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3rd May 2017 | 信報每周政論 | (45 Reads)

批判「民主回歸」 重申「港人自決」 

 Picture

 https://www.facebook.com/on8channel/photos/a.516052841769709.1073741827.455476464494014/1560691387305844/?type=3&theater

 連我也對還有個多月就是回歸20年的紀念日感到麻木,香港市民更是自嘲自憐與逃避,不欲審視反省由中英聯合聲明到爭88直選失敗一直到現今。民主路上自稱民主的戰士沒有半場可以稱勝利的戰役。

「8.31」之後,整場戰爭是失敗其實可以蓋棺論定。最可笑的只是失敗者還可以以英雄自居佔據政治舞台,只是角色換轉,是在幫專制政權以和理非非之名打壓新世代爭民主自決,民主派已經淪落為維穩機器。

劉慧卿有自省勇氣

泛民已經處於世代交替的時代。第一代甚而第二代沒有表現或表現平庸的政客在去年的立法會選舉被淘汰了相當部分,也有幾位第一代只是60多歲的自行引退;其實也是笑話,在民主國家60至70歲的議員政客是寶貝人物,只要身體健康及才能出眾,選民不會因為政客的初老而加以遺棄,甚而以他們不肯自退而給予道德上的非議。

香港人在政治上歧視老人,只因屬於我們這一代的政治人物是失敗的一代人物。還肯自省的也就是因為難以面對自己而提早退役。

看到劉慧卿的訪問是令筆者感慨良多的,也應讚讚卿姐的自省勇氣。民主黨近年選擇了同中共對話, 卿姐身為主席要集體負責,6年前帶隊進入了中聯辦,對中共釋出善意的結果,是時任國家主席也善意回報,接受了民主黨當時的政改建議。以當時的政治情勢,不能算是失敗,反而是階段性的成功。筆者當年在本報的評語是「忍辱負重」;當然,今天看來只餘忍辱,負重是全談不上的。

當年激進泛民搞了個5區公投的抗爭,應是到4月才知道民主黨密會中央,盛怒之下,創製一句「民主黨,賣香港」,這句話不盡公平,因為當年公民黨也是知情的,公民黨的湯家驊與民協的馮檢基也一直有同中共密談,只是沒有上演入中聯辦公開拍照的一幕。

賣港一罪對劉慧卿不公平之處是,她只是遲到2008年立法會直選之後才離開自己的小黨「前綫」, 加入民主黨,也就不由自主地由激進派的代表人物變為「民主回歸」派一分子。這是她一生最錯誤的決定,而與卿姐同代的李柱銘及司徒華一生最成功的決定是在91年直選前組成「港同盟」,成為旗幟最鮮明的第一個民主派。最失敗的決定是與倡議「民主回歸」的政團合組了民主黨,這個政團叫「滙點」。

無論是當年還是今天,「民主回歸」路線及倡議的「滙點」都不是民主派主流,但一直利用加入民主黨這個當年佔據直選20席中18席的政黨成功推銷他們的「民主回歸」路線,代替了原來泛民的「民主拒共」、「港人自決」的路線。今天新世代要批判地看過去,先要批判地、否定地看「民主回歸」的口號及路線。

「民主回歸」禍害下一代

在筆者眼中,倡議這一路線的人,當年若不是立心不良,用這一路線出賣港人利益自肥,今天有責任企出來承認歷史的錯誤,向港人道歉,要深切反省「民主回歸」禍害了整個下一代的歷史責任。

必須公道地說,有小部分「滙點」的人也堅持了民主,是貫徹始終的民主派。例如楊森、鄭家富;但大部分出自「滙點」的政客先後在政治上取得相當權力,不是靠如上述二人得到選民的付託,而是靠吃「民主回歸」的老本得到中共的信任,這是賣港,是今天正義朋友必須劃清界線的「港奸」!這個集團有什麼人?他們對民主有何貢獻?筆者不妨當個醜人點名略論,「民主回歸」之可怕及可惡不說自明。

「滙點」第一任主席是劉迺強,出身小商人,成名於在本報以艾凡筆名寫時政,「滙點」主席後的「公職」是政協委員及基本法委員會委員,中共「一國」原則在港的最佳代言人,若非身體健康不佳,可承擔更重要角色。

筆者很期待他有生之年再發表民主之論,如何落實「兩制」之言,他的民主治港論當年也吸引不少年輕人的支持,包括筆者。

第三任主席是張炳良。這人溫文有禮,但政治手腕深藏不露,左右逢源。他在1994年既以民主派身份接受港事顧問之職,但又暗地裏帶領「滙點」要員加入民主黨成創黨成員。中共震怒之下把他免職,但基於要保持與民主派的關係需要,他在政治上官運亨通,直到今天。民主有成之日他的兩面手法是功勞, 而「8.31」的結果,筆者只能把他歸入賣港「港奸」之列。

以「滙點」組織之小及對香港民主貢獻的欠缺,能出產這麼多打着民主光環的政客,個個成就不凡,皆因憑藉一條「民主回歸」路線得到中共的倚重, 人脈關係優於常人的結果。

篇幅有限,也不一一評說,只就記憶列出大名︰狄志遠、黃成智、馮偉光、 李華明、梁智鴻。支持「民主回歸」作為參政是成功的,只是對不起港人,對不起時代。

以筆者所知,無論是司徒華、李柱銘、何俊仁、劉慧卿、劉千石,當年都是不信「滙點」一幫人的,也不支持「民主回歸」。後來的改變,簡單地比喻,似是當年國民黨「聯俄容共」的錯誤考慮。

今天卿姐重談「民主回歸」路線之禍,欲言又止, 但也直率地向年輕人喊話,她是從來都支持「港人自決」的,有心的年輕人不妨去考下古,當年反對回歸的人是絕大多數,「民主回歸」是一口騙取港人不出來抗爭的鴉片,筆者也自欺欺人地吃了30年。時代不會回流,但對不起時代的人有責任對年輕人講清講楚!


信報財經新聞     2017-05-23
A17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