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9th Apr 2016 | 信報每周政論 | (102 Reads)

 Picture

佔領機場 大有可能   


其實我也不明白警方為何批准空中服務員總工會(空總)在機場之內搞集會。既是公眾集會,人人皆可出席,2500人不多不少,但想想十倍於這個數字的集會,香港也很常見,那就可以成為佔領機場、令政府無法控制的局面了。

以小人之心猜想,警隊高層也希望有大事發生,令梁振英不能連任,甚至提早下台。

批准了第一次,以後便沒有理由拒絕同類申請。空總聲明行動僅屬第一步,要求民航處會面並於一周內回覆,否則繼續行動;民航處處長放假,政府的回應是官腔,說了等於沒說,這也是迫不得已,問題出在特首自己一家人,解鈴還須繫鈴人,這個波現時在公務員與特首之間傳來傳去,問責官員之中的保安局與運房局有直接關連,但問責局長無意為不知能否連任的梁振英揹黑鑊,於是表面上是空總與民航處處長的爭執,其實所有人都在劍指梁振英一人。

以國內的標準看,做到市長省長不大貪特貪已經十分難得,小小特權根本不算什麼,連報道也恐怕沒有媒體敢做,申訴的小職員隨時會被控以造謠生事之罪。

然而,這兒是香港,港人固然不接受特權,事件更涉及國內的特權文化入侵香港的恐懼,香港人反應激烈,本是意料之中。

只是,民意是一回事,化為行動是另一回事,把港人的共識轉化為社會行動,而且是「佔領機場」這樣的高階社運的敏感性不下於佔中,背後的推手自然不離泛民,但也需愚蠢自負的梁振英自行配合,短短兩周,已經發展到數千人到機場集會,北京理應震動,而梁振英還是老神在在,表現從容,似乎不信年初一的「魚蛋革命」會在機場上演。

問題是,機場不同於旺角街頭,毋須掟石,只需一萬人坐下不走,就是最有力的非暴力和平抗爭。可以嗎?別說「雨傘革命」的3個月,前年七一泛民便輕易號召數千人於遊行之後靜坐,最終有500多人在遮打道給警員抬走,到今天一個人也沒受控告;今天泛民要再來一次也十分容易,要再次和平地把民眾抬走卻恐怕不容易。這個風險,梁振英負得起嗎?北京會再支持他嗎?

這也是天降給泛民與「左膠」的所謂「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路線的一次絕佳勝利機會。這一路線兩年來飽受勇武派的指摘,事實上它也沒有半次成功的例子,反而泛民口中的「暴力」行為得到中共的忍讓,取消「一簽多行」,限制自由行;「魚蛋革命」之後,北京不單反應低調,更迫使梁振英承認市民有怨氣,皆因港人在新界東以選票表態支持勇武的抗爭路線。

這都是路人皆見而泛民無法扭轉的頹勢,梁振英的機場濫權事件,泛民的應對也只是一貫的手法——輿論攻擊、和平集會抗議,不同之處只是集會的地點在機場。在這樣敏感的地方和平集會也會成為威力無窮之事,只需人多。

搞人多而無結果的抗議集會,本來就是泛民最拿手的事,這類「和理非」活動,數年來不斷給勇武派或踩場、或嘲笑、或自行組織更激進的抗爭行動,迫使泛民的「和理非」路線節節敗退。事實上,面對9月立會選舉,泛民政黨全無氣勢,只能採取守勢「食老本」。

和平佔領機場成為泛民溫和派的一條救命草,當不會輕易放棄。到過機場的人,皆知有手持自動步槍的特警巡邏,一般的勇武派反而難有用武之地,自然也不會出現騎劫,而泛民便可輕鬆地全取成功的果實,從而令選民對他們重建信心。要成功是出奇地容易,只需人多。

成功的標準是什麼?北京也許會暗示或放出氣球不讓梁振英連任。那是不可信的,因為到年底中央又可改變主意,這種可能性從來存在,到時民眾對事件早已忘記,也不見得只靠一個下台的可能性,民眾便會捨棄勇武派而回來支持泛民。

最成功的當然是迫使梁振英現在下台。無論泛民、工商派或是本地左派對此皆是夢寐以求,但恐怕北京無法答應;比較現實的是,北京因為害怕佔領機場的出現而迫使梁振英公開為濫用權力向市民道歉,以平息民憤。

這大概也是泛民現時的目標,也正在朝這個目標努力,成功的機會也真的不小;對不願冒險的泛民而言,這個險也不算大。更重要的是,泛民若不再組織一些強力的社會行動,9月的選舉形勢也就難以樂觀,這是彰彰明甚的。

對上幾個星期,多個新政團宣告成立,成為傳媒焦點,但這些政團與現有的本土派對這次梁振英一家人機場特權事件似乎並不留意,或並未想及其重要性——重要性在於事件為新政團的競爭對手,亦即是傳統的泛民勢力提供了一次翻身機會,為泛民提供了一次證明「薑還是老的辣」的絕佳機會。

近來政界由於梁國雄說出一套「人血饅頭」的「偉論」,為了選舉而爭吃人血饅頭似是不道德的行為;問題是,選舉的勝敗關乎一個政團與所有政客的成敗,可以罵人不該,自己則不能不去爭吃一頓。

下次機場集會日期一定,大家走上街頭派傳單呼籲市民出席,勝過做選民登記吧?萬人逼爆機場之勢一成,不容梁振英不公開道歉,到時成功爭取,人人有份,自己不能落空的。

 

信報財經新聞   2016-04-19 A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