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nd Jul 2009 | 崖岸自高 | (103 Reads)

Picture

槍桿子裏拚增薪  
  
槍桿子,從來是政權的基石。當年鄧小平怒罵其他領導人,一錘定音,決定在香港駐軍,主要是兩點理由,一是主權的體現,二就是維持社會穩定所需。當然這是歷史,是否鄧小平個人的超級遠見,可能永遠無法驗證,也可能有機會證明,更可以說是基本上證明正確,如果香港的警察真的上街,繼而發動工業行動的話。

接受槍桿子威脅後患無窮

別說是曾蔭權政府,就是中央政府及香港各方的政治勢力,對警隊高調表明要上街,高調召開兩千多人的群眾大會,顯示其團結的力量,可說是震驚及不知所措。事件帶來的政治疑問很多,政客如何定位也費煞思量,是否再次簡單地抽曾蔭權政府的水,批評他溝通不足,政治手段不夠,就可以了事?敢問政黨對槍桿子要落實職系架構檢討建議,為警隊的入職點及頂薪點增加薪級點,還有就是要落實給予警隊獨立薪酬架構等,政客是何立場?至於工傷及警務人員不能購買保險事宜,只屬枝節問題,不難解決。

工傷增加津貼便可以,畢竟是小事,買保險困難,則有點技術原因。有很多行業或特殊的運動愛好者,例如潛水、跳傘活動等,買保險都會困難一些,但可能問題只是保費高低的問題,不會是壽險商不肯承保的問題。若是清楚明確顯示保費增加是警隊的職業性質問題,而非其他理由,增加津貼也是合理之事,畢竟不會有大問題。

但警隊要搞一個自己的薪酬架構表,目的何在?說是工作性質獨立,所有專業職系的工作也是獨特的,警察在香港這平靜的城市,生命危險的情況不比其他紀律部隊,例如消防員,這是有數據可查,彰彰明甚的事。警隊若自恃有槍桿子而對政府作出要脅,便不應被接受,若接受了,肯定後患無窮。社會上的意見領袖,特別是政黨政客,很應該第一時間有不同意的表態,但他們明顯害怕得罪槍桿子而避不表態,政客之令人不齒,又多一事例。

亦所以人民代表在爭相批評嘲笑曾政府無能之時,也要反省自問,自己是否稱職合格,是否欺善怕惡,市民的眼睛也要雪亮,不要為反政府而反,不是公平合理的訴求,千萬不要胡亂支持,當後患難止之時,大家同樣是要承受苦果的。

俞宗怡李少光表現不合格

凡事應擺事實,講道理。就新聞報道的資料加以解釋,恕筆者無法同意槍桿子的訴求是完合理的,當然政府的處理極有問題,若是不同意職系架構檢討的建議,早應清楚轉告職方,而不是一聲不響地拖,而當槍桿子現時一發惡,就沒有原則地,近乎投降地退後,曾蔭權開了極壞的先例,是否中央在背後迫他要從速解決的結果?若是,中央今次犯了大錯。

槍桿子作亂,是極壞的先例。今次事件之後,中央要對兩個人的野心有所警惕,一是梁振英,二是葉劉淑儀。筆者當然不認為中央應干預特區事務,但關乎權爭而引起社會不穩,太危害港人利益。今次事作平息之前,俞宗怡就應下台,事件之後,李少光亦請退休離去,二人臨事縮骨,無勇氣到警員大會據理解釋政府的立場,完全不合格。

新報
A08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  2009-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