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4th Mar 2017 | 時事看法律 | (102 Reads)

 Picture

有罪推定旺角三義士罪成

無罪推定(Presumption of Innocence)及所謂疑點得益,歸於被告,又有所謂寧縱毋枉,大家耳熟能詳,知道是法治精神所在,但又有多少人,包括法官,能拋開個人的主觀判斷去審視這些原則?

旺角2016年初皇曆年初一晚的事件,筆者會堅持定性為警民衝突事件。事件的結果是數十人被捕,已經有三名年輕人,其中兩人為大學生,皆無情地被判3年監獄之囚。不懂法律或是盲目崇法者,又話尊重法庭,又話人人皆要承擔法律的責任。以法論法,不以崇法愚民,筆者判定此案遠離現代法治精神。

文明的法治精神,罪與罰要合乎比例(proportional),此案事實上沒有警員受傷,以法哲學中傷害原則(Harm Principle)為出發,是不合比例。中國人的傳統觀點,是用重典阻嚇刑罪,所為道以政,齊以刑,民免而無恥。這觀念是不文明的,而本案法官明顯有重刑觀念,而不願理解事件背後的成因,斷案亦自然充滿了偏見,不符現代法治精神。

暴動罪源於普通法,這類古老的刑罪一般已經成文化,但與同類定義清楚的犯罪行為,多棄而不再用。暴動罪的案例早已古舊,而且與非法集結的定義幾乎相同,皆需有破壞社會安寧(Breach of the Peace)。旺角衝突事件不是恐襲,不是有組織犯罪,告暴動只因方便重判,法官作為守護法治的中立者理應小心謹慎,但本案法官正好相反。

疑點得益,歸於被告,本是金科玉律,理由是有法治常識的人皆明白。現實是法官作為人有自己的偏見及對行為的價值判斷。學生不是黑社會,示威縱有暴力也不應視學生為毒犯或恐怖份子一類人,更何況疑犯被誤判為嚴重罪犯構成冤獄的事件,文明的英國也多次發生,香港只會更甚。

次被告辯稱只是看熱鬧,法官可以不信,但需基於事實而非猜想。他說旁觀者見到示威者跑,絕不可能跑到馬路上惹人誤會。又說第三被告若然無辜,最佳做法應是挨在店舖門口或原地不動。這位法官一定沒有見過人被狗追的情況。十個被狗追的人有十種不同的反應,是不會有最正常做法應如何如此這回事的。心理學家或是有常識的人都知道法官沈小民的判斷何其荒謬,但三個大好青年因他的有罪假定而入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