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9th Jun 2017 | 時事看法律 | (55 Reads)

 Picture

【如何爭取魚蛋革命少女在中華民國定居】

首先別再鳩噏「政治庇護」,那是不符一般國際法的定義的。事實上事件拖了幾個月無結果,心腸惡毒的退步民主派看中這點,炒作花生,令事件公開,令中華民國當局尶尬無法低調處理。時間拖下去少女處境困難,會迫得自行回港。
【政治庇護】
"指一個國家批予一名外國人的保護,該名外國人因害怕就政治活動、信念或立場受到迫害而逃離自己國家。尋求政治庇護是一項基本人權,但是否批予庇護則是被尋求國家的酌情權。庇護可在國家的領土上,或她的任何海外外交使節團批予。1993年《蒙特維多政治庇護公約》及1954年在卡拉加斯簽定的《領土庇護公約》管轄政治庇護的國際法律體系。"

以筆者對國際法律的認識,事件有可行並合符法理之處,想幫義士的組織及各界應循筆者的思路行動,給予少女援助,目的是讓她可以安心在中華民國定居求學成長生活。

國際私法的原則,是沒有相同的刑事罪行及刑罰是不會引渡的。舉例而言,一處有死刑而疑犯所在地癈除了死刑,就不能引渡,一處吸毒犯法而別國食大麻可以合法,也不能引渡。同一行為,一處地方輕罪(非法集會在歐州),另一國家被重判,(六四示威者在大陸) 也有權不引渡。

何俊仁呢條中共維穏律師,第一時間出來話少女涉及的係暴動罪,吾係政治庇護範圍。係故意講不利少女義士一面,十分悪毒。

少女的行為,在台灣已經判定係公民抗命,係無罪。退一萬步而言,在暴動中掟東西,沒有傷人,在台灣的司法經驗中只係小事,小事坐監年計係台灣黑暗時期的往事,台灣今天的法律不再有迫害性,一定會同情少女一方,同類行為只會輕判,而香港旺角魚蛋革命己經有案例重判入獄4-5年。法律不同,不應引渡。

筆者法律專欄已經批評過,旺角義士的審判過程有問題,不符國際司法界無罪推定標準,認人要求未有超過合理壊疑。有心幫少女的組織請收集資料交台灣司法部,以少女不能得到公正合理的審判為理由,以審判有政治性及迫害性為理由,反對引渡。

出入境問題其實更簡單,我們都係中華民國公民,都有權在中國之内定居,欠缺的只係行政上的程序處理,申請及文書等等。這些都應該可以酌情處理。

各界有心幫少女的人有一實事可幹,特別係曾經留學台灣的學生,應發起聯署給蔡總統的請願信,要求酌情讓少女義士 李倩怡 在台生活及定居。這類聨署還有另一重要作用,就係拒絕讓華人民主書院及支聨會,這類媚共賣港組織在台灣代表香港人!拒绝再讓陶君行及何俊仁這類 冚家鏟 再在台灣冒充港人的正義代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