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4th Oct 2016 | 信報每周政論 | (289 Reads)

 Picture

梁振英的律師信   

各位,首先要弄清楚一些法律常識——律師信不是司法程序一部分,出了律師信而打得成官司的,恐怕千中無一;梁振英也出過幾次信,也不見有什麼官司。所以見律師信而不敢談事件者,非專業評論員;但懂法律以法為據去談者,倒沒有幾人。
UGL事件對梁沒影響
事件當然應談,最少也可以增加法律常識。揸筆的沒有人高興收到律師信,很難不感覺受到威脅和壓力,傳媒機構更加;明知開罪傳媒也要出信,梁振英自然有其計算,亦間接公開表明要參加爭取連任特首的選舉。
UGL事件會否成為他參選的阻礙?他的信並非他害怕反對他的人利用事件炒作,反而表明他不怕。筆者也認為以為單用UGL事件便可以阻止他參選,甚而猜想反貪的習總會以此否決他的參選,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要倒梁,還須在其他方面加大力度。
利用橫洲事件與再翻炒UGL事件,無疑可以在未來數月的關鍵時刻壓低梁振英已經夠低的民望,亦僅此而已。特首選舉的潛規則是,當選人要比競爭者有更高的民望,過往三任特首首次當選時是按這規則的;但這規則未出現過於連任者或是補選者,董建華連任與曾蔭權補選都未遇對手,何況潛規則不是不可以打破的。
到這一刻,中央還未有何暗示,時間上對梁振英有利還是不利?恐怕對梁個人而言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所以是藉一封律師信表明去馬之心,最少是向各界宣示一個重要訊息,中央並未向他說話,請他以團結為重,自行以腳痛或其他理由棄選。這一訊息泛民可視而不見,本地左派及建制派就要小心考慮是否堅持繼續倒梁了。泛民本質上是右派,商界與本地左派皆社會的得益者,右派的非神聖聯盟基礎其實薄弱得很,中央一吹雞,倒梁聯盟就一如4年前的「唐營」一樣,不堪一擊。
回說這封以指稱有誹謗為理由而發出的律師信。眾所周知,無論普通法還是大陸法下的民主國家,批評政敵而被告入誹謗者,聞所未聞,所以梁振英的律師信在法律上能起的警告作用微乎其微;梁振英會否開普通法地區之先(新加坡除外),以誹謗官司入稟展開司法程序,且拭目以待,但最少在本文見報之後,所以筆者是十分安心地討論這封信在法律上我認為是謬誤之處,這可增加公眾的法律教育常識。
信中指社論用了貪污的指控,而有關的UGL離職協議,「不涉及某種回佣」,是不公開的商業慣例,「毋須申報」,而率先報道事件的澳洲媒體已經提出其他證據,證明有關協議並非「秘密合約」云云。
大家首先應專業的看法,回佣是合法的事情,只是未經主事人同意下收回佣才有可能犯法,而涉及貪污在法例中最重要的概念是利益(advantage),所以律師信在駁社論這一點上是不對口的;而案件是否涉及公職人員行為不檢,重要的法律概念也是利益申報的問題,不是回佣的問題。
社論與剝奪無關
再看,不公開的商業慣例,不等於「毋須申報」,申報與否是有無利益衝突的問題;是不是一項「秘密協議」,與是否涉及貪污,也同樣風馬牛不相及。這些都不是什麼法律問題的爭辯,倒似是小學雞之間用以爭吵的悖論。
馮煒光在他報專欄聲稱特首「不打無把握的仗」,律師信是諮詢過法律專家,認為勝算甚高才發出云云,顯然也只是公關的吹牛。筆者倒很歡迎這位法律專家寫文章解說一下筆者上述指出的明顯謬誤。
信中又指社論惡意虛假,用蔑視性用語稱呼梁振英為「港共政權」、「大話英」、「689」,是意圖剝奪梁振英的參選權,是惡毒的云云。就是這些嗎?也太好笑了。社論與其他無數評論者一樣,是要狠狠打擊梁的連任機會,但這與「剝奪」是風馬牛不相及的。
總結而言,梁振英的律師信只是一個政治動作、一個政治訊息,並無法律上的意義。有關UGL案,筆者兩年前的評論是,應讓廉署調查後由外聘英國大律師研究是否構成犯罪。同是不在行政會議申報利益,此案與曾蔭權案大有分別,本無明顯法律風險,事實上,澳洲與英國的監管機構也無意跟進,反而梁振英是否有阻止調查,則是濫權與否的大問題,是更為原則的問題。一件事說得多,沒有清楚的了斷,就人人皆信真有其事,他的麻煩也就是自招的了。
今天已到10月,未見下任特首熱門之一的曾俊華有辭職參選的準備。對於一廂情願希望中共及早表態禁止梁振英連任的集團,似乎只是癡癡地等,全無應對方案,也沒有抗爭計劃,更迷信小圈子遊戲會有作用;又說會爭取選委的選舉多拿幾票,又說若梁振英出選,泛民也可能派人參選云云。非常的低智,5年前的失敗經驗,倒梁集團正在簡單地重複。
若問筆者有何好計?筆者說答案在於想想過去4年與之前的30年發生了什麼不同的事情?自稱爭民主但又沉迷於宮廷政治的人醒醒吧!能改變歷史的只有人民,港人已經展示大家敢於站出來,以行動改變命運的勇氣了,是政客自己不敢,是你們壓制人民的起義比專政者更努力而已。要港人起來獨立可能還未成氣候,只是要趕個不喜歡的特首出局,太容易了。

信報財經新聞      2016-10-04 16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