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st Nov 2016 | 信報每周政論 | (359 Reads)

 Picture

胡國興為誰辛苦為誰忙   

胡國興並不是真心參選特首,那是一眼便可看到的,他的出現只是為別人作嫁衣裳;從一開始,有點水平的評論者應該看到,只是脅於泛民主流的話語權,也就順水推舟,假戲真論。這亦看到能獨立評論的人何其欠缺。

胡官全無準備,除了無政綱、無班底、無治港願景之外,最明顯的是「冇厘頭」。他最後一次暫委法官之職是8月17日到10月18日,這便說明這位早已退休的伯伯8月初還沒有興起參選的念頭。他開記招的主題是問「等什麼?想選就選」。常識告訴我們,阿伯的思維不同少年人,不會想到便馬上做,就算出門遠遊也需幾個月的準備,現在呢?

退休法官出山當暫委法官,當然只屬兼職性質,方便高院法官放大假、人手不足時可作應用,這可視為他還是個有活力和熱心社會的老人,而出任特首的工作壓力他不會不知,若真有意接受晚年新挑戰更不會全無準備,這幾個月實應靜思治港大業和方方面面的香港問題,焉會有志於一份兼職工作呢?

他開記招時的一番偉論,無疑充滿名嘴的脫口秀效果,大大刺激起傳媒和社會的關注,他的表現也不負眾望,但亦止此而已。胡官會不會是幕後得到中央支持,是梁振英和曾俊華之外的黑馬選擇?基於上述的簡單分析,筆者估計不是,中共辦事不會這樣急忙而欠缺規劃,胡官自己更不會,他竟然只向港澳辦副主任查問參選特首一事,他在什麼場合、當時以什麼態度語調?對方可能以為他在說笑,當然不便反對,他自己也當然不是認真的。

泛民的開口牌一直是希望中共DQ(取消資格)梁振英的入閘資格;退而求其次是高調祝福曾俊華,讓一眾建制選委知所適從,泛民極之希望配合中共上演一場假民主遊戲,變相幫助中共維穩,目的只求梁振英不能連任。到目前為止,中共拒絕合作。

開始是傳言9月前DQ梁振英以利建制的立法會選情,結果沒有發生;再傳選後會有所表態,依舊無聲無息;再說本月24日六中全會將有新消息,結果是曾俊華等不及去信中央辭職參選;胡法官亦率先充當特首選戰開始的鳴鑼開道的小卒。

真的充當鳴鑼開道小卒這樣蝕底的位置,老於世故的胡國興也不會隨便應承,他的盤算又是怎樣的?他不一定全蝕,自然他也不是想學當年楊鐵樑求得一個行政會議之席,而是一博戲假可以真做的可能性。《孫子兵法》有云:「與戰之地不可知」,他當有勝出的可能嗎?

有一種情況胡官可能在鷸蚌相爭下得利,就是參選後得到的民望比梁曾兩人更高。由最高民望的特首候選人當選是過去3次選舉的同一規則。胡官自知強項是身為政治素人,沒有醜聞可為對手所乘,或事出突然對手一時間找不到他什麼黑材料,而他的對手在這方面有不可知的因素;於是,70高齡的法官以輕鬆平常開心的心態出選,為一眾近年飽受年輕人指摘為「廢老」的「老朋友」爭一口氣。

只要胡老以高民望順利當選,管治班子他全不用操心;他就算沒有組班能力,中共自會代他打點一切,有效管治令香港平穩最符合中共利益,老人家完全可以無為而治,天天出席安排好的活動,宣讀智庫助理為他準備好的演辭便可以了。中共肯為他安排,沒有當不來的特首的,中共最怕的反而是特首太過有為,要推動香港的民主發展,要為港人爭取更高度的自治,胡國興明顯不是一個有為的人,中共是十分放心的。

當然,胡老要在幾個月時間爭取成為民望最高的特首候選人,並不容易,也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泛民的輿論機器不會配合,泛民與英美勢力一直屬意曾俊華,那是彰彰明甚的,亦是中共心中的疑惑,所以不肯輕易背書的原因。

理論上,曾俊華正式出閘後,胡老的電兔作用就消失,泛民會盡力為曾俊華維持高民望,繼續力壓梁振英的低民望,使他無法翻身,其他參選人與胡老便處於中間次選的位置;但要中共不理首選、放棄次選,執意讓民望最差的梁振英連任,這不是最困難的事,尋找一個合理理由才是最困難的事。

分析到這裏也就差不多了,身為看戲的人,筆者從來只是專業地看戲、專業地寫我的影評,不應亦不會代入任何一方看勝負的問題。從民主發展的角度看,港人愈投入假民主的選舉遊戲,對民主發展愈是有害,曾俊華成功當選,不代表人民的勝利,只代表假民主選舉的成功,這是新世代的人要由基本上警惕的。泛民是不必論的,因為政客集團只是利益集團,泛民自甘充當B隊,上次特首之爭已是如此了。

最後必須嚴厲譴責胡國興對年輕人參與佔中的輕率形容,他自言後生50年也會去佔中,因為那裏是好好玩的地方,如果同學問起而沒有去的話,會好無面。這樣的說話不是輕鬆幽默,而是顯得胡老對社會大事的認識比維園的反共或親共阿伯水平更差。佔中不只是年輕人有去,在3個月中兩區特別是旺角區,各行各業、三教九流、老中青都有出現,都有不同程度的參與投入。胡老的輕浮只顯示他連新聞片也沒有多看。

 信報財經新聞     2016-11-01
A18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