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0th Aug 2008 | 2008 立法會選舉 | (570 Reads)

Picture

選舉之後請問如何?

這一段時間,大家最關注的當然是奧運,有這麼一種說法,政府將選舉的日期安排得與奧運這麼近,是要沖淡泛民的得票率。記得上一屆是九月十八日,差了數天,若然特首的政府化妝師就只會想這些事情,提供這類無聊的小計謀,就難怪特首的民望如斯境況了。

  香港人對政府的熱情,可以在幾天之內熱起來,對政治人物的了解,也非一朝一夕的事。在奧運前出事的梁展文事件,港人也沒有輕輕放過,政客抓緊時間做文章之時,輿情就迫使政府要解決問題,這都與奧運無關。

  正如筆者上星期的分析,這個港人玩到第四次的比例代表制遊戲,無論政客及市民皆玩得很熟,若按現在的比例不變,不論投票率的高低,建制派或泛民得的位置分別還是不大,筆者估計今年多了選民因對政治無奈而不參加投票,但總投票率還是會過五成,兩派所得的總議席上落還是不會很大。

民主罪人

  亦所以,今次選舉的得失,全然是派內分餅之下的勝負結果。就是泛民也深明此理,公開論壇之上再也不是建制派與泛民之爭,而是向最有可能分票的對手開火,不管是否同路人。上星期日港台所辦的論壇,最為人事後樂道的不再是泛民如何爭民主,而是毛孟靜與黃毓民的對罵,引起其他候選人乘興紛紛抽水的事件。

  排名三四位勝算甚高的毛孟靜突然質問黃毓民參與功能組別選舉就是否一定是「民主罪人」,這對排名六七位苦無機會突圍的黃毓民是難得的機遇,他直斥爭民主普選的公民黨去參加小圈子選舉及功能組別選舉,知否「個醜字點寫」,他更進一步指罵公民黨與陳方安生及黎智英合組民主派的惡勢力,想包攬議席,趕絕社民連云云。

  這個「民主惡勢力」的說法,筆者去年在本欄開始使用,漸成標籤說法,在這次立法會選舉之中,《蘋果日報》利用累積了多年的民粹本錢為公民黨助選,老闆黎智英想當泛民的造皇者之心,已是路人皆見。筆者留意到上述「民主惡勢力」的指控,各報刊皆有報道,獨被間接指控的《蘋果日報》故意刪去不報,電子媒體的選舉論壇深入民心,為關心政治者所必看。民主第一大報要過濾給予讀者訊息的行為,會驚醒讀者,想為他們洗腦的「惡勢力」的確存在。

  還說為何毛孟靜在大好形勢挑起這個意識形態的話題。這要回到年半之前公民黨的梁家傑起而參加特首小圈子選舉的事件,當時社民連踩場衝擊之時,拉起的橫額,上書的正是「民主罪人梁家傑」,這個民主罪人的指控,公民黨人耿耿於懷,眼看公民黨選舉形勢一片大好,港島兩席不是問題,新東坐一望二(逼走長毛),新西張超雄迎頭趕上(逼走陳偉業),梁家傑穩如泰山,就連毛小姐自己也遙遙領先(淘汰黃毓民),正是存在證明合理,成功證明正確;毛小姐一時意氣風發,要提早幫成功在望的公民黨翻案,想暗寸正在領導一支可能成為五○部隊的黃毓民,你的「民主罪人」之說何來?罪人可以這樣風光地成功的嗎?事實在證明是你錯了。

推責任

  公民黨的罪,又何止於參加功能組別?事實上,香港的民主派政黨從無以不參加小圈子遊戲為賣點,因為港人根本沒有這樣高的情操,未有參加的小政團可能只是沒有機會吧,一般人是這樣想的。公民黨最大的「原罪」,是叫港人放下六四的包袱,至今尚未公開道歉,亦不肯把平反六四的訴求寫入政綱,亦無高調參加支聯會的活動,這是非常一貫的。往後的論壇,筆者非常希望有人質問公民黨這件事。湯家驊與李柱銘私下談話還可狡辯為不代表黨,關信基一直是黨主席,他叫人放下六四包袱只是個人意見嗎?

  更深層的問題是,這次競選泛民政客能帶給港人的,只是各候選人向大家自吹是比其他人更好的選擇,卻說不出某一泛民在哪一方面與其他人究竟有何不同之處,社民連標榜是社會政策的左派,但過去兩年給選民的印象,是一個追逐社會議題爭曝光的大壓力團體,扎實的基層工作成績是欠缺的。窮人與打工仔在港肯定是欠缺代言人,觀乎民協、街工及職工盟都能緊守自己的陣地,浮誇的所謂左派無功而回時,只是說明選民知道真偽的分別而已。

  泛民口口聲聲說要力保立會二十一席的關鍵少數,本身就是沒有說服力的說法。少數的目的若只是否決民主發展小步的提案,二○○五年已經表演了一次,之後泛民還是與港人一同坐待民主,互推責任。弱者說強者沒有強力領導民眾,強者說你也不想犧牲做個辭職者,用補選作爭議的變相公投,大家都怕蝕底地和稀泥下去,人人同一說詞,必然為港人力爭民主(但要不損自己尊貴身份為先)。

  建議已在死位的泛民政客作出石破天驚的承諾,請發下毒誓,若黨選後發覺爭不到二○一二年普選之時,一定辭職明志以作抗議,頭也不回,讓港人可藉補選作變相公投,發揮人民力量。敢這樣,你就是與別不同,翻盤有望了。


信報財經新聞
P14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 2008-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