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6th Jun 2017 | 信報每周政論 | (47 Reads)

 Picture

學生不願承傳 六四再無意義   

時到今日,維園的六四晚會還可以勉強滿座,不知是可喜還是可悲。喜的是「毋忘六四」似乎成為港人的光榮傳統,最少,去的人也自詡如是;但正如馮檢基形容,六四晚會是港人的宗教信仰,似拜山一樣叫兒子承傳下去。去不去本是小問題,要依賴宗教化的只要信不要問,怎會不是問題?簡直教想認真反思「六四」這一段歷史的人情何以堪?

在20周年以前,六四晚會的入場人數長年停留在數萬人之間,沒有人視之為危機,也是筆者年年去的年代。20周年暴升為以十萬為基數後,人數反而成為負擔,特別在這幾年,皆因年輕一代開始質疑六四晚會的形式及意義,更大的問題是,嚴重質疑六四周年背後的愛國主義。支聯會一眾老人家和所謂學界前輩、社運老鬼的反應是歇斯底里的,是不容討論的,是政治鬥爭先行的,是將民主惡勢力對付不同派系的一套手法拿來針對學生的,而整個氛圍就變成敵我矛盾,以勢壓人。這樣的態度面對新世代不引起反彈才奇,而今年發生的是是非非,就只會承傳給下一年的各大學學生會。

以香港本位回顧「六四」


除了中大學生會的出位聲明外,各大學的學生會並無否定「六四」之意,更沒有呼籲人不要再去維園參加晚會,也沒有叫學生別去,學生喜歡去維園當然是自由,而學生在數年前的中學時代已經自己或追隨老師去過維園,去不去自有主張,百分百是個人自由。支記老人家憤怒的非理性反應,只因學界背離了由支聯會領導「六四」的傳統,由支記統一「六四」話語權、為「六四」統一定調的傳統。細想學生提出了什麼離經叛道的訴求?不外乎是要求悼念多元及以香港本位看「六四」。不高興就千方打壓抹黑,支記老人家與中共思維模式竟然是一樣的。

香港人以香港本位去回顧「六四」本來是天經地義的一回事,香港人不可能以北京人的本位立場去回顧「六四」,甚而不會是廣州人、上海人、台灣人,或是澳門人。就算不以中國為「鄰國」這樣敏感的立場,香港人面對「六四」,無論是歷史或是當下為出發,都是不同的位置及身份認同,亦惟有以香港人本位出發研究「六四」這段歷史,「六四」的意義才會在香港承傳下去,可以延續下去。支記老人家硬要年輕世代只准跟不准問,反感於一時事小,更多的學生會效法中大宣傳「六四」話題離開校園,中大港大學生甚而可以公投請走支記的圖騰柱物品,到時只會更加不堪。

港人長期以來悼念「六四」的價值觀念皆是單一單元,被支聯會及泛民所壟斷的,是要為政客的政治利益所服務,無論是形式或是內涵,其由司徒華定下的愛國傳統不被挑戰。

以香港本位看「六四」,香港人的確與北京人或台灣人,大不相同。89年之時,港人是有行動支援北京學生的,那時的支援是由香港的學生發起的,絕不是我們現在所理解是由司徒華為首的泛民政客主導的。香港學生在支援北京學生運動方面有極光榮的歷史地位,如果今天的學生研究理解這一段歷史,當然視之如珍如寶地承傳,而不會視之為支聯會的事情,「鄰國」的事情。

哪怕是「鄰國」的事情,你曾經出錢出力冒險北上串連,與你只是看新聞是絕不相同的情懷。這才是為何全球華人在最初幾年都熱烈悼念,但只有香港人承傳了紀念28年之久的原因,因為香港人當時有角色,很多人有口述活生生的經歷,這是香港才有的集體回憶,這回憶與北京人或台北人是大不相同的。

學生才是歷史的主角

筆者非常高興近來有不少年輕人十分認真地研究香港的當代歷史,認真是有考古精神,主動研究自己的歷史,以本土的立場再詮釋廣為人知但長年被一類聲音壟斷話語權的歷史。

很多經歷事件的人還健在,一些歷史事件的定性背後有政治性,今天被人為地扭曲,由事實到意義都並非原貌,新世代有權利有責任建構香港本位的史觀,拒絕成為上一代的政治承傳工具。1967年的暴動,1982年開始的中英談判,如何出賣港人,政客如何用「民主回歸」與中共合作騙取港人支持回歸,今天又如何不負責任文過飾非繼續混政治飯吃。認清史實之後,新世代拒絕承傳不再是不道德,而是有批判能力智慧表現。

「八九六四」及支聯會的歷史,同樣被嚴重扭曲。如果大家細心一些,早幾天電視的新聞回顧節目介紹民主歌聲獻中華(1989年),主辦者是一個「籌委會」,5月已經不顧一切北上支援學生,是學生組織,各界也是各自起動,司徒華所主導的支聯會不單是在事件完結之後才成立,而且中間出現過政客討好港人搞出來的「港人救港」運動。

充分搞清楚這些歷史,學生從來才是歷史的主角,不是支聯會之下的一個小單位。政客騎劫「六四」,搶盡了光環,得盡了政治利益,今天反客為主對學生要求用自己的方式悼念「六四」橫加非議,皆因控制了輿論話語權,有自己一股民主惡勢力,完全有能力指鹿為馬,誤導眾生。

筆者多年前質疑六四晚會應該回歸由學生組織主辦,政客自是不肯,「六四」還是被扭曲誤導的論述所主導。今年特意上網聽聽各研討會,不覺激情只覺荒謬,支聯會班老人家竟然視學生為挑戰他們的敵人,「六四」還有何意義?

信報財經新聞     2017-06-06 16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