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1st Aug 2008 | 2008 立法會選舉 | (699 Reads)

Picture

選舉的民意調查可信嗎?

這是一個簡單的命題,答案肯定出人意表,當然這答案只是筆者的觀察,有待專家進行調查研究。答案是合乎自己主觀期望的民調就可信,反之就是不可信,政客的回應就更政客,民調是偏幫對手的,是為對手的政黨服務,要製造心戰效果,要製造棄保效應,要邊緣化我們,是詭計。當然,當民意逆轉變成對自己有利時,說詞就會不一樣。記憶之中,受指摘最多的是港大鍾庭耀做的民調,十多年前就被左報猛烈攻擊,認為是偏幫民主派。筆者沒有留下數據研究,但記憶中選前選後出現大幅分別的情況,的確時有發生。

近年的指摘,已經不但來自左派,泛民主派之內對港大民調又愛又恨又懼。政客都自我感覺良好,特別是那些早具知名度的活動家,更以不信為出發點,這也是必然的精神狀態,否則落後的無心再戰,就會真的失去機會。

調查機構愈多情況愈亂

近年多了不同機構的民調,情況不是更簡單而是更混亂,看不同的民調,結果可以差別很大,最近就連同一滾動民調也可以出現這一情況,幾天之間可以上落三個百分點以上,這是完全可以決定最尾一席誰屬的分別,常人心中難免的疑問,是這些民調的可信性如何?是不是一如政客所言,是敵對者玩弄心戰搞出來的東西,是假的呢?

其實這個問題不難面對。首先若然你是決定了投給誰人,就鎖定目標,不要理會民調的結果,就算民調顯示某人必然落敗,也不要理會,就當一票是自己的表態或是對候選人的鼓勵,我就是支持你,這就成了。但這不是一般港人的心態,在比例代表制之下,選民又面對有一個以上可投票者的選擇情況下,往往會將票投給民調顯示出會得勝者,以免浪費了選票。

正正由於有這種投票行為(Voting Behaviour),而選舉投票又決定了權力及名位的分配,利益考慮很大,所以民調就變得不準了,何解呢?

(一)有能力影響民意調查,例如出錢的人,與民調機構有關係的人,有為民調作解讀的人,例如親大黨的傳媒,因為知道選民有行為上的變化,就會設法做手腳,於是民調就不準了。

(二)不準是由選民自己造成,自己胡亂配票要將票改投弱勢的候選者,這種大幅轉移的情況可以多嚴重?答案是可以去到三分之一。

民調影響結果屢見不鮮

2000 年陳偉業在些微落後的情況下面對鏡頭告急,兩星期之內選票大幅由李永達轉到他名下,李永達要出局,是民調的錯嗎?同年劉慧卿在民調高達三成,(這是她在 1998年時的得票比例)但黃成智最後幾天派單張以此為據,呼籲已經夠票的劉慧卿支持者改投他,結果他真的勝出而劉的得票下降到兩成。2004年更是經典,余若薇與何秀蘭的民調一直高企在三成以上,而楊森及李柱銘一隊只有不足兩成,一天之內告急的結果,是楊森一隊取票三成七,兩位守規矩的淑女只有兩成多得票,少了足足三分之一票。

試問這是民調的錯,還是選民的錯?今天的情勢非常混亂,政客定會各出奇謀,民調的高或低有可能是故意做成,目的是催票或是製造棄保效應。選民要是自覺已經成熟,就不要再上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