贏取足夠的選票了。

泛民9月能做到的,是保持一定的議席,民主黨與公民黨皆只想在五區各保一席。看來這食老本的方法也還可能,但分給其他泛民如民協、街工、新同盟、工黨的議席少得可憐,就只有1到2席,因為新興的本土派大有可能分去5至10個議席。

這還是假設泛民主流在這幾個月內不犯大錯誤,例如當本土派再發動行動時說些如「人血饅頭」之類令人反感的話。

這一情況令泛民主流完全被動,而本土派則可盡情發揮創意,並利用各樣小規模的行動保持人氣。

另一被動之處是,負面攻擊手法在補選之戰已經證明無效。事實上,這也是常識,泛民對勇武本土的攻擊不外乎指武力無用,大家必須堅持和平非暴力的抗爭之類,重複再重複,聽者已經可以背誦了,但質疑者的疑問,泛民竟然全然答不出來——「依你所說,你會如何爭取民主?」

一味只識批評別人而自己提不出什麼方法,在任何時間任何情況下都是作用有限的,何況已是重複無數次的論述。立法會選舉後,頂多再等幾個月特首也換屆後,下次政改如何爭取的方法必須提上泛民的議程。也許,泛民想再次發動佔中,但在選舉前會否因為選民的壓力而提早公開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