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3rd Jan 2017 | 信報每周政論 | (385 Reads)

 Picture

曾俊華不是唐英年翻版   

上星期為聖誕假期,沒有機會指點一下民陣如何搞元旦遊行。在ABC目標失去後,把人民的訴求直指下任特首參選人本是順理成章之事,但民陣不敢,也即是泛民不敢,大好機會失諸交臂,也合該是7年難遇的少人遊行。

筆者早於梁振英宣告棄選前,在本欄提出(〈特首選舉可與DQ掛鈎〉,刊2016年12月6日)泛民手握325張選委票,完全有權提出要求聲稱維護港人團結、結束社會撕裂的參選人,對是否就任後終止政府的訴訟作出表態。在那時,清楚說明不希望港人撕裂的參選人有曾俊華與胡國興,這是一個兩人無法迴避的問題,最後入閘之後必然在各個論壇討論。

好提議成禁忌

這個好提議忽然成了禁忌,戴耀廷提過,馬上遭建制圍攻。司法恐嚇只會對無知的人有效,戴耀廷沒有給嚇倒,泛民反是十分「自律」,不強調訴求。他們無知嗎?自然不是。他們也有一些似是而非的說法,又說會觸犯選舉條例,又說會因案件已經進入司法程序而可能妨礙司法公正。

都是屁話。香港政界充滿的正是偽命題與屁話,因為有腦而又肯直言的人太少;揸筆有點影響力的人不是當打手就是歸邊歸派,選擇性地正義,講一些、不講一些的現象極為普遍。

選民向參選人提出訴求是天經地義的,這簡直是比常識更常識的事情,竟然有掛着律師學者銜頭的人公開歪曲為影響選舉公正,又竟然不見泛民的律師政客公開駁之,奇怪嗎?下面解釋。說妨礙法庭工作更不知從何說起?我們不是要求法庭如何審案或如何判案,而是要求提訴一方終止訴訟;這訴求是針對政府而不是法庭,關法庭屁事!用點常識吧,每天都有很多案件因為訴訟雙方和解而終止訴訟;教科書的形容是民事案件百分之九十九都不會去到開庭便已和解,法官高興也來不及,只為所有案件一定要打到尾而不准撤訴的話,多十倍法庭也處理不完!

說到這裏,大家應猜到泛民為何要這樣自律,不把支持哪位參選人與是否撤訴DQ 4名議員的訴求掛鈎,因為這是一個曾俊華現時絕不敢回答的問題。等了3個星期還未知辭職能否獲批的曾俊華已夠尷尬,經不起任何一條辮子在這時刻被抓一抓;形勢如此,泛民只能委曲求全,為的是希望曾俊華最終可得中央批准出閘。可惜,愈是偏幫出面,死亡之吻愈深,曾俊華成為唐英年翻版的機會不是愈大,而是愈小,因為可能根本不能入閘。

不准辭職在世界範圍之內也是奇聞,非常侵犯人權,非常粗暴。中共的訊息其實十分清楚,已經清楚到寫在牆上,就是希望曾俊華撤回辭職一事。理據何在?朋友傳來劉迺強兄一篇文章,可能為官方提供一些理論基礎,他說財政司司長已經辭職,若然政務司司長林鄭都辭職,三司便只餘一個律政司,豈非天下大亂?迺強兄的推論絕不看好林鄭。問題是,不批林鄭辭職只批曾俊華,道理何在?以特區需要穩定為理由,兩個都不批,似乎更合理。

大家應該留意到泛民寫手的攻擊重點已經由葉劉女士轉移到林鄭女士。正常分析不應是這樣的,中央既然否定梁振英的治港理念而不准他連任,當然也不批准打正延續梁振英管治理念的林鄭辭職參選;以為梁振英支持林鄭參選是錯判梁的策略,也錯判中央的用心。簡單地說,林鄭不是真要參選,俗語的說法是「攬炒」,中央要麼批准兩個人都辭職,要麼以特區需要穩定為理由,兩個都不批准。財爺快要取消休假回去處理《財政預算案》了。

曾俊華參選有困難

大家會直覺地說這情況是有先例的嘛,上次唐英年不是先辭職後參選嗎?這還是有點不同,當年可不是兩個主要司長一起辭職;而且最主要的官員辭職參選本來有問題,因為會造成在位時的忠誠問題。以美國為例,希拉莉3年前已經離職,香港的習慣自董建華以來是升職或是平調(從行政會議),在憲政角度看是有不完善之處,今天兩大要員同時離任,更可視為危機。這也不是不可能改變的潛規則。

更不應改變的潛規則是,小圈子選出來的特首應是民望之所歸、最受歡迎的一位。若能自由競爭而非規劃參與,不論在小圈子或在民間,曾俊華都是不二人選,這也是早就寫在牆上的。惟其如此,中共到今天還不肯簡單地點點頭,讓事情順理成章地發生,便顯示曾俊華不易順利參選。

筆者無黨無派,只在享受說三道四的論政之樂,誰人當選與我無關連。事實上,5年前我判斷梁特是會當政10年,所以他是我論政30年最後一位品評的首長,原來還不是;形勢的變化詭異多端,本來足以讓評論者其樂無窮,有說不完的話題。今天最遺憾、最意外的,不是還須奮筆疾書,而是港人享有言論自由之時,揸筆的人只顧歸邊為一黨一派的利益而論。

這裏也公平地為尚未絕望的曾俊華進一言。武者皆知的名言,狹路相逢,勇敢者勝,再不批准辭職便應取消休假,聲言帶職參選。《基本法》可沒有禁止在職主要官員不能帶職參選的。

 信報財經新聞     2017-01-03 12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