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0th Sep 2008 | 2008 立法會選舉 | (737 Reads)

Picture

鍾庭耀疑似為泛民選戰服務  

  在起標題時筆者也考慮了一些時間,是否只應呼籲鍾庭耀不要捲入是非之類,直指鍾博士為政治服務,指責嚴重,等於說鍾博士不再具學者的客觀中立。當然筆者並無超越合理疑點的證據,卻並非無迹可尋,亦可以是合理的引申推測。以推論為分析的出發點,鍾博士為泛民要打破整個票站民調活動作出絲絲入扣的配合,不單是懷疑,而是客觀的事實。

  回看整個事件的過程,鍾庭耀挑起事端的時間,完全經過精心策劃,由星期一公布要分階段公布票站調查開始,整整一星期內,票站調查被用作配票造成不公平的議題一直成為社會焦點,多份報刊出現了一篇以上的社評評論其事,中大的王家英及嶺大的李彭廣到星期六還上電台討論此事,於是票站調查有問題成為每一個選民皆知道皆感疑惑的議題。

露出尾巴

  鍾庭耀最偽善之處在於,要分段交付時間修改為到晚上八時始交給贊助者的同時,再表示下次考慮不再做票站調查。還自詡自己的行動,是為了喚起社會及政府關注票站調查不專業的問題云云。

  尾巴的露出,正在這裏。

  回到他行動的原因,正如本報社論所說,社會上爾虞我詐,從來如是,沒理由鍾庭耀會在選舉日之前幾天才突然發現問題存在。這裏要代博士更正一點,不是社會上,而是「鍾庭耀為人所知的與泛民的交情和關係」(《明報》社論的用語)。泛民從來精於爾虞我詐,包括利用真真假假公開或不公開的民調作政治用途,與泛民主流關係深厚的鍾庭耀焉會不知。泛民近年要求規管禁止左派民建聯利用票站調查配票的訴求,鍾博士更是清楚知道,說不定還提供了專業意見與理據。

  這些關係完全不是問題,問題出於為何鍾庭耀故意在選前幾天才發難,將事件炒熱,令到人人都留意到事件的存在,才是問題。問題在於鍾庭耀並不是為什麼民調的專業獨立而戰,反而是為泛民今次的選戰利益服務而戰,這就是最令人不安的地方!

炒熱事件

  社會政治化從來不是問題,當社會上的所有個人及單位皆自覺或不自覺、自願或被迫捲入政治紛爭,為一黨一派的利益服務之時,問題才可怕。社會沒有獨立的個人、獨立的聲音之時,你說禍害是否比泛民少一兩席更嚴重?本來在社會上有獨立身份地位的鍾庭耀及他的民調計劃,亦不能幸免之時,就更令人深覺可怕。

  筆者說他的尾巴,是若然他早知或早想有所抗議,他何以不早一點例如一個月前公布他要提早交付票站資料予傳媒的計劃?今次竟然是連他的傳媒顧客事前也不得知,無法表達意見,這又何專業之有?

  鍾庭耀要在選前幾天炒熱事件的動機,豈不是清楚不過了嗎!泛民也加入批評他的行列,不外是周瑜打黃蓋,扯貓尾而已,目的是讓泛民主流有更好的藉口,公開呼籲選民不要回答任何票站調查員的問題,包括港大民意計劃的調查員。一切都是順理成章,泛民背後利用鍾庭耀策劃事件,成為得益者,卻可以將破壞學術自由與資訊自由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高明是高明了,蒙騙選民,欺騙大眾,道德責任又何在?鍾庭耀在事件中又扮演了什麼角色?這與中立獨立的學者身份相符嗎?

小家行為

  更壞的是泛民自己一樣有利用票站調查的資料調整策略,也不是秘密,上次四年前的港島區告急,陳太補選的告急,周日多名泛民的告急,事後都顯示是有的放矢,不是胡亂的行為,請問資料又何來?有人猜疑資料正是來自鍾博士,自然這只能是基於鍾與泛民的良好關係的猜度,但鍾博士今次與泛民的配合,令人如何釋疑?最好的方法,恐怕是鍾博士不是考慮不再做票站民調,而是今天就切切實實宣告以後也不做票站的民調!

  回看今次事件的結果,由去屆七成五願意回答問題的比率下降至五成,於是電子媒界在十時後公布的資料,出現的是大量「均等機會」的候選人,筆者心急知結果,可以不睡覺到清晨四時,但報館可以等嗎?星期一報上能給大眾的資料是什麼,大家有眼見了,這是資訊不足的損失,是港人的大損失,責任在鍾庭耀及泛民!

  再看選舉的結果,建制派要配票,還是一樣成功,梁美芬與王國興順利經配票翻盤成功,有受到大影響嗎?這些泛民的小家子行為,不是無聊及討厭嗎?

 信報財經新聞
P12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  2008-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