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5th Jun 2009 | 崖岸自高 | (207 Reads)

 

 Picture

延至第三季諮詢 政改迄今無消息 

七一逼近,本來是帶起眾情緒爭取民主的好日子,泛民對此理應充滿期望。今年1月特首亦只是說將政改的諮詢延遲到第三季,理論上過了7月1日,自然是第三季,何時開始諮詢,竟未有任何消息,已是一奇,泛民全不質疑,是二奇。筆者早就收到可靠的消息,年初中央曾經派員與泛民接觸,為政改方案摸底,結果是各說各話,沒有了下文,時近七一,相信雙方必已經有一次以上再接觸,只是再無消息傳出,相信也並非個個泛民議員有份,這等事情,還是內外有別。筆者的看法簡單,曾蔭權重複2005年方案的機會極大,這不是他們的問題,到政改再被否決的明年初,他只餘兩年半的任期,你們罵,他可以不理,你們向他掟蕉,他順便不再來立法會可也!

曾蔭權絕非民主救星

這變成絕不想承擔,但不能不面對的政改再次原地踏步,是泛民的問題。在過去,泛民總是將責任推給曾蔭權、林公公,並盡一切之力醜化他們,議會之內「不該」之聲不絕,長毛更在六四晚會場外將「曾蔭權×街」的口號直接與民眾共享,以發洩不能在議會之內用語的不滿,但曾蔭權真「不該」到把心一橫,在泛民再度否決之後,任內不再談政改,請問泛民政客又可以奈他如何?

曾蔭權與林公公絕非民主救星,而只是打好份工的官僚,能爭得最好,不能之時也不能勉強,這是市民皆明白的。責任是在以民主為口號爭選票的政客,到了十字路口之時,如何帶引港人走是你們推不掉的責任。

民主網絡的學者,在2005年政改之時曾經提議泛民接受那丁點兒改進的政改方案,不得要領,而且當了民主不堅定派的醜人。最近有新聞說他們捲土重來,有意聯合泛民在七一之後召開「武林大會」,討論在沒有時間表情況下的所謂民主「中途方案」,那是希望在2012年的選舉有多少改變,例如將功能組別的一些議席撥歸區議會議員互選之類,所謂增加一些「民主成份」於現在政制之中云云。但萬眾矚目的2017年普選特首方法,2020的全直選立法會方案(如果有的話),要先放在一旁不理。

民網擬邀泛民商政改

學者可以說得複雜非常,筆者看的永遠簡單,一個中共無法控制多數的立法會,現時的情況已是盡頭,再進一步的發展,現在的中共中央一定不會隨便答應。2012年最盡的情況,是新的區議會產生立法會議席,還是平分到建制派與泛民兩邊,令到建制派始終可以控制立法會的簡單大多婁,亦所以,民網學者的提議,無論在民主的形與實上皆無進步的。

泛民中人總是以為筆者之流書生論政,沒有成本,只想睇戲,有心靠害。誰不知寫作評論這回事,越資深越有江湖地位,由25年前開始論政,筆者已經歷了尤德、奕信、彭定康、董建華及曾蔭權5個朝代,只要身體健康,再歷5朝不難,只是與我同世代的第一代泛民人物,10年之內必定要退出舞台,只爭朝夕的是你們,不是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