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0th Dec 2016 | 信報每周政論 | (285 Reads)

 Picture

素人胡國興將橫空而出   

先請大家作個簡單推理,中共中央不支持梁振英連任,有沒有必要DQ他?那絕對是會傷了黨內的倫理,傷了一大派別的和氣。不想梁連任,只須讓他順理成章地參選,自由競爭,梁振英自然在民調中排尾,在小圈子中自然地也敗落於較他受歡迎的曾俊華,他也沒話可說,何須粗暴地干預他的出選?

從這個推理出發,梁振英不是中央屬意的下任特首的同時,曾俊華也不會是;若是,到執筆時尚未被批准辭職參選特首又是傳達了什麼訊息?唯一的訊息,就是中共不希望曾俊華參選,希望他自己引退(效法梁振英),不要中央再用非常手段把他逼退,換取曾俊華在下屆政府有個好位置──如果他願意的話。

葉劉敗在精英心態

曾營得到泛民的支持,是不言而喻的。泛民的寫手在選委選舉前失去ABC的目標,頓失所依多於高興曾俊華成了無敵手的候選人。馬上反應的政治化妝,是說梁可以反口又選,並馬上劍指葉劉。選委如常選出,泛民如願取得325個位置;但一周下來,泛民對形勢的判斷可說是茫無頭緒,不知如何是好。ABC的目標既失,是否正常地推舉泛民自己的候選人參選,藉辯論的機會推動民主訴求?必須指出,過去兩次泛民派梁家傑及何俊仁參選,就是用這點推廣民主為理由;而筆者也一直嚴厲批評參與小圈子只會增加小圈子的認受性,這一直是泛民的論述,不是筆者的,但泛民今次不說了,一心一意做的是幫曾俊華掃除競爭對手,偏幫曾俊華到了路人皆見的情況,就變了曾的死亡之吻。

葉劉的原罪,在23條,但道理上她經過多次直選洗禮,都不是險勝而是光彩的勝出,以民主為原則,誰有權否定她的資格?自然是操控了民主話語權的民主派可以。對葉劉女士筆者也並無好感,但對她的政治命運理應同情。她不比曾俊華好也不能說更差,但特首之位永遠只是擦身而過。葉劉的宿命源於她的精英心態,從無放下階級身份去關心基層、去爭取民主,所以也永遠得不到多數民意的支持。

同是出身政務官,葉劉與林鄭及曾俊華的基本毛病可說是一樣,就是刻薄寡恩,賤視及歧視窮人。包括同聲同氣的唐英年,任何一人當政,香港的深層次矛盾都得不到改善,而階級矛盾根本就是政制之外香港的亂源所在,也是民心不肯回歸的因素之一。梁振英的最大問題,不在於專橫,中共政權遠比他專橫,是他無法解決香港的深層次矛盾,也就無法保有合理的民望。

當然,梁振英的民望不彰很大程度是他的施政受制於中共的指令,港人對他信心盡失。但難道在官場政圈打滾多年的曾俊華,葉劉及林鄭就可以不受制於中共的指令嗎?3人不敢對中共說不的情況與梁振英是一式一樣的。胡國興可以嗎?重要事情上當然也不可以,但港人相信他有更大空間;反觀另外3人的「不可以」早就清楚地寫在牆上,這就是分別所在,也就是胡國興能橫空而出爆冷奪取特首之位的重點所在!

數星期前胡官去馬,筆者在本欄初步分析是認為他在攪局,只是出來刺激選情,打破悶局,但他一路走來的認真,以及他原來幾個月前就已經主動放棄英籍;沒有半個法官會冒失做人,大家不宜以為他只是1比99機會的攪局者,而應認真看待他的參選,以及分析他的機會。

胡國興適時提出了一個簡單但詳盡的政綱,有理念亦有具體易明的建議,連發展創新科技與金融環保這些他不會認識的範疇也一一涉及。這樣的政綱要讚要彈也十分容易,問題是任誰人也不外如是,未參選的曾俊華及林鄭無從比較政綱,但有處理公共施政多年經驗的葉劉在急就章情況下搞出來的政綱就被比下去。

葉劉開宗明義支持23條立法,是急北京之不急,以為這樣表態就可得到北京支持。其實顯示她對北京對香港政策的無知。23條立法北京從來不急,否則只需一半立法會議員支持便可通過的法例早就隨時通過了。胡的政綱說廣大市民認可才是立法的適當環境,在被追問時說等民主化政改推行之後,這本來就是泛民當年的立場,亦等於說任內不必通過。

政綱簡單詳盡可行

胡官在政制方面也令人有意外的建議,把選委的組成擴大為數百萬人,等於變相有了公民提名。就算選委比例維持不變,泛民因為擁有四分之一的提名,對特首必須有一半提名人同意方可入閘的要求變相亦有否決權,這漏洞是筆者早就看到的,而在不收回8.31框架的情況下可以達成有民主意義的提名過程,除了創意之外,未見北京有學者否定建議的可行性,這更堪玩味。

還有建屋,只賣給本港無業者,全民退保,簡單易明而大有可能,這些建議皆有助胡國興逐漸提高民望,爭逐特首之位。

回到基本問題,這不但不是民主選舉,本質上是北京同意候選人情況下的選舉。就在這前提之下,北京會否同意候選人之間可以自由競爭呢?當然不可以,專政者從來辦事依計劃而不是民意。若依民意,曾俊華早兩個月就可自由辭職參選,大家也看不到筆者這一篇分析文章了。大家要保持興趣的是中央用什麼方法令曾俊華心息自行放棄,以及在他不合作的情況下,如何把他拉倒。

 信報財經新聞     2016-12-20 14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