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0th May 2016 | 信報每周政論 | (196 Reads)

 Picture

研領展可能違反競爭法


領展在法律上是一家上市公司,依法只受證監會監管,近來政黨政客輪流到領展總部要求對話,完全莫名其妙,因為領展有公關部門,管理層在各種商界的活動,絕不缺乏與政黨政客交流的機會。

領展行政總裁王國龍說得坦白,他說臨近選舉才特別多政黨示威抗議,那是一語道破,也是路人皆見。

不道德不等於違法

多個政團包括支持領匯(現領展)上市私有化的民主黨(工黨、民協和社民連當年反對)近來天天拿領展做秀,行為與口頭支持工友行動和工友權益但投票時不一樣的工聯會,同樣好不到哪裏去。

雖然社運界10多年前曾經反對領匯上市,但房署物業出售之後,已經是私有產權,其所作所為受法律而非政府政策所左右。

社會運動不去針對政權而只是針對私人機構,在法治社會固然站不住腳,企圖把財團的行為非道德化,只是浪漫「左膠」才做的事情,並無爭取成功的可能或有效的先例,更加不屬於抗爭,只是欺世盜名騙選票的循例搞作,這類賣新聞的搞作選舉前特別多。可以預見,過了9月,領展的總部就會回復清靜,但領展危害競爭法律、違反《競爭條例》的問題只是開始,未成過去。

領展的行為並非不可指摘,若指摘只是基於自定的道德,便是了無意義。商業行為從來巧取豪奪,只問是否符合法例,不應有影響機構形象以外的道德問題。多收租金對小商戶或車主是不道德,但對買了領展股票、靠股息收入養老的小市民而言,領展變成社福機構,無息可派還要股價下跌,正義朋友就成了令這些老人家不能過世的罪人。

事實上也不可能,多年來,政客能逼政府做的是承認當初的錯誤,要用金錢回購領匯(或領展),政府不肯,這就變成老生常談,不利選舉工程,於是才出現現時針對一家公司的示威活動。這是無效的行動,那是大家心知的。

有效的行動反而無人研究,那才令筆者奇怪。似乎也有人提過領展可能違反去年初才正式成為法例的《競爭法》,只要證明領展的行為違反這一條法例,從前合法的事情,今天已不合法了。政黨為何捨正路而不行,筆者不知不懂,最簡單的假定,根本是不想開罪大商家,只想搞搞選舉工程可能更符事實。

首先,領展肯定不是房委會或市建局一類機構,不是法定機構,所以不是《競爭法》所不能引用。其次,未聞領展曾經申請按法例第9條或第24條得到豁免於法例的引用,競委會的網頁也沒有這項申請紀錄。領展一如所有大企業,受到《競爭條例》的管制,從前視為合法的,法例通過後就已經不是,為何沒有人研究一下?

法例針對兩大不法行為,分別是針對任何有害競爭的協議,只要協議有妨礙、限制或扭曲競爭的效果或目的。第二類行為是指當一企業在相關的市場有相當權勢之時,濫用(abuse)了這權勢。針對這兩大行為,競委會出版了兩本守則,把守則對照一下領展的作為,違反的地方甚多,政團只要肯花點時間做功課,不會沒有話題而只能空泛地指控領展沒有社會責任。

領展及其外判商要求青衣長發街市交還舖位,要一條龍式經營菜檔和魚檔,當中必然有一定數量的協議,競委會只要展開調查,不難找出是什麼協議,而這些協議是否違法,涉及是否違反第一類行為守則之中列明違反競爭的行為。

直接行動抵抗財團

最明顯的是,曾否有經營菜檔之時作特別的訂定價格行為(price fixing);有否維持某一最低價格的協議(price maintenance);有否顧客編配(customer allocation);有否聯合經商(joint venture)……只要這些協議在常識上會影響競爭,法例皆是可以干預的。從前沒有法例之時可以的事,不等於今天還可以。

在屋邨範圍之內的出租車位市場給領展壟斷,其車位的租金不能比市場價格過高,否則成拒絕交易(refuse to deal),違反第二行為守則,是變相逼走顧客,有害競爭的行為。

領展出售物業,招標與投標過程封閉,可能涉及圍標(bid-rigging),違反第一行為守則;外判管理公司據報道忽然安排了一批新商販以超平價格賣菜,當中涉及攻擊性定價(predatory pricing)、利潤擠壓(price squeeze)等行為,亦可能違反管制濫用市場權勢的第二行為守則;而領展與商販之間有任何違反競爭性質的協議,皆屬違反第一行為守則的行為。

相信政黨與社運團體協助介入事件之時,已掌握一定資訊,但就是沒有分析這些情況是否違反競爭的行為,自然幫不到小商販,也就幫不到消費者和小市民了。

領展的存在已經多年,影響民生亦是彰彰明甚的,政客既無解決方法,也不敢領導抗爭,自然失信於選民了。其實,抗拒大財團和地產霸權的最好方法,就是直接行動——小商戶無生存空間之時,最直接的方法是上街擺賣;無屋住的市民就到公園、山邊或農田旁邊搭屋而居,逼政府解決問題。

年初一晚「魚蛋革命」的起因,也只是小販生計受擠壓而引起的,本土派肯為小市民出頭出了口氣,就是最佳的選舉工程了。

 

 信報財經新聞   2016-05-10 A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