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7th Jan 2017 | 信報每周政論 | (181 Reads)

Picture

曾俊華交代民主才應支持   

支持民主的人一定要支持曾俊華嗎?從來沒有這個道理;泛民的主要政客也許是,泛民的傳媒和寫手收到的「柯打」,大概也是要全力找尋支持曾俊華的理據,無黨無派、喜愛說三道四的揸筆人沒有這個框框;無數網絡上的小眾評論員更是「睬你都儍」。只懂追隨主流話語權的人不是質素低,就是有利益關係歸邊歸派。而被歸類入泛民陣營的選委也絕無責任一一投票給泛民「惡勢力」指定的候選人。

民主從來是義無反顧的一回事。號稱為了民主先與極權建立關係者,政界多的是,最明顯的是滙點前一輩人;以開明左派自居而欺世盜名,結果任何時刻皆以中共利益為依歸的,有民建聯、工聯會;外圍幫閒的有謝偉俊、梁美芬一類角色。香港人數十年來受這些人欺騙愚弄還不夠嗎?

如果選一個沒有那麼差的人就是道理的話,那麼上述的中共外圍勢力在香港政壇數十年而不倒是港人理性明智的決定,那為何不延續支持這類人的這一決定下去,而應支持民主派?因為你們講民主嘛!世上哪有不用講、也不用爭民主的人也必須支持的道理!

講民主從來只能從原則義理出發,餘皆是為個人利益或人云亦云、誤導眾生之談。支持現有4名可以入閘的候選人,只應一個標準,就是誰的作為更符合民主的標準,誰擺出來的立場更清楚表達民主的訴求,餘皆是糾結不清的政界是非,是所謂資產階級的內部矛盾,代入任何一方皆是愚蠢低智的思維方式。偏偏這類論述最為普遍。

曾俊華當然不是民主派,就算他曾經留美多年,思想開明,也不等於他是我們心中理解和期望的民主派。若然這一段時間大家因為中央尚未批准他的辭職而有所顧忌,今天這顧忌已經基本上消除。今天不是因為心儀的候選人得以進入遊戲而高興的時刻,而是泛民為民主大業準備對四大候選人開價的時刻,愈快愈好,因為已無ABC的牌可用之時,團結民主派選委的因素只餘一個,就是清楚的民主承諾!

遲點不行嗎?遲來的承諾會如梁振英的房屋與社福承諾,絕對只餘空談。入閘後若然形勢對林鄭不利,在取得中央私人諒解的情況下,她絕對可以作出與其他候選人一式一樣的政改承諾,先贏了選舉再算。總之承諾愈早愈可信,得到支持後,曾俊華履行承諾的空間和可能也大一些,如此而已。

不要忘記,在政改的倡議上,胡國興的建議相當不錯。論民主洗禮,葉劉女士有8年多直選身份,論政府的工作,林鄭是曾的上司,她的經驗多元豐富很多。如果以為有泛民大佬的加持所有325票就自動投給曾俊華,那是沒有客觀道理支持的,其實也是危險的,因為這反而是中央所最不安心的。

一個月前筆者與戴耀廷教授都建議過,以尊重法治與三權分立為前提,所有候選人皆不准迴避是否終止或繼續DQ 4名議員,作為交換支持的條件之一。大家明白當中有更深層的意義,就是新特首不會再以政治審查的莫須有理由,隨意DQ能代表20%的選民的議員。這一點不敢堅持,三權分立無從說起,民主也是自欺欺人的口號。新世代的年輕人肯依循舊路失敗地走下去,還是自謀新出路?

若問,中央剛剛批准曾俊華辭職,保持低調多時,終於可上沙場的他,現時作過多承諾不危險嗎?筆者會說不能保持沒有ABC目標下的325票的一致性才是最危險的事。林鄭若然短期內便拋出比胡國興更可行的政改建議和社福改革,更一口承諾當選後停止DQ的訴訟,請問劍已出鞘、但尚在觀望的劍客如何自處?

當然可以指控林鄭的承諾是假的,但又如何保證自己的不也是空談?自從「雨傘革命」以來,多少普通不過的市民負上刑事責任的代價,雖然新世代的人也處身於受恐嚇、無理DQ的困境,但也義無反顧地迎難而上,坐享最大成就的曾俊華,從不與苦難者同行;到今天還事事以自己的安危利益為考慮,什麼風險也不願負上,無愧於心嗎?無愧於我武維揚的習武精神嗎?上任後能服眾嗎?

當然,到這一刻政局未解之謎還有很多,曾俊華能否上位變數還是層出不窮。中央其實不必支持誰人,任事情自由發展,曾俊華本來必勝梁振英,後者根本不應DQ。若是梁路線有錯不能延續,何以林鄭又可以順利代梁出征?中央不介意曾俊華與泛民的關係,又有何必要等埋林鄭?這些所謂中央釋放出來的訊息,效力只及左派圍內之人,在不記名投票的情況下,泛民票最終(也是不得不如是)集中於一人之時,該人始終勝算較高,又何必有月來的風風雨雨?

這樣算來,曾俊華強行入閘與林鄭轉軚參戰,皆不符中央的原意,也就是兩者都不會是真命天子的原因。往後的事,一如5年前的連番醜聞,會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惟其如此,與其把精神放在估領袖、做勝利球迷或是拉關係之上,不如簡單地重複民主人權的訴求,作為檢驗真理和支持與否的唯一標準。

 

信報財經新聞  2017-01-17  16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