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4th Jun 2009 | 信報每周政論 | (232 Reads)

為何由證監逼銀行全額賠償?  
 
 
  「七一」臨近,雷曼苦主似乎再有行動,已經在中銀大廈之外一連五天紮營靜坐,更長時間打鑼打鼓,令人側目。必須承認,社會輿論對雷曼苦主的關心隨時間的流逝一定會退潮,苦主要依賴政客為自己跟進事件而大安旨意,就一定面臨被出賣失敗告終的結果。

  雷曼事件到今天還是一項不能輕視的社會議題,苦主自身的努力是唯一因素。社會大眾很容易被一些投資者要自負風險之類的歪論誤導,政客也是功利現實,自己不努力是不行的。


怕苦主失堅持勇氣

  港人的自救意識、自救文化從來都很強,在這件事件上也發揮得很好,最少感動到筆者一直關注評論。過去多個月來多次收到《信報》轉寄的雷曼苦主來信,可以告訴大家我每信必細讀,亦清楚知道無論在情、理、法之上,銀行都必須負上百分之一百的責任,但誰獲得最終勝利,並不單靠法理,亦要靠行動的決心。筆者極少到中環,但二月中一個中午路經大道中,見大新銀行外有一老婦人將投訴標語放滿地上,我已經心中明白苦主最終必勝,怕的是你們失去堅持的勇氣而已。

  今天「七一」遊行據說民陣與雷曼苦主由誰人帶頭的意見分歧,苦主決定自行早一個小時出發。這有利有弊,好的是讓政府清楚知道苦主自己的實力,而不會將苦主的訴求與雜亂的社會及政治訴求混為一談。壞的自然是人數不夠之時,會視人以弱。過去的示威,只停留於數百或數千人的規模,放在「七一」這是不夠氣勢的,大聯盟曾經言有十萬人,這是不具建設性的誇大,能有一萬人已經不錯。

  最新的發展也令人摸不頭腦,在證監會行政總裁韋奕禮出席立會聆訊前夕,報章爆出證監會逼銀行作出百分之百回購的立場,因而傳出中銀願意以六成價回購的建議,但證監不同意云云。

  這是相當令人詫異的,為何忽然證監會有逼銀行全額賠償的角色?這不應是負責監管銀行的金管局的工作嗎?筆者早就強烈指出,任志剛的不體面退休,不等於他及他的金管王國不用對雷曼苦主負責任,任志剛及他的下屬是收取天價的薪金做監管銀行行政工作的,現在金管不管,反而轉而包庇銀行,要由證監代勞,你們不覺得可恥嗎?與任專員友好的泛民議員,在重要關頭反而要求任志剛留任,完全對他在事件的失責與卸責視而不見,你們又對得起投票的選民及供養你們的納稅人嗎?

  實情是證監會對經證監同意發牌進行投資產品的買賣有懲處權,那只是投資產品利潤的三倍。以中銀為例,罰款只是七億元左右,證監以此為據逼銀行全額賠償。證監的努力令人欣賞,這也是任志剛明顯失勢的今天,市民才有權利知道證監曾經有這些努力,而且還在努力。這情況與「六四」的領導人一天未死清光,也不能談平反是否相似,這根本就是中國人的人治文化結果。

  證監已經成功逼令新鴻基及凱基證券全數賠償,調查結果及報告卻不肯公開,這不是道理,而是在保護處於同類情況的銀行。證監之所以成功,除了懲處權以外,更有力的武器是吊銷或暫停證券行的牌照。這權力不及銀行的牌照,停止銀行牌照的權力在金管局,在特首會同行政會議,權力是有的,但不敢用,為什麼?

  當然是因為銀行夠大夠惡,而中銀更有國家資本、中央背景。難道這樣就碰不得?這還算是一個法治社會嗎?


誰錯誰就應負全責

  就算是以最大的中銀香港而言,全數回收所承受最大的損失亦只是二十五億元左右,只佔中銀全年利潤的百分之七,而隨美國經濟的穩定,可望迷債的抵押品價值會上升,銀行的損失更少。最重要的問題不是損失多少,始終是一個原則問題。

  原則也是法治的精神,我們只須清楚事件是誰的錯,誰就應負上最終的全部責任。雷曼迷債事件大家客觀地審視,其實一點也不複雜,監管機構沒有小心研究就批准了,但得益的不是監管者而是售賣者,而大銀行及證券商對投資產品,理應比金管局及證監有更多的專家研究產品,而銀行客戶與銀行有信託關係,銀行有責任保護客戶的利益,而非出賣他們之後,千方百計找尋卸責的理由。

  筆者早就指出,銀行說情況與證券公司不同,只是因為經手的數額巨大,這根本就不是理由。損失大就不應自己負責,就應該由你們的衣食父母(你們的客戶)承擔損失,就只肯承諾六成賠償,這是道理嗎?

  其實事件更尷尬的是涉及中資,所以民建聯在雷曼事件中低調,李慧更說六成賠償可以考慮,全無是非觀念。你們知道中銀客戶之內有更大比例的愛國愛港者嗎?愛國愛港的政協面對同胞的苦況視而不見,反而搞什麼叫大家團結和諧的「再出發宣言」,也太諷刺了。
 

信報財經新聞
P10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  2009-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