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7th Feb 2017 | 時事看法律 | (209 Reads)

 Picture

【曾不作證的技巧,官的引導有失】

一般人是有罪推定思維。所以法官要強調無罪推定的重要性。引導不當係上訴理由。曾可以面對數十政客的質問但逃避面對控方的質詢,陪審團不會有好感,法官的引導是否完美無缺變得重要。曾的律師選擇將最後戰場留在上訴庭,就多了一次機會。

//陪審員昨提出要求索取法官引導陳詞副本,法官則笑謂「不可以」。現陪審員繼續商議。// ....... 明顯地倍審團無法有一致意見,亦吾係好明官的引導,所以想要副本睇。法庭有錄音,應可以重播重聽,但相信同樣吾明,因為官講到有D玄,上訴空間不少。

//陪審團的第二個問題,法官指控方舉證時須證明被告接受涉案300萬的裝修工程,與他審批雄濤的申請有關。法官於是提醒陪審員,到底他們是否肯定被告當時作為行政長官,而他所接受的利益與他考慮審批雄濤的申請有關。// ..... 法官漏招。這不是 A or B 咁簡單,而係不能肯定 AB 之時就只能判無罪,疑點得益歸於被告。

//法官指在本案中,無人就被告的行為提出合理辯解,提醒陪審員若他們認為被告上述行為是蓄意的,則不構成合理辯解。法官指陪審員要裁定的是,到底被告是刻意隱瞞他與何的關係而作出授勳提名,還是該提名是純粹基於何對社會的貢獻。// ..... 法官再漏招。上訴有好位了。

而陪審員無法達成多數決定的機會不少。辯方律師的技巧證明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