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8th Mar 2017 | 信報每周政論 | (111 Reads)

CY再當5年影子特首   

Picture

 https://www.facebook.com/on8channel/photos/a.516052841769709.1073741827.455476464494014/1474188509289466/?type=3&theater

 時光倒流,中央其實毋須要梁振英棄選;CY棄選前還表示會發回鄉證予泛民,這算不算釋放善意?12月8日林鄭發表退休感言、12月9日梁振英棄選,中央之前一直明示不希望曾俊華參選。那時候,表態參選的人只有胡國興與葉劉淑儀,只是這兩位參選人今天結果如何?之後曾俊華堅持辭職尋夢,林鄭改變初衷表示有興趣參選,期間拖足一個月,曾俊華還不肯撤回申請,終於有兩天前的大戲,一天前的秋後算賬開始。肯定只是開始,港人本可避免與狼共舞再多5年,現在則要面對梁振英人去人尚在,當多最少5年的影子特首。

林鄭須向CY請示

就算梁振英不是共產黨員,亦已貴為國家領導人一員,中央對他的信任是毋庸置疑的。事實上,今天中共會信服CY對泛民的判斷和應對手法,在維護中共管治香港的利益方面,可說並無出錯。香港人對梁再不滿、梁的民望再差,也不會動搖中共的有效管治。泛民的抗爭永遠在「和理非非」的水平止步。中共擔心有「顏色革命」,梁振英認為不會。筆者天天說會,其實心中也認為不會,今天大局已定,時機已失,說出來也無妨了。

梁振英以什麼身份治港?根本不用什麼身份也能充當有實權的管治者,只要中央信他,而林鄭明白事事向他請示的重要性,梁振英便是治港班子不可或缺的一員。讀過公司法例的人想必知道一個名詞,叫影子董事(Shadow Director),梁振英未來5年的角色就是如此。

影子董事是有法律責任的,而影子特首則沒有,香港沒有為22條立法,影子特首只有政治責任,但不用向港人負責,而只須向中央負責。本來被降級升上神枱的梁振英,現在明降實升,當特首當得更舒適,要多謝一眾民主惡勢力敬酒唔飲飲罰酒、堅持奪權之故。

林鄭月娥是什麼貨色?任你說,她也只是一個能吏,她從來是個有效率的執行者,她是港英留下來的人,她從不寬容,又官威十足,她的有能只因歷任上司支持她,但她從無一次成功擔當政治家的角色。梁振英5年,她也是個執行者的角色,只是人夾人緣,與梁比較合拍而已,但5年來所有政治黑鑊都是梁振英孭上的,她和曾俊華與董朝的曾蔭權一樣,是相當小心保持自己位置、等機會上位的副手而已。與曾蔭權比,林鄭可能更有效率,但政治觸覺更差。

本欄也曾介紹,她歧視窮人,還歧視新移民,與本地左派格格不入。這絕不是怪事,本地左派受前港英殖民地官僚歧視的氣是歷史悠久的。梁振英也得不到本地左派的支持,臨危授命的林鄭上位容易,但坐穩江山十分困難,她必須依賴「恩師」梁振英的扶助是必然的了。

梁振英已經急不及待,展開向阻止他連任的泛民作大報復;林鄭可於3個月後上位時,終止已經開展的各項訴訟嗎?還是要在CY扶助下「宜將剩勇追窮寇」,進行更多的打擊任務,包括為23條立法。她可以不報恩而跟泛民修補撕裂搞和解嗎?她會有選擇嗎?她敢伸出友誼之手,接觸來自泛民的死亡之吻嗎?

泛民大佬顯勢力

泛民由幾個大佬、一個金主把持的一股「民主惡勢力」操控,已是公開的形態,如果之前中共還以為泛民之內有不同派別,可以利用不同派別之間的矛盾拉一派,打一派,從而與泛民建立溝通關係,今次選舉可說是泛民主流惡勢力給了中共一記悶棍,也是一次無意中的引蛇出洞。

金主大佬的勢力之勁,令筆者也大開眼界,一聲令下,所有泛民各派勢力皆要歸隊;敢逆大佬意旨的只有區區21人,連馬克思革命家也意想不到,選後急急公開認錯,自願歸隊,對選舉期間大佬展示的專橫霸道,個個只敢文過飾非,轉移話題視線,例如去捉白票的「鬼」,不敢檢討挑戰大佬的無上權威。

有些已經發生的事情是無法以常理解釋。胡國興絕不可能是位冒失的老人家,當初是誰鼓勵他出馬當沙包的?中共若早決定要林鄭接棒,何以會留下200多票不提名給她而要等到最後幾天,知道不可能與泛民惡勢力達成共識,才決定盡力為林鄭搶盡選票?胡國興的180個提名盡皆來自泛民,為何提名一完,曾俊華可以入閘?胡官則馬上由人變鬼?特首從來只有一個位,泛民有何必要安排兩人入閘,玩什麼競爭?若然用常理看,從來只應是林鄭與曾俊華之爭,為何中間有這麼多的波折?

這不是民主遊戲,大家早知,不民主遊戲當然要靠私下講數或是互探虛實的過程決定終局,泛民惡勢力若然一開始便表明只推曾一人,中共也會有完全不同的應對,說不定根本不讓曾參選。民主惡勢力若然臨尾肯把有限票分一半給胡官,中共也可選擇虛情假意地暗助法官這個中間選擇者出任特首,皆大歡喜,而非現時大家皆要被迫一戰?

事件發生了便不會有回頭之路,民主惡勢力的算盤如何打,筆者今天選後只能說看不清楚。但看國際大勢,中國大國崛起已成中美爭霸之局,美國10年前可能希望以和平改變中國,今天由奧巴馬後期到特朗普轉向鷹派路線,近年已經由中美合作改為對立圍堵;由支持「一國兩制」改為破壞「一國兩制」,才最符合美國利益,並不是奇事。香港人不單命運無自由,死了也不知為何。

信報財經新聞     2017-03-28 20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