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6th Jun 2009 | 崖岸自高 | (850 Reads)

Picture

譚香文退黨揭公民黨隱憂

公民黨內的人事紛爭,似乎與社會大眾無關,但譚香文的高調退黨,則在公民黨的精英理性包裝外表之下,突然讓大家留意到,這個只有區區3年時間的新政黨,藏着極大的隱憂。公民黨本來有機會藉吞併老牌的民主黨而成為泛民超級大黨。在去年的立法會選舉,若然他們的如意算盤打得響的話,直選可以再多兩三席,功能多一兩席,那就是9席議席的大黨了。可惜事與願違,功能組別選舉固然失利,直選又被社民連迎頭一擊,毛孟靜與張超雄雙雙失利,只餘下4位直選一位功能共5席清一色大狀政黨的格局。

藍血忽視基層難與泛民合作

在新格局下,公民黨為泛民領軍的氣勢與機會頓失,連資格也失去。事實上老牌的民主黨已經重拾龍頭大哥的地位,最支持合併的李柱銘已經退休,黨內的新生代早於最少90年代已經為民主打拚,自然不會看得起僅在2003年利用《23條》議題上位的大狀幫。在未來直選議席有多無少的情況下,民主黨內自行發展讓新人上位,自然較與大狀黨合併被人領導優矣。

由於歷史上有較長合作的關係,民主黨整合其他泛民單位的能力,遠比公民黨強,特別是被指藍血的公民黨,從來忽視基層,筆者無法想像他們的意識形態可以與街工,民協或工盟等組織合得來。連泛民中最右的前綫也已經投靠民主黨之時,公民黨的發展前景,其實是很窄的。

明白這個形勢,就更難明白公民黨的當權者為何會忽略張超雄與譚香文這兩個雖不太受選民支持,卻是形象鮮明一貫的民主派議員。

張超雄作為社福學者,他對公民黨的社福路線不滿,是公眾意料之內。他與公民黨的關係,可以視為形象互補的關係,他雖然另立組織關懷弱勢,可以視為為公民黨拉闊戰線之舉。譚香文的退黨,可讓外界清楚看到公民黨的弱點及內部矛盾所在。

大狀巨頭專權輕視黨內精英

譚香文的指摘之一,是公民黨不重視基層,這對經功能選舉上位的議員來說是令人意外的說話。原來譚香文曾經也是區議員,2007年失去議席,她抱怨公民黨的基層支援不足。平情而論,在位而且是民主派兼現任立法會議員兼具政治明星效應還是落敗,忽視基層的恐怕不單是黨,譚香文自己的責任更大。

反而譚香文指控4大狀專權,甚麼事情都是幾個人說了算數,未能團結更多的精英,更符合筆者的觀察。公民黨內的學者也並不為大狀們所敬重,是江湖傳聞已久的事,看來也所言非虛。筆者讀法律,但從來認為讀法律越叻的人對法律以外越無知,這情況在精英級別的專業,例如醫生也很普遍,專業上的成功令人容易自大,容易輕視其他的知識,而專業的成功靠對專業的專注,這也容易令人無知。

當公民黨5個席位都是清一色大律師之時,必須要有自我警醒的心。但我們所見,大半年來公民黨似乎只是將去年直選的失敗歸咎社民連的攻訐,而沒有反省一下自身的問題。若然你們的黨不是真的從內到外都是藍血貴族的思維,選民不會單是因為一句選舉的口號就頓生反感的,除非,那是一句一語中的口號。

新報
A09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  2009-0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