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0th Jun 2017 | 信報每周政論 | (21 Reads)

 Picture

濫權阻UGL調查 屬行為不檢 

許仕仁涉貪案終極上訴的裁決,可謂影響深遠,港人最關心的是對梁振英案的影響;筆者也是針對此案作討論,結論維持3年來一貫的主張──必須徹查,以保香港法治的聲譽。

不過,筆者的法律分析與大多數論者不同,筆者以為梁的行為不檢不在於貪腐,而在於他濫用權力干預對他的調查,干擾立法會的運作,這就是清楚的公職人員行為不檢行為,事實清楚,證據確實而充分。在中國的法律中歸入瀆職之罪,以此罪檢控梁振英,比指控他在UGL案貪污容易得多。

本文可能顛覆了大多數人對梁振英與UGL一案的認識,大家須要多用辯證思維閱讀。筆者身為專長於經濟法律的人,對UGL案梁能否入罪存疑,所以也在沒有進一步事實可供分析之前再討論。

梁的行為與被控公職人員行為不檢或其他貪腐罪名之間,筆者始終認為有一定距離,入罪殊不容易;但他干擾本案的調查,則是明顯的不當行為,按已知公開的事實,包括對周浩鼎議員的操控,已是足以構成檢控。

舉一個例大家自明。劉夢熊涉及東方明珠案的調查結果本是無法立案的,但劉因過於緊張而發信和電郵給梁振英和廉政專員,反而因妨礙司法公正而獲罪。梁振英的情況,是個相似的類比。

當然大家皆留意到許仕仁案終審的判詞中,明確提出幾點都豐富了何謂公職人員行為不檢的定義;這幾點都與涉貪的不檢行為有關,特別是有利益衝突之時不作申報,本身已被視為犯罪元素中的重要一環。這是說應申報時不申報,在合理地長的時間內可作申報還是不作申報,屬嚴重行為。不言而喻,這代表不申報者有貪財不欲人知、害怕事件公開的動機,亦因而難以依賴疏忽作為辯解理由。

單單不披露利益已足以構成為失當行為,那是許案的重點之一;這一裁定亦同時影響了正在上訴的曾蔭權案及剛審完有待正式裁決的梁國雄案,彰彰明甚。筆者不討論這兩宗案件並非於法不容,而是兩案的司法位階太低,特別梁案只在初級法院,法官就算自己對法律觀點獨具創意,但裁決時必須依循上級法院已有的決定,何況是最高的終審法院?低級法官從來是沒有自作主張的空間的。

當然,許案判詞亦提及不披露行為亦須考慮案件的背景和嚴重性。這只是重申國際法官梅師賢爵士(Sir Anthony Mason)在冼錦華案(2003年)對何謂公職人員行為不檢所下的5點定義的最後一點。這5點是公職人員行使公職(public duty)時有意識地(wilfully)行為不檢(misconduct)、欠缺合理辯解理由(reasonable excuse)、涉及金額不屬於瑣細數額(trivial);簡單而言,所不申報事件還要有一定的嚴重性。必須指出,在本港已知的案例中,上述5點的理解都是從嚴而非從寬理解的,判詞中亦有舉例:包括一名官員隱瞞與一間公司的關係、批准不合資格的公司成功競投政府工作、接受夜總會老闆安排的免費妓女服務、利用公立醫院的病人資料宣傳私人醫療服務等等,均屬失當行為。那麼,身為有權力的官員濫權阻礙廉政公署及立法會對他個人涉案的調查,沒有可能只是閒事而不算行為不檢吧?

害怕調查 庸人自擾

不披露利益已足以構成罪案,而利益衝突可以出現於就任公職之前發生。這的確增加梁振英在UGL案的不利位置,但非決定性的不利,只是增加了不利的因素,因為事實還是大有分別的,兩案的案情還是可以區分的。許案於收取利益時已確知會出任政務司司長之位,而梁的「金握手」則遠在他參選特首之前數月,而他當時為參選的「黑馬」,要證明利益上有關連則遠為困難。

按梅師賢法官的5點要素,每一點對梁振英都大有爭辯空間,例如他與律師討論過後主觀地相信不用申報、合理地相信款項與公職無關、合理地相信行會不會有任何質疑所以申報屬多此一舉(事實如此);梁害怕調查的心態,看來與劉夢熊一樣,是庸人自擾,犯的錯誤不在於不申報,而是干擾調查、濫用權力。濫用權力在已知的先例中,肯定是公職人員行為不檢一類,這行為要證明則遠為容易。

有說梁與UGL交易不告訴DTE屬違反《防賄條例》第9條:代理人的貪污交易。這是連法例也沒有看清楚,無疑在合夥人的機構中每一名董事都是其他董事的代理人。但梁的「金握手」不是為其他人的業務工作過程中收佣,而是以主事人(principle)身份出售自己股份,以及往後的顧問身份安排,皆是自己的事。除非他有代其他股東商討出售股權,壓低他人的股價以爭取自己的股份售價。

看來情況不是這樣,梁只是自私,也就不是第9條針對的事,第9條的立法是要保護主事人(principal)的利益,DTE其他股東是主事人,並無報案,反而是不相關的前廉署政客炒作事件,十分之不到位。先進司法制度最忌「未審先判」,香港的民主惡勢力利用傳媒話語權,更進一步,是「未查先判」,不單可笑,而且欠缺智慧,方向錯誤,弄巧反拙。看完本文,希望可以進步一點。

梁振英下台在即,利用價值將完,中央不見得非保他不可。民主派無能已是人所共知,今天不要連打落水狗也失敗而回吧!

信報財經新聞     2017-06-20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