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31st May 2016 | 信報每周政論 | (263 Reads)

 Picture

政客比龜公鴇母更不堪   


學生有沒有否定六四悼念本身?沒有;學生有沒有侮辱參加六四晚會的所有群眾?沒有。可是李卓人如是說;泛民的輿論機器也如是說。六四晚會到今天的確存在救亡的危機,但若然泛民一如以往只知用歪曲抹黑的手段,去維護一己虛假的權威,只會迫使新世代的學生和年輕人加速覺醒,把危機變為事實。

 

比喻不當 易生偏見

 

樹仁大學學生會編委會總編輯吳桂龍上周五(27日)發表評論文章(「吳文」),把支聯會比喻為妓院鴇母(後改為龜公鴇母),「職志就是要誘拐少女受污,上貢暴徒土匪(中共),期望他滿足獸欲(慾)後,浪子回頭」;支聯會秘書李卓人表示憤怒,稱說法侮辱了所有悼念「六四」市民的感情,還要求對方收回言論和道歉,云云。

 

筆者認為這個比喻不大恰當,因為帶有對性工作者及其代理人的偏見和歧視。辯證地說,性工作者及其代理人若是正常工作,只是服務社會,與工人、工會和資本家的關係一樣,不應受歧視;而「吳文」和李卓人皆以負面標籤為前設去討論問題(不正常運作之時,就是罪惡的資本家在剝削工人,就是工賊在出賣工人,自當別論)。

 

再辯證下去,「吳文」是負面地批評支聯會,而非批評支聯會的義工,更不是批評出席燭光晚會的市民;在「吳文」的辯證框架之內,這些都是受害人,「吳文」在為他們抱不平,在提醒他們不要受人利用,絕不是在侮辱他們。但李卓人如是說。用到這類移花接木的歪論,筆者只能批評政客比龜公鴇母更不堪,因為若然龜公鴇母專業合理地工作,是對社會的功能有正面的功用,但支聯會的政客自出現以來,都只是一群吃六四人血饅頭的人,對六四死難者只是利用,把港人的抗爭和憤怒轉化為哭哭啼啼的悲情悼念,只是幫中共維穩,只是幫自己友爭選票!

 

這些批評,筆者絕不是今天才說,而是九十年代初幾年就在本報長篇大論地說,老一輩讀者絕不會陌生。「六四」後之初,支聯會有搞「黃雀行動」,有直接支援國內的民運,但當1990年民主派組成政黨港同盟之後,政客的頭頭與支聯會的頭頭重疊,支援便沒有再做了,這是否事實?支聯會一直堅持只限悼念到今天,空談支援國內民運、空談建設民主中國27年,這又是否事實?

 

今天學生只是拒絕再認皇帝的新衣,拒絕再走學界前人走了27年的虛偽民主路,前學運老鬼皆老羞成怒,只是難以面對自己而已。人皆有慣性維護自己見解的習性,是人性的一部分,但經歷大衝擊之後,還不肯改變自己的思維,便會成了阻礙時代變遷的瘀血;若然你有份依附泛民謀生,這幾天要上網寫點東西撐支聯會,不論自發還是被動員,你們的不堪就與政客一樣。

 

所謂愛國 先愛香港

 

何謂大衝擊?「六四」對筆者而言正是,而正是因為「六四」,筆者與泛民就算不是化友為敵,最少是自「六四」之後大家各行各路,不相往還。到今天還是有大量的人以為支持相對正義反共的泛民主流就是正當的態度,我只能說正是這些不肯分清是非的人性惡習誤了香港一代人。不要再害人下去吧!

 

「六四」之後幾天,國內大城市還有人示威支持北京學生,但很快便進入白色恐怖,人心惶惶,香港人也就進入了惶恐與悲憤的情意結之中;其時支聯會尚未成立,只是個籌委會,但泛民頭頭不離那幾個人,後來也就是泛民第一個大黨——港同盟的創辦者。在1991年的立法局選舉之中,20席直選佔了16席的政黨(其餘2席歸匯點,1席民協馮檢基,只有1席歸鄉事派的戴展華),可見泛民這口六四血饅頭食得如何之爽。

 

筆者要點出李柱銘、楊森、李永達和司徒華這幾個人物,因為他們在「六四」後個多星期時泛民主流急召的幾次會議之中充當說客,筆者曾出席一次會議,記憶清楚;會議不是討論如何支援北京市民,而是要搞個叫「港人救港」的活動。

 

不少社運界中人莫名其妙,我們不是中港一心的嗎?北京有難,我們只想救自己嗎?距1997還有7年時間,香港還在英國人管治保護之下,救什麼港?香港人不笨,要求英國給350萬港人居英權的什麼「港人救港」運動只有幾千人參加,因為人人明白那只是個偽命題,會議不是沒有人公然質疑,結果司徒華一錘定音,說「我們不能落後於形勢」,當時的形勢只是行政局議員赴英為港人要求有居英權。結果,社運界中人在虛假的團結呼籲下,結束了質疑。

 

俱往矣,筆者再寫出來只是「不想回憶,未能忘記」,25年來筆者雖然批評支聯會與泛民不絕,但一直呼籲市民到維園的六四晚會,自己也年年去,因為對「六四」的情意結與大家同是一樣的深。

 

在經過大事件的衝擊之後,對事物的看法往往有徹底的改變。「雨傘革命」之後,筆者決定不再去維園,不再去建設民主中國。不是筆者不再愛國,而是愛國是指先愛香港這個自己的國家,再到中國這個歷史上的國家。放着香港的事務不理而空談愛國,寄望中國有民主然後香港才有民主,只是逃避責任。

 

今個星期六去不去維園,請自己決定,筆者只是告訴大家個人不去的原因而已。我沒有放下「六四」,若然年輕一代要放棄,我完全理解並支持。

 

信報財經新聞   2016-05-31 A13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