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7th Feb 2017 | 信報每周政論 | (182 Reads)

 Picture

誰還要好的奴隸管工?   

曾俊華終於拋出政綱,什麼都談到了,就是沒有談爭取民主,半句也沒有,只是把「民主」放進法治、公平、廉潔、自由、民主、多元、包容及關愛等等一大堆套語之中(第6段及第5頁)。泛民主派再支持他只因有利益考慮,一般以民主為念的人包括選委再支持他,是自賤。

曾俊華的算盤也簡單,結合泛民一班推手推高自己的民望,在什麼選次惡魔總好過梁振英第二的誤導之下,這絕不難達到。其次,就必須得到北京的首肯,先當了特首之位再說;在這盤計算之下,泛民300+全數支持並不重要,北京只要一表態,工商界及建制都會識做,他甚而不需北京正面表態,這階段不給他負評,他的特首之戰自然水到渠成。

民調、眾籌,還有戴耀廷的民間投票,都會自自然然令北京要讓曾俊華上位,除非不理之前的潛規則,就是北京會讓民望最高的候選人當選,以彰顯其假民主制度可信。這一點筆者在本欄論述甚多,難得對我並不友善的泛民也信了。可惜時到今天,寫在《基本法》內的承諾或沒有談及的也可借釋法改變,潛規則恐怕也只是潛規則而已。

強化中共對曾不信任

對於以民主為念的人,堅持真正的民主改革,以原則為出發,比什麼都重要,靠民主吃飯的人自當別論。筆者並非不肯審時度勢,妥協求進,但面對曾俊華的傲慢、偽善,只能說這口氣吞不下。對於人大8.31,他只說引起爭議,明顯要照顧中共的面子,這點可以諒解;但把佔中定性為嚴重影響了市民的日常生活,並且令社會撕裂……白白浪費了不少社會資源,耽誤了許多發展工作(見25段),有無搞錯!這不是各打五十,而是把責任全歸為民主而上街抗爭的市民!

曾俊華與他的泛民盟友的哲學就是尼采所說的奴隸哲學。這套哲學觀筆者前年年中在本欄也多作介紹,就是對於作為多數已經認命的奴隸而言,選擇與一個沒有那麼差的奴隸主人合作,比抗爭更合划算,也就願意支持一個能與奴隸主人通力合作的奴隸代表了。

曾俊華要爭取當這位代表,首要做的並不是爭取奴隸的支持而是奴隸主人的信任,因為相信這套哲學的奴隸是大多數,這大多數的人只求苟活而非理想的權益平得,奴隸大多數甚而勇於協助管工針對抗命的少數人。不單是曾俊華信這一套,林鄭、葉劉與梁振英皆是奴隸哲學的信徒,所以討好大多數奴隸的套語是大同小異,心中的傲慢卻是一樣的。

古往今來,選擇當奴隸的人從來是多數,這是為何帝制穩定而持久幾千年,中共也政權穩定了70年而能崛起。香港人在英治的150年也偏安愉快,到今天也在懷緬過去。只是,經歷了79天佔領並多有親身參與的港人已經不一樣,新世代更加不一樣,港人的批判能力大大提高,泛民與曾俊華用舊的一套騙不到港人,也騙不到中共,只會強化中共對曾的不信任。

筆者高興見到泛民之內的不同意見在曾獲准辭職之後湧現,正如筆者所說,過去個多月不對想拉攏泛民的曾俊華作要求,以利他辭職已是仁至義盡;但此人對港人的傲慢與刻薄,自以為是高高在上,捨我其誰的心態還是一式一樣。這有兩大假設,一是中共不會以莫須有的理由在這一刻DQ曾俊華,二是泛民行之有效的「含淚投票」方程式會如期上演。

這絕對只是小數志大才疏的泛民化妝師的一廂情願。筆者在本欄早於去年12月13日已經指出:「素人胡國興將橫空而出」,兩個月來所有人都故意忽略一個事實,就是中共的媒體並無對胡官很多大膽的建議,包括先政改後23條;獨有的22條立法,擴大選委到200萬市民,甚而可以改變選委的界別比例,有丁點兒否定性的批評!

泛民300+開會後表示同時支持胡官與曾俊華入閘,是明智的也是泛民撕裂的內在化。曾俊華的失敗危機已經浮現,而曾營在現時拋出的政綱,只可與林鄭未出現的政綱比保守,難以與胡官的開放性比一日之長短。曾營與5年前的唐營大同小異,面臨同一樣的失敗。

在現階段,在確保胡官與曾某皆可入閘的情勢下,筆者不認為泛民300+有必要在這一刻決定統一把票投給誰人。事實上,請毋忘初衷,當日300+只統一在ACB及重開8.31政改的原則,沒有其他。今天曾某明言接受8.31框架以對北京表忠,胡官則偷天換日,兩人皆不算交足貨,不支持曾某甚而兩個皆不支持,都無任何違反承諾的問題,更無泛民傳媒惡勢力所化妝為變相投共的道德問題。

筆者也贊成在有利民主的原則下,泛民300+盡可能集中投票,但決定投誰不在這一刻,更不在泛民大佬的「柯打」,而在保持討論直到最後一刻。中間是觀看形勢及曾胡兩人在辯論中的表現。投票也只是以此為據,而不是益了誰人的陰謀論。

退一萬步,胡官無法在300+以外多取300票,眼看會益了林鄭,這又如何?請大家細心想想這又會是如何?看了曾某的政綱之後,筆者的結論是對民主的進益沒有任何分別。過於聰明的人會說先推了曾俊華上位他就投向民主派了,若然你信中共可以被你騙倒,大家也一致認為好計,到時再統一決定投給劍客吧。


信報財經新聞     2017-02-07 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