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7th Sep 2008 | 2008 立法會選舉 | (1489 Reads)

 Picture

 公民黨敗於政治厚黑不如人     

  公民黨也不算大敗,只是本來有兩席機會不差的敗於社民連之手,分別是九龍西及新界西;新東湯家驊幸保不失與港島余若薇還能入局,證明選民對這群「藍血人」還算不薄;但公民黨在選舉過後似乎餘怒未息,指責社民連是「贏了議席,輸了品格」,又表示基於此,以後兩黨在立法會內的合作有問題云云。

  與以江湖朋友夠多為榮的黃毓民講政治品格,特別有意思,你們指做人的品格還是政治上的品格?品格的標準又由誰來定?是否一如什麼核心價值之類的東西,由一個老太婆說了算數?如果公民黨要為政治品格下個定義,似乎應該先召開一個大型研討會,先由黨內兩位政治學大教授寫幾篇文章,交付泛民及社會討論討論,謀求共識,大家同意了,然後有人違反了,那才可以指責別人。否則,在一個法治社會,言論只要不構成誹謗,誰阻止得別人在選舉論壇上說了什麼?

打爛仔交技不如人

  公民黨的幾位大狀不外以自己的價值觀,以自己的遊戲方式加諸社民連,結果失敗了,就指別人失品格。這猶如自己一心要與人比較武藝,下場後發覺對方在打爛仔交,而且觀眾大叫過癮,並無阻止之意,在這一刻,一是離開沒有裁判的比武,二是改變策略,同樣用上打爛仔交的比試方法,而不是堅持用自己一套優雅方式比武,敗陣之後還怨對方無品。說穿了,公民黨其實是自己對群眾的取向判斷錯誤,兼且職業病作怪,將法庭審案時的爭辯準則放到選舉論壇之內,以為選民會欣賞。

  看看時間的先後次序,就明白公民黨的失敗在於政治上的厚黑學技不如人,自己後知後覺,沒有變通,沒有在適當的時間調整策略。筆者不以為這是公民黨的人君子,只是他們判斷上出了大錯誤,以為大多數選民是接受欣賞他們不作負面攻擊泛民的態度,會同情他們主要是毛小姐被黃毓民惡罵而得分,可惜事與願違。

  由八月一日到選舉日中間有五個星期,黃毓民支持率的改變在第二周之後的三星期內發生。第二周的星期六晚港台的錄影論壇成為經典,也是選情的轉捩點。毛孟靜主動問黃毓民是否參加功能組別選舉就一定是罪人?之後發生的事情,無必要詳細覆述。黃毓民主力的一擊,是湯家驊叫李柱銘考慮參選法律界功能組別的舊事。毛小姐否認之時,黃大叫「你講大話」,因為是李柱銘親口告訴他的。毛小姐頓時口窒窒,又否認湯不代表公民黨,這是做了錯事被人踢爆時的表現,一派理不直、氣不壯的姿態,觀眾可能會同情弱者,但不是做了壞事的人,分別在這裏。

  不單是毛小姐,社民連五區的候選人都咬着這問題不放,令到公民黨選情幾乎大敗,公民黨不回擊的策略,令到選民認同黃毓民的論述,公民黨變了豬狗不如的政客,這是道理嗎?也許有一些,這更是厚黑技巧不如黃毓民。面對這位名嘴多年,大狀竟然不知道名嘴為求成功之時可以不顧一切,可以自圓其說的厚黑技巧,焉能不敗。

出賣朋友李柱銘

  請問李柱銘有同意黃毓民將兩人私下的談話說出來嗎?與公民黨大狀關係比自己黨友更親密的李柱銘今後如何面對湯家驊對他的怨言?黃毓民的表述是自我包裝為正義的化身,以騙取選民的票,但這是建基於對朋友的出賣!這朋友還是他家人有難時幫他打官司的人,這又是一個有江湖義氣的人應有的行為嗎?

  毛小姐只要質問黃毓民一句:你怎可出賣李柱銘?是李柱銘託你惡罵公民黨的嗎?

  然後,平靜地說一句,係,但So what?你的黨友長毛沒有告訴你革命家葛蘭西的著名理論嗎,那叫位置之戰(position war),公民黨既參加功能選舉,叫友好考慮參選自然是順理成章,也是革命的!

  黃毓民的政治厚黑包裝術十分高明,不單騙倒選民,而且騙倒大狀黨的精英,所以整整三個星期他們也沒有應對之詞。聞說有幾百年輕人因為崇拜名嘴及長毛而加入了社民連,這是令人難安的。若然要學厚黑術,例如政治人物喜歡將家人有病的不幸抖出來與公眾分享,以此證明自己被迫害如何慘情,為民主而翻身再鬥又如何威猛等等,又還有將自己怕死棄甲曳兵說成是為了家人的安全等等,這些政客必備的厚黑元素,大有成功的例子可學。

  但作為學做一個正常品格性情的人,將自身的政治利益,放於家人及朋友的利益之上,而旁人尤不覺得,反而說你有正義感,兼且對家人有情,對朋友有義,這是一種天分,是學不來的。就算學得成功,又可以騙盡天下人嗎?

 信報財經新聞
P10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     2008-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