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3rd Sep 2008 | 2008 立法會選舉 | (899 Reads)

 Picture

 還港人一個平靜的選舉日     

  鍾庭耀忽然出招,要改變以往做法,在立法會選舉日將票站調查的結果提早通知贊助者的傳媒,引來不少批評。有學者批評鍾庭耀身為學者,不應在政黨的策略性投票上推波助瀾,有關做法會嚴重扭曲對民意的解讀云云。

  其實首先要搞清楚,有博士學位做過研究的人不一定是學者,也沒有理由要求鍾庭耀一生人都以學者的情操自守,能夠不群不黨不慕名利只會追求真理以務虛為己任,是不切實際也不合理。

  民調的資料可為學術研究所用,但民調本身受太多因素所左右,不應被視為嚴謹的學術活動。學術界有一種叫法,這類研究叫作應用研究(Applied Research),與很多研究本身有應用價值一樣,一般要求是專業的嚴謹,而不涉及道德上的考慮。

票站調查只利大政黨

  所以,民調不準、數字做假,我們可以批評為不專業,令到選舉之日混亂,但認為會被政黨在策略性投票配票的行為上加以利用,則是道德審判,這頂帽子對基本上只是一盤生意的港大民調計劃並不合戴。

  港大的民調計劃應是財政獨立或半獨立的活動,個別計劃例如選舉日的票站調查與港大應無關係,鍾庭耀提早將資料交給贊助傳媒是應出資贊助者的要求,還是自己主動?《信報》昨日翻查鍾庭耀○四年時的文章,當時他自詡為了絕對中立,不會在投票結束之前把結果通知參選人士,就算是贊助票站調查的傳媒亦只能在晚上九時左右才得悉選舉的結果。鍾庭耀以此為「專業操守不可無」的標準,今天忽然打倒昨天的自己,相信他會萬分尷尬。

  可以假設非他自願放棄自詡的「專業操守」,迫他這樣做的是誰?合理的推論自然是有份贊助民調的「民主惡勢力」。這股惡勢力不單干預誰做候選人,現在連半學術理應中立的民調也干預起來,真是有錢大過天,大家也應該同情只是受人錢財的民調專家吧。

  公開民調風波之後,涉及泛民與建制派對所謂票站民調的爭議。泛民認為民建聯利用了票站調查是選舉的不公平,官方的回應是學術活動與宗教自由受《基本法》所保障,政府無權干預云云。

  民建聯的答辯也有針對性;泛民一樣有進行票站調查,否則○四年李柱銘及楊森不會告急,○七年立法會的補選《蘋果日報》也不會為陳太出告急的號外,為何泛民只見別人眼中的刺,不理自己眼中的杉?

  這類票站調查的活動,自然只利大政黨,不利小黨及個人。情況是泛民自知無法做到民建聯的規模,遊戲規則不利自己之時,就要求一拍兩散,完全禁絕這類活動。

  距離選舉只有數日,社會沒有機會討論,政府也無法回應,民建聯不會因為這些壓力改變自己的計劃,得到資料的傳媒特別是電子傳媒,不報白不報,某報就會更加大條道理將資料交予泛民大黨自由使用,星期日的立法會選舉日只會告急之聲亂飛,真真假假,普通市民無法判斷,但這又會影響到左派有組織的配票行動嗎?

  答案不說自明,當遊戲規則還是比較有利建制派之時,政府不會輕易取消,泛民今次在民調事件上興風作浪,會是白費心機。

政治表演對民主無益


  作為一項議題討論,又或者代入要保持中立的政府角色作考慮,完全禁止在選舉之日有什麼票站調查,更應進一步禁絕任何政黨的拉票活動,讓選民在平靜的情況下冷靜投票,筆者完全贊成。雖然大家喜歡看新聞有事故發生,有人爬電燈柱或衝入敵對者的助選團搞局,看者大呼過癮之餘,要反問這些表演對民主何益?對改進選舉文化又何助?

  還港人一個平靜的選舉日吧。台灣的選舉日市面十分平靜,九二年筆者在英國也在國會選舉日投了一票,市面也是十分平靜。平靜的選舉是民主進步的體現,也不必令到候選人及助選團在投票日太辛苦了,選民應早早決定投誰人一票而不是在選舉日看氣氛如何才決定的。

  但筆者不是說選民不應配票或作所謂策略性投票,這原本就是投票遊戲的一部分,有人喜歡睇定形勢才投票,是自由吧,特別是比例代表制下投票比較技術化,選民變得技術化或是政治化也是正常的。

  但禁止票站調查及拉票就有利泛民嗎?這自然是天真的想法。政府能禁止人民用其他方法拉票嗎?用電話、用短訊、用網上資訊如電郵等,也要禁止嗎?這不太可怕了嗎?不禁,還不是始終有利人力物力充足的政黨嗎?

  泛民還是多關心港人的社會政策及民生議題以爭取更大的支持吧!在枝節技術上斤斤計較,只是小家子心態而已。

 報財經新聞
P10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     2008-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