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9th Jul 2009 | 崖岸自高 | (135 Reads)

Picture

雷曼苦主 再不靠政客  

有些事情,不能不令人慨嘆官迫民反,如果,我們回想一下,所謂雷曼的苦主群,其實皆中產階級,基層的市民不容易有百萬元以上儲蓄被騙,輿論媒介喜歡找尋個別老弱無知被欺騙者的故事,這是媒介需要煽情故事的習慣使然而已。慨嘆的是中產向來溫和,講法律理性,但最近的雷曼苦主已經有暴民化的傾向,這傾向無人責難,只有人同情,這是一個官迫民反的典型例子。

證監清楚企硬帶來希望

回想一下,開始之時苦主搵政客幫手,政客懂得做甚麼?政客連任志剛是最主要負責任者也不弄清楚,這本是法例之中寫得明明白白的,政客見民氣可用,就用一貫的出風頭手法,以為帶着一群苦主示示威,開開記者招待會,在立法會幫手質詢一下官員,就可以完成成功爭取的任務;大家還記否那些明星大狀帶苦主去消委會投訴,去申請法援的無聊行動?激進議員亦只是帶他們去報警而已,政客總是見報第一,下文懶理。

漸漸地,雷曼的新聞被冷待,政府與商家一招拖字訣,而政客也技窮,立法會要調查雷曼的小組會議,面對大量技術問題,面對政府官員與任專員的太極高招,議員無法表現,就開始懶於開會,轉而尋求其他有機會見報的行動,雷曼苦主知道自力救濟的重要性,行動開始激進,可憐這已經是過了9個月了,連一個基本解決方案也還未有,政府固然懶理,泛民政客去關心任志剛的接班人問題,多於迫他解決問題,苦主看在眼裏,情何以堪?

苦主本來不須激進,應該激進的是政客,既然個別證券公司在證監會的壓力下要百分百賠錢,處於同一情況的銀行還有何理由可賴?須知道,證監會只是一個公共機構,政府還有權任命其主事人,證監會並無代民請命的天職,只有依法辦事的責任,證監會清楚企硬,要求銀行百分百賠償的立場,為苦主帶來希望,所以有近幾次的激烈行動,包括在七一遊行時衝擊中銀、星期日衝擊特首禮賓府,以及星期一包圍立法會。

問題是我們亦開始不見了泛民政客的影子,新聞所見,甘乃威還是尷尷尬尬地站在一旁支持,但已淪為大配角。對於苦主的「激進」行為,政客當然劃清界線唯恐不及,這就是大多數為民請命的政客的死穴所在,對於政客,並無義無反顧這一回事,不出賣苦主利益,已是難得。

應迫所有政黨統一表態

但最近的發展,隨着任志剛的「榮休」,這個沙皇失去權勢已成定局,他的金管局再無法包庇銀行,證監會總裁韋奕禮就高調表示,證監認為銀行不應以六成回購作和解,而應效法兩間與證監達成協議的證券行一樣,原價回購所有迷債,以換取證監不採取紀律行動。

證監的所謂紀律行動,能針對銀行的據知十分有限,是罰款之類,證券公司之所以怕證監,是因為證監可以吊銷或暫停他們的牌照,而證監絕無同類的權力針對銀行,只有金管局有。所謂一業兩管,但管銀行業務的權始終在金管局,只是證監在完全相同的事件上擺明立場,餘下就不再是道理上的問題,而是政府與金管局是否肯迫銀行就範。筆者奇怪的是,為何各政黨尚未統一立場,就是與證監同樣的立場,雷曼苦主應迫所有政黨統一表態!

新報
A08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  2009-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