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9th Jan 2009 | 崖岸自高 | (746 Reads)

Picture

 看「香港觀察社」歷史  
 
星期二在發表批評大狀黨員對胡紅玉不敬,對歷史無知一文後,馬上有泛民議員來電,大表讚賞,認為句句應棍。須知胡紅玉推動的《平等機會條例》,是香港平權觀念出現之始,今天的同志團體、性小眾、南亞裔的少數民族,紛紛組織起來發聲,爭取權益,正是有賴平等機會觀念的深入民心,胡紅玉對人權的貢獻,絕不是梁影子特首所說,是「很遙遠的事」。幾個資深大狀,做了這麼多年議員,對人權除了因應傳媒所需誇誇而談之外,你們做過甚麼實事?

政府成立秘密小組監視

當時得令,撿盡民主發展現成便宜的大狀議員,應當反省一下,你們尋找一下包括胡紅玉在內一眾早期觀察社的成員,登門謝罪亦不太過,但也不必了,請教一下倒是必要,因為你們對香港社會的發展其實無知,否則不會有這些指控人家對民主發展無用,自大地將人家劃為非民主派的怪行。

反正新正頭可論之事不多,本文就為近年始認識關心政治的小朋友補補功課。「香港觀察社」成立於1975年初,源起只是朋友的聚會,大家關心到當時的種種不平等情況,於是起而論政,雖然自我定位為壓力團體,但做的工作主要還是精英階層的空談,只是可以利用《南華早報》發表文章,造成了影響力。

對於一個今天被美化了的舊殖民地政府而言,社會上的精英過於活躍於政論,會鼓勵市民的政治覺醒,甚而提出民主的訴求,不利殖民者的利益。當時政府成立了一個秘密小組,名為「監視壓力團體小組」,負責注視類似觀察社一類的組織。在這些壓力之下,香港觀察社改變定位為非政治組織,「避免過於引人注目,不嘩眾取寵,既不爭取有左右政府決策權力的地位,又不一成不變地反對社會現有制度,更不提倡某一類政治學說和依隨某一政黨」。(見羅賓.夏志信在香港觀察社著,百姓半月刊於82年12月出版的《觀察香港》引言。)

在80年代初期,中英談判開展,政治上可供港人參與的空間開始出現,觀察社成員對是否組織參政意見分歧。觀察社最後為港人做的事情,是進行了幾次有關九七問題之民意調查,然後漸漸淡出,但個別成員在90年代的彭定康時代再度活躍於政治,表表者正是陸恭蕙及胡紅玉,成員之一的于品海更是比黎智英更早在傳媒引起一陣風雲的人物。

公民黨可以求教鄭宇碩

上世紀的70年代,是香港由一個單一高壓的政府,轉變為一個現代開放自由的社會,那是英國由工黨執政的時代,香港的社會保障基礎也是在那段時間出現,包括綜援與保障勞工的法例。政治上,談民主反殖民只是少數知識分子的空想,但壓力團體及工會活動轉趨活躍,成功冒起,為民間社會定下基礎的,有司徒華領導的「教協」與劉千石領導的「基督教工業委員會」。

50、60年代是左(親北京)右(親國民黨)對立的年代,香港人根本上沒有本土的政治文化認同,情況到60年代後期在港出生的一代人成長才開始改變,而左派在1967年發動的一場暴亂,失盡民心,工聯會在整個70年代抽離於主流社會,不問政治,故泛民政黨前身的壓力團體政治,得以在70年代興旺,為80年代的發展打下基礎。

忽然想起,觀察社的活躍人物還有一個鄭宇碩教授在公民黨中,要求教前輩,大狀原來可以不假外求,怕的只是你們無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