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3rd Mar 2016 | 信報每周政論 | (219 Reads)

 Picture

2047太久 先爭朝夕 


特首選舉,5年一次,立會改選,4年一役;下一次政制應如何改變,民主進程應如何爭取, 幾乎是每兩年就有一次再上全民議程的機會。放在面前的問題不理,叫港人討論2047,猶如見人病死不加醫護人手,反而跑去開醫學院建新醫院,這不是有遠見,而是逃避責任。

 

政客好像忽然很有遠見,都跑去關心2047年《基本法》到期時如何重寫、如何延續。但迫在面前的民主進程又如何?不用理會了嗎?誰最高興大家放下爭拗,先穩定建設社會?2047年給香港人獨立是沒有問題的,是可以談的,你以為這是天方夜譚?2014年8月31日前中共一直非常善意地承諾港人民主不是問題,是可以談的。但結果如何?

 

不經不覺,所謂泛民主派已經不講民主多時,公民黨是靠2003年「七一」上位,那是清楚不過的民主訴求社會運動,而公民黨亦一直以為港人爭取民主代理人自居而騙取信任支持。但在《十周年宣言》中把10年來的民主調子放到一邊,改頭換面成了「本土自主」,叫港人「重新思考我城的未來,探索和確立香港這個所在地的全新定位」。

 

公民黨的新宣言講的「本土自主」,明顯是抄襲陳雲教授的「城邦建國」理論,更直接用上「本土」這兩個字,馬上便混淆所有的本土派與本土論述。這是高明的,但身為讀法律的人,高明的抄襲也是不道德的。筆者在「魚蛋革命」之後的文章早就預言「各大小政黨將要萬分惶恐地大幅修改本身的政綱,要急急忙忙厚顏自稱本土派,把這樣那樣的本土議題加進黨綱之中」(〈補選變成五重公投〉,刊2月23日《信報》),想不到率先這樣做的是最遠離基層、最不本土的公民黨,嘆為觀止矣!

 

畢竟,「本土」是沒有專利的,誰的勢力大誰受人民支持,誰掌握話語權,誰會是本土論述最終話事人。本土派的複雜性不下於泛民,城邦論之餘又出現民族論;除了陳雲的「城邦建國」有皇權與神權那樣獨特無人能學之外,人人都可以成為本土派,或是泛本土派,用此代替泛民主派,把這一論述掃進歷史,也未嘗不是好事。

 

只是,泛民要講本土,港人不禁要問你們的民主訴求怎麼辦?不爭了嗎?你們不再是民主派而只着眼於保護本土利益這樣低層次了嗎?那你們30年來在搞什麼?覺今是而昨非嗎?沒有信心再爭民主了嗎?如斯無能,又如何能信你們可以為港人爭到本土利益?不外乎只是另外一個騙選票的口號吧?

 

學民思潮停止運作,分作兩個組織,其中成立一個新政黨參選。別以為年輕人參政是社會的希望,正好相反,當年輕人傳承大人政客一套去參政之時,只會特別令人失望。學民組新黨的重要賣點是「2047年前途自決」,並強調新政黨將用10年時間推動「自決公投」。學民思潮在前年政改前推動的「公民提名」普選特首,去了什麼地方?

 

「2047年前途自決」是抄襲陳雲去年中倡議的「永續《基本法》」訴求。「自決公投」則是借用黃毓民說的「全民制憲」,以及曾經嘗試而不大成功也不算失敗的「變相公投」概念。老泛民抄襲,新泛民也抄襲,皆思想懶惰只想撿現成便宜。人人如是,社會還有何希望?抄襲而認真行動還沒有大問題,恐怕這只是泛民用「民主回歸」騙支持30年的翻版而已!

 

2047年會是如何,當前只應由學者、評論員務虛地談談,把這一話題當作主要目標,不如老老實實地承認自己已經不再有信心爭取民主。身為九十後、身為20出頭的年輕人,黃之鋒這一代人當然有權探討這問題,但亦是止於探討,不是當目標。真正具體上要提上日程進行立法討論最少應該是20年後,亦即《基本法》到期前10年。

 

大家回想一下,英國人從提出問題到完全解決問題是回歸前15年的1984年,那時的問題涉及香港主權的移交,兩國利益與港人利益的千差萬別,也只是談了兩年。2047年有多複雜?若不發展民主,是什麼複雜性也沒有,反正是當權者話事,最好也不過是維持當時的狀況,大家皆有利的事情,什麼爭拗也不會嚴重。

 

《基本法》給了香港人什麼最重要?其實最重要的就是有別於國內的政治制度與民主發展的空間。這空間還是存在的,是未完還有待努力的,現時不去努力反而轉移視線談其他做什麼?

 

其他有什麼是非保留不可的?而且是中央不願給港人非要去爭去求不可的?其實沒有。香港人的自由不是《基本法》可以保障,而是具有國際標準的《人權公約》保障了而香港人一直相當努力保留,多條主要《人權公約》則是中共也簽了的。保留與英美加澳接軌的普通法有利中國的外貿,而法律與人權自由和公平法治從來是兩回事,整個歐洲都以大陸法系為主,誰能說人家無法治?

 

資本主義事實上已經在大陸實施,私有產權早就存在。有一天港元若與人民幣掛鈎,香港是否再發行貨幣已是次要(等於授權香港銀行發行人民幣),儲備若然只是留作大白象工程,算誰出的又有何分別?自1997年起,每天都有50年租約的土地批出,早與大陸省市的行政權無分別。最後簡單告訴所有人一句,香港的特有之處是基於傳統和相對較民主的政制,不是一紙《基本法》,不要本末倒置。

 

信報財經新聞   2016-03-22 A14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